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8章 见习饲养(28)

    啪嗒!

    口粮袋子掉在地上,撞入血族一号的瞳孔里。

    少女蹲在他面前,满脸笑意,声音清脆又甜软,“你既然还叫我一声陛下,怎么就忘了,我是你陛下,你的王呢?”

    血族一号身体僵硬。

    他看到的仿佛不是一个面容乖巧可爱的少女,而是一个恶魔,一个笑盈盈的恶魔。

    她身后金碧辉煌的景物开始扭曲,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涌过来。

    “别怕,你的兄弟姐妹们很快就来了。”

    明殊踢开他面前的空袋,重新拿一袋,窝回沙发上。

    无数的血族光顾这个房间,最后的结局却都同他一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是女王陛下。

    她没被罢免。

    她手上还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

    直到这一刻,这些血族才反应过来。

    -

    “主人,去的血族一个都没回来。”

    管家望着面前如暗夜帝王的男人,冷汗涔涔的往下掉。

    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就算是过气女王,那也不是能随便对付的。

    男人沉默一会儿,“去请那个小姑娘来做做客。”

    管家愣了片刻,小心的试探,“主人说的可是元夕?”

    男人点头。

    管家有些迟疑,“主人,您不是说,得罪司洛不是明智之举吗?元夕……和司洛的关系,把她请来会不会惹怒司洛?”

    “给司洛找点事做。”

    “……是。”

    “米粒呢?”

    管家赶紧回答:“米粒小姐回家了,需要将米粒小姐叫回来吗?”

    整个房间的光暗下去,仿佛房间里没人。

    米粒看着那扇窗户,最终垂下头离开,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把她当什么……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米粒拒绝司机送她,一个人漫无目的走着。

    就在她转弯的时候,几只血族突然蹦出来拦住她,“米粒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米粒认识这几只血族,她之前在那个男人身边见过。

    米粒皱眉,“有什么事吗?”

    “跟我们走你就知道了。”血族并没过多解释。

    米粒以为莱斯找她,反正那个男人反复无常,偶尔她刚走出大门,又被叫回去。

    所以这次她也没怀疑。

    可是随着去的方向越来越不对,她开始不安起来,“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没人回答她。

    车子也在此时停下,这是一条很安静的街道,没有监控,没有车子,安静得恍如进入异次元。

    “米粒小姐,请下车吧。”开车的血族对着米粒道。

    米粒有些怕,立即推开车门下去。

    车子在她下去后,一踩油门,消失在街道尽头,仿佛后面有可怕的东西追他们。

    米粒孤身一人站在大街上,有些迷茫,把她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不远处有车缓缓驶来,在她身边停下,车窗落下,露出那张可爱的萝莉脸。

    开车的男人米粒不认识,但那身气质,米粒觉得他身份不简单。

    米粒戒备的后退一步“怎么是你!”

    是她让血族将自己带到这里的?

    她怎么能使唤那个男人的手下?

    明殊推开车门下去,微笑的看着她,“米粒,我的东西用起来可还舒服?”

    米粒皱着眉,防备的看着她,“什么你的东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想干什么?”

    她像是确实不知道,神情不是作假。

    “王,先带走吧。”莱昂也下车,倚着车门,“一会儿莱斯追来,可就麻烦了。”

    “有道理。”

    明殊点头认可,微笑的看着米粒,“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动手?”

    米粒想都没想,直接攻击明殊,随后转身就跑。

    她一边跑一边拿手机给莱斯打电话。

    电话还没拨出去,米粒身子便倒地,手机摔在地上,直接黑了屏。

    黑色的屏幕上,一个身影渐行渐近。

    “自己上车多好,还不用被打,浪费我体力。”后面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她的手机又被踢出老远。

    接着她面前就是一暗。

    “王,我们带哪儿去?”

    明殊将米粒扔在后座,想了想,“带她去开一个五星级豪华总统套房。”

    莱昂嘴角一抽。

    您抓人家,还敢大摇大摆去开五星级豪华总统套房,您可真是牛。

    明殊说带米粒去开五星级豪华套房,还真就带她去开套房。

    酒店选的五星级,全市最高的一栋楼,站在套房里都能俯瞰全市的夜景。

    米粒被扔在地上。

    明殊将她脑袋上的麻袋拿开,拖着椅子坐到她面前。

    米粒被堵住嘴,此时正愤怒的瞪着她。

    “这么生气呢?”明殊拿开堵她嘴的东西,“那我真是太开心了。”

    来吧,小宝贝,赶紧恨朕。

    仇恨值满了,朕就不带你玩儿了!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米粒怒不可歇。

    “让你看看夜景。”明殊望向窗外,“是不是很好看?莱斯有没有陪你看过?没有?看,是不是我更好一点,还陪你看夜景。”

    米粒气得吐血,谁想和她看夜景。

    这个蛇精病。

    “你以为莱斯知道你抓我,会放过你?微兮,得罪他的下场,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明殊很好奇的问。

    米粒噎了下,但还是咬牙恨道:“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那个男人折磨人的手段,她想想就害怕。

    他肯定会发现自己失踪,然后来救自己。

    一定会的。

    明殊双腿交叠,单手支着下巴,姿势潇洒霸气,“我还真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朕那技能不就是生不如死的真实写照。

    米粒:“……”

    “行,咱先不聊,先办正事。”继续聊下去,莱斯的救兵就到了。

    米粒脸色涨得通红。

    谁跟她聊。

    “你想干什么?”对!她得拖延时间。

    米粒有这个认知后,立即激动起来,“微兮,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莱斯不会放过你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明殊莞尔一笑,“我镶金的。”

    米粒:“……”镶金的什么鬼?镶金的蚂蚁就不是蚂蚁吗?

    “王,您确定要在这里?”莱昂有些担心,这里不是很安全,万一出什么事,可怎么办?

    “不过是收回我自己的力量,有什么好担心的。”明殊挥手,“你先出去吧。”

    米粒瞪着美眸瞧她,什么收回自己的力量?

    她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米粒脑筋一转,想起自己从她身上感受到那种同出一源的气息,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