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第262章 见习饲养(22)

    元夕抱歉的看着明殊,她干不过司洛。

    明殊也不可能和司洛在车上打一架,所以明殊坐到他们隔壁。

    车子比送他们来的要小,还要坐几个周队的人,所以座位几乎没有空位。

    夏符站到明殊面前,示意她让让,别一个人占两个位置。

    “你不是夏总队,下去坐他们专车去啊。”

    明殊怼完米粒,又开始怼夏符,搞得其余人一头雾水,之前夏符和她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夏符不断在心底催眠自己,不要和蛇精病一般计较,要体谅关怀蛇精病。

    他直接动手,将明殊抱着扔到里面的位置。

    “哇!”

    车里满是起哄声。

    夏符的视线扫过去,那些人的声音顿时弱下去。晃着脑子各自看看,转移话题。

    明殊暗自踹了夏符一脚,正好踹在夏符小腿上,夏符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抡回去。

    夏符咬牙,侧着身,挡住外面的视线,这才出声,“你是吃什么长大的。”

    力气那么大。

    老子的腿都麻了。

    明殊笑容灿烂,吐字清晰,“吃人啊。”

    MMP你知不知道你是血族,不是食人魔,吃个毛线的人!

    夏符面无表情的正经脸,“那你什么时候考虑一下吃我?”

    “你?”明殊目光上下滑动,“长胖点我再考虑考虑。”

    夏符不信她没听出自己的意思,刻意往明殊那边靠了靠,“你知道我是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哦。”明殊伸手按住他胸口,防止他再靠近,她微微一笑,“我性冷淡。”

    夏符:“……”

    老子是服气的!

    不开车则已,一开惊人啊!

    夏符忍了忍,拂开她的手,坐正身子,“你别忘了,当初是谁救的你。”

    明殊声音淡淡,隐约带着一点笑意,“就算你不救我,我也不会死。”

    夏符:“……”MMP,他离开的那一个星期,她到底被谁给洗脑了!

    别让老子查出来。

    否则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有谁看见云策了吗?”

    车外突然有人喊,车里的人左右环顾,没有看到那个红毛,纷纷摇头。

    “好像古堡爆炸的时候,就没看见他。”

    “不会出事了吧?”

    古堡又是死人,又是爆炸,刚刚放松下来的学生,心又提了起来。

    “抱歉,上了个洗手间。”云策的声音从车外响起,接着他那头红毛就出现在大家视线中。

    “赶紧上车坐好。”周队跟着上车,“我们马上下山,大家可以休息,车上很安全。”

    云策余光扫过明殊,找个地方坐下。

    车子启动,朝着山下行驶。

    然而在快下山的时候,却被一辆车拦住。

    周队沉着脸下去交涉,很快又上来,“没事,是古堡的主人不放心,送我们下山。”

    大家来这么久,都没见过古堡的主人,此时一听,有些好奇的往车外看。

    但那辆车的车窗关着,完全看不见里面。

    车子再次启动,那辆车就不远不近的缀在后面。一路上很安稳,将他们送下山,那车子就掉头往另外一个方向开了。

    好像真的只是送他们下山。

    一路上明殊没和夏符说过话,夏符似乎想说话,但车内太安静,他也只好闭嘴。

    到学校已经快是早上十点多,班导和几个学校的老师等在校门口。

    班导道:“大家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具体的上课时间,等我通知。”

    大部分学生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都放松下来,围着班导说着话。

    明殊下车,望了望周队的方向,迈腿往那边走。

    “周队。”

    周队一见人赶紧站直身体,这可是夏总队关照的血族,“咳,小姑娘有什么事吗?”

    “做个交易。”

    周队往夏符那边看去,夏符单手插兜,站在阳光下,正低头按着手机。

    紧接着他手机就响了。

    周队赶紧拿出来看一眼,随后看向明殊,“什么交易?”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明殊挑眉。

    周队拉开车门,“车上讲吧。”

    -

    五分钟后。

    夏符接到周队的短信。

    [她拿的东西和云策有关,夏总队,四年前你追的那个案子!!!]

    几个感叹号,可见周队有多激动。

    四年前……

    一个姑娘死在某所学校的教室里,被血族咬死的。之后接连好几起,同样的死法,死亡地点又间隔不远,所以并案调查。

    那个时候他刚进入部门,他跟着的人正好接到这个案子,于是他也接触到了。

    那是他第一个案子,也是他唯一没有破的案子。

    因为查到最后,受到许多阻拦,而最大的嫌疑人云策被送出国,之后这件案子就搁浅下来。

    夏符微微皱眉。

    夏家不让他动云家的人……不过,为了攻略,其余他顾不了。

    夏符回复。

    [不管她提什么要求,答应她。]

    如果可以,请把我也塞给她。

    当然这句话夏符是没打的,他怕明殊下车打他。

    明殊没提什么奇怪的要求,就要了一大堆口粮。

    周队将这个汇报给夏符,夏符无语半天,她是猪吗?

    血族中就没见过她那么能吃的……

    夏符突然晃了下神,但待他细想的时候,却又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摇摇头。

    上次被逮到心理辅导室出来后,他就感觉有点奇怪。下次绝对不能再被逮到那个小黑屋去,那些人简直就是屠夫!

    -

    叮咚。

    明殊从沙发上抬起头,这么晚……

    谁啊?

    不想去开门。

    明殊决定当做没听到。

    但门外的人锲而不舍的按着门铃。

    明殊挠挠头,光着脚去开门。

    门外站的不是别人,是夏符,他脚边还放着好几个箱子,气息微微有些喘,应该是刚刚把东西搬上来。

    “你们部门没人,需要夏总队亲自送?”还大半夜的送,想干什么啊!!

    夏符面无表情的道:“放哪儿?”

    明殊笑,“放这儿就行,一会儿有人过来收拾。”

    有!人!过!来!收!拾!

    有!人!

    是那个趁他不在的时候,挖他墙角的吗?

    不行,必须得看看!

    哪个小混蛋敢挖老子墙角。

    夏符垂下头,掩住眼底快要爆发的情绪。搬着一个箱子往里面走,明殊拦住他,“夏总队,我没请你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