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第267章 见习饲养(27)

    明殊愣住,落着碎光的眸子,盯着近在咫尺的脸,他的睫毛从她脸上扫过,有些痒,有些麻……

    夏符离开明殊唇角,见她没什么反应,微微松口气,竟然没被打。

    有进步。

    这个念头刚落下,夏符整个人就躺地上了。

    夏符:“……”

    不被打什么,果然都是梦。

    暴力狂!

    好气哦!

    明殊赤脚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夏符,眉宇间的嚣张毫不掩饰,“想要我命的小妖精多了去,不多他们两个。”

    “你凭什么觉得你能斗过他们?”夏符从地上爬起来。

    明殊看他一眼,将沙发上的口粮抱进怀里,慢腾腾的进了房间。

    直到房门快关上,她的声音才响起,“凭我敢死,他们不敢啊。”

    夏符:“……”蛇精病!

    夏符喘两口气,食指在唇上磨蹭两下,目光幽幽的落在虚空。

    -

    早上明殊打着哈欠出来,夏符已经将口粮倒进杯子里,她一出来便递给她。

    明殊半眯着眼,抱着杯子喝两口,精神渐渐好几分。她翘着腿,看着夏符在房间走来走去。

    以往冷冰冰的房子,似乎多了些许热闹。

    昨天晚上的事,他们仿佛同时忘记,没人提,也没人觉得尴尬。

    很神奇的样子。

    明殊想。

    “书包给你整理好了。”夏符将书包放到她旁边,“我今天有事要办,下午放学去接你。”

    “你不去学校?”明殊放下杯子,继续捞桌子上没开封的口粮。

    夏符拦住她的手,打开袋子倒入杯子才递给她。

    明殊接过,但他没立即松手,反而靠近她面颊,“你想我去?”

    明殊微笑,“你去不去跟我没关系。”

    夏符松开手,道:“你想我去,我就去。”虽然会很麻烦。

    明殊没吭声,夏符只好起身,“下午我来接你,别乱走。”

    “呵……”朕需要你接!

    夏符:“……”又犯什么神经。

    明殊看着他不知从哪儿弄出来的背包,拎上走出门,走到门口,他突然道:“钥匙你是不是要给我一把?”

    “没有,自己翻窗。”给你住,还要给你钥匙,朕又不是慈善家。

    “……”翻窗就翻窗,又不是不会翻窗。

    明殊也没去学校,她在家里窝了一天。

    所以当夏符去学校接人的时候,白等半天,最后遇见元夕,才知道她压根就没去。

    夏符翻窗进来,明殊躺在沙发上翻着一本书。

    他将背包一扔,上前抢走她手中的书,“你故意的?”

    明殊翻个身,正好对上他的视线,眸光如水光晃漾,她缓缓笑开,“我就是故意的,你打我啊?”

    “……”我不打你,我怎么舍得打你。

    老子掐死你。

    夏符绕过沙发,压着她手腕,在明殊爆发前,快速的在她脸颊上亲一下。

    “下次戏弄我,这就是后果。”夏符闪身离开,“如果你是想我多亲你两下,你就继续。”

    明殊也不知道是气笑的,还是逗笑的,她从沙发上坐起来,“你怕是忘了,这是谁家。”

    “迟早是我家。”夏符很不要脸。

    明殊笑容格外的刺眼,整个世界仿佛都开始发光,笼罩着她,让人移不开眼,甚至是沉沦……

    结果就是夏符被关在外面一晚上。

    夏符欲哭无泪。

    -

    “云策自杀了。”

    明殊刚起来,夏符就告诉她这么一个消息。

    “哦。”明殊没什么反应,捞口粮开始拆。

    “你一点都不好奇?”夏符将她摁回沙发上,倒进杯子递给她。

    明殊固执的抱着一袋没撒手,夏符拽不过来,只好放弃。明殊咬着喝了两口,这才道:“有什么好奇的,总会死。”

    云策回国的目的,确实和明殊说的一样,他内心深处不想活了,可他又不敢自己去死。

    所以他想到了夏符。

    夏符看着明殊脸上的笑容,内心颤了颤,莫名的疼了一瞬。

    温柔到凉薄……这种极端,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夏符突然伸手抱住明殊,明殊被呛到,“咳咳……你干嘛!想谋害我继承我的口粮吗?”

    “喂……”明殊试图推开夏符,可夏符抱得很紧。

    “以后我陪着你好不好?”夏符的声音缓缓响起。

    明殊推他的手顿住,良久她才道:“陪着我干嘛?去死吗?你又不给我当男宠,凭什么陪着我,不要。”

    夏符:“……”去你大爷的男宠。

    他松开明殊,沉声道:“当我没说过。”

    明殊看着他起身,突然拽了他衣角一下,夏符垂眸看着沙发上浅笑盈盈的小姑娘。

    心脏莫名的漏跳半拍。

    夏符冷哼,“干嘛?现在想答应?晚了!”

    老子才没那么廉价。

    “不是啊,赔我口粮。”明殊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刚才他突然抱她,一半都洒了。

    夏符:“……”

    夏符咬牙切齿的离开。

    滴滴——

    夏符摸出手机看一眼,脸色微沉。

    他回头看一眼沙发上的小姑娘,告诉自己,只是为了任务才保护她。

    做好心理建设,夏符果然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

    “莱斯动手了。”夏符走回去,“你的身份已经被血族知道,相信很快就会有血族到这里来,你打算怎么办?”

    “看着办。”

    明殊心底啧啧两声,果然是用这个方法,借刀杀朕,没新意。

    夏符有些无语。

    看着办是怎么办?

    难道你看一眼,人家就放过你了?

    夏符接到消息算快的,可血族来得也快,两个小时后,就有血族光顾。

    明殊为了方便这些血族进来,把窗户给打开了。

    血族一号进来便见长相可爱的小姑娘叼着一袋口粮,躺在真皮沙发上,沙发似乎刻意转了个方向,正好对着窗户。

    房间也是奢华,如果不是空间太小,他丝毫不怀疑,自己站的是宫殿。

    血族一号回头看看大开的窗户,又看看悠哉悠哉喝着口粮的过气女王,心一横,“陛下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回来呢?”

    “回来看看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啊。”明殊微笑,“不过看上去也没什么长进,莱斯克扣你们口粮,没喂饱你们呢?”

    “亲王对我们很好,所以只能委屈陛下。”血族一号朝着明殊冲过来。

    他手指生长,露出锋利的爪子。

    明殊猛吸一口。

    整个袋子迅速瘪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