270.第270章 见习饲养(30)

    “米粒怎么会在她手里?”

    莱斯浑身森寒,冷冽的眸光盯着后面的管家。

    管家后背全是冷汗,“米粒小姐离开的时候,没有让我们送……”

    之后他问过主人要不要将人叫回来,主人说不用啊。

    “她不让你们送,你们就不送?”莱斯拽过书桌上的摆件砸向管家,“听我的,还是听她的?”

    “米粒小姐坚持……”而且您也说过,米粒小姐说的话,他们要遵守啊。

    后面的话管家没说出来,怕惹怒莱斯。

    “是属下的错。”这种时候,还是先认错吧。

    莱斯双手撑着桌子,呼吸起伏不定,可见他此时有多愤怒。

    “主人,现在怎么办?”夏胤他们都引过去了,总不能让夏胤的人撤吧?

    血族监管部门不是他们家开的,想让夏胤撤,恐怕没那么容易。

    “想办法,让夏胤撤。”

    “主人……”

    莱斯一个眼神扫过来,管家不敢多言,立即去办。

    -

    五星级豪华总统套房里。

    明殊坐在床上,看着被绑在地上满眼通红,恨不得过来掐死她的米粒。

    【宿主,要不你把莱斯约过来,然后让他看见米粒和别的血族那啥,仇恨值不就到手了?】

    明殊:“……”馊主意制造者。

    【不好吗?】为仇恨值愁得乱码的和谐号觉得这方案很可行,为什么宿主还是一脸嫌弃?

    “你小妖精打架看多了吧?”明殊更嫌弃。

    【宿主想看吗?】和谐号问是这么问,然而下一秒就已经开放。

    明殊:“……”

    朕到底拥有的是一个什么系统。

    一言不合就放小妖精打架。

    和谐号你妈叫你回家学和谐。

    “我能带你出去。”夏符坐在明殊旁边,他望一眼还在打电话的莱昂,压低声音道:“趁现在下面的人还没部署好,可以冲出去。”

    “为什么要出去?”明殊反问。

    “不出去在这里等着过年?”

    明殊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会有人来接我们出去。”

    夏符立即明白她说的谁。

    莱斯。

    明殊喜欢元夕,仅仅是因为她看上去很可口,并没有其它牵制她的条件。

    但米粒不一样。

    她对明殊来说,可与可无。莱斯要防着明殊发现米粒的秘密,还有他自己的目的。

    所以米粒远大于元夕。

    明殊撑着下巴道:“他拿元夕来威胁我,脑子里长了包子吧。”

    “你不知道元家的人都很特别吗?”夏符道:“元家人的血,对血族来说就是补品。元夕更特别,莱斯可能以为你要用元夕来恢复实力。”

    明殊叹气,套路。

    哪有那么神奇的血……

    好吧,真有。毕竟她真的觉得元夕的血好可口,特别想咬。

    如明殊所料,莱斯不知道做了什么,下面的人撤走一大半,很快就只剩下一小队人。

    接着那一小队人也被引开。

    莱昂懵逼脸,“怎么走了?我人都叫好了,不打了?”

    他还想着牛逼哄哄的冲出去呢。

    结果人撤得干干净净,连个渣都不剩。

    搞什么灰机!!

    还让不让他好好发挥!!

    有明殊,谁能好好发挥?

    “整天打打杀杀像什么样子。”明殊淡定道。

    莱昂无语凝噎,您动手的时候,可一点也不含糊的,说这话真的不怕闪到舌头吗?

    “你说夏家的人被莱斯这么耍,会不会和他闹掰?”明殊和夏符下楼,她一边走一边问。

    “夏胤反应过来,会采取行动。”夏符给出中肯的结论。

    顿了顿,夏符又道:“但莱斯极有可能会栽赃给别人。你干什么?”

    “给夏部长发个短信,表达血族之王的问候。”明殊手指飞快的滑动。

    夏符看着她将短信发出去,嘴角一抽,“你什么时候有他号码的?”

    那可是私人号码。

    明殊微笑,“你手机里抄的。”

    夏符内心炸毛,“你看我手机?”

    “你没说不能看啊。”

    “你还看了什么?”

    “有见不得光的事不能看?”明殊挑眉。

    “没有。”夏符冷漠脸,“你还看了什么?”

    “你猜。”

    “……”

    猜个屁啊!!

    不对,他手机是加密的,特别是短信,需要指纹解锁。MMP被她给带偏,把这茬都给忘了。

    明殊的号码当然是莱昂给的,她还没那么丧心病狂,不过不妨碍她气气夏符。

    为什么气他?

    不知道,想气他。

    明殊发给夏胤的短信有三个意思。

    第一:血族之王的问候。

    第二:莱斯利用他。

    第三:讽刺他太蠢。

    不管夏胤相不相信,这下莱斯想嫁祸给别人估计不太容易成功。

    “女王陛下,主人在等着您。”古堡里见过的管家,此时正站在明殊面前。

    那一声女王陛下,喊得那叫一个讽刺。

    管家视线往后挪,没见到米粒,眉头微皱。

    “那等着吧,我回去换件衣服。”明殊挥手,错开他们,往马路上走。

    “女王陛下,您最好还是现在跟我走。”管家拦住明殊,语气强硬,“主人的耐心有限。”

    “不方,我耐心好。”明殊微笑,“他要想看到活蹦乱跳的米粒,千万别催我。别人一催我,我就手痒。”

    米粒没和明殊出来,管家第一时间让人去楼上找,显然是没找到,附近也没发现可疑的人。

    在明殊下楼吸引管家注意的时候,莱昂早已经带着被绑成粽子的米粒从地下车库离开。

    “告诉你家主子,我的小点心要是少一根头发丝,米粒缺胳膊少腿那我就不保证了。”

    管家奈何不了明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夏符离开。

    明殊回家莱昂已经在了,夏符看着莱昂手中的钥匙,脸色难看一瞬。

    他不给自己钥匙,却给这个血族!

    明殊当真回家换身衣服,甚至还慢悠悠的用餐。

    “你还真是不急。”夏符靠着桌子。

    “急有什么用,能救出元夕还是能杀了莱斯?”都不能,所以朕急什么?不急!

    “你不怕他杀了元夕?”

    “他敢么?”明殊轻笑,“惹怒司洛的后果,他得掂量掂量。”

    “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夏符趁机表个白,“我不想你陷入危险中。”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可爱吗?”

    夏符疑惑。

    “不说话的时候。”

    夏符:“……”直接说不想听我给你表白不就好了?

    MMP老子给你表白你还嫌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