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见习饲养(17)

    米粒站在偌大的房间外,先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声音,她才推门进去。

    男人只穿了一件睡袍,斜靠在真皮沙发上,朦胧的光让米粒有些看不清男人脸上的神色,但她能感觉到房间的冷意和压抑。

    她小心的走近。

    “过来。”

    男人如招小猫一般。

    米粒只得过去,蹲下身子,乖巧的伏在他腿上,放缓呼吸,等着他说话。

    男人大手习惯性的摸她脖子,“她打你了?”

    “嗯……”米粒委屈的点头,“她将我从梯子上推下去。”

    男人没再出声,米粒完全摸不透他的想法,也只能不吭声。

    良久,男人放开她,“找个机会,把她带到后面来,我会让你亲手报仇,明白了吗?”

    米粒眸子猛地一亮,“我能亲手……杀了她吗?”

    男人意味不明的道:“当然要你亲手来。”

    米粒心底涌起一阵热血。

    米粒腰间一紧,她被抱着坐到男人腿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和自己分开。

    米粒身子颤抖起来,眼底的惊恐一点一点渗透出来。这不是装的,她是真的很害怕。

    男人似乎很喜欢看她这个样子。

    米粒越是害怕,男人兴致就越高,所以米粒每次都感觉自己是在生死关走了一遭。

    好不容易结束,米粒整个人都软在男人身上,男人搂着她,冰冷的语气落在耳边。

    “你乖一点,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但是你要是不乖……”男人声音低沉,“下场你看到过的。”

    “我乖。”米粒颤抖,“我什么都听你的。”

    比起男人的可怕,米粒更想报复上辈子那些人。

    只要不忤逆男人,她便能得到很多东西,权势地位,甚至是力量……

    男人被取悦,亲自抱着米粒去浴室洗澡。

    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期间经历了什么,只有米粒知道。

    -

    古堡第一晚很平静。

    第二天早上有个小会,班导对未来几天做出安排,之后就是大家自己在古堡玩儿,班导则在一周后来接他们。

    送走班导,所有人都嗨起来。

    明殊的饮食,除了那一杯,之后再也没出现过那样的情况。

    昨天打了米粒,也没见莱斯找她麻烦,不知道在谋划些什么。

    反而是米粒今天看起来有点精神不振,穿着一件高领的衣服,走路也有点不对劲。

    “看什么?”米粒没好气瞪明殊,下意识的站直身体。

    但她这么一伸脖子,脖子上的红痕便露了出来。

    米粒又捂住脖子,那个男人不许她消除这些痕迹,她又不想让这些人知道……

    毕竟她现在还是学生,会引来异样的眼神,也会让其余的爱慕者不满。

    “昨晚战况激烈呢。”明殊笑容轻缓,自带撩人的尾音。

    米粒咬牙,恶狠狠的瞪明殊一眼,转身进了古堡。

    “小兮,小兮。”元夕站在几个人类女生中间冲她招手,“我们中午去烧烤,你去吗?”

    明殊很想冷漠脸,但她还是摆着笑脸,“不去!”

    朕又吃不了,去看你们吃吗?

    朕看起来像是会自虐的血族?

    元夕像是想起来,有些抱歉的看着明殊,对着另外几个女生道:“那我也不去了,你们去吧。”

    几个女生抱怨两声,但瞧着明殊那笑盈盈的模样,又长得那么可爱,她们又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悻悻的走了。

    中午大部分人类都去参加烧烤,血族们则各自散开,不知所踪。

    明殊在房间吃完午餐,元夕被司洛叫走,现在还没回来,明殊准备去抢人。

    然而司洛房间没人,安迪一个人在打游戏,他热情的邀请明殊进去玩游戏,并问她准备什么时候炸房子。

    “找个合适的机会。”明殊拿着游戏柄,随意的砍着屏幕里面的怪。

    “也是,这种事不能急。”安迪点头,“诶诶,你别往那边去,走这里,对,跳啊!别动别动……”

    夏符站在房间外,从虚掩的房门看着里面并肩而坐的两人,脸上大写的冷漠。

    不但有人想崩他人设。

    现在还有人想撬他墙角。

    不能忍!

    【九少,你这墙角还没挖到呢。】系统弱弱的提醒。

    那也不能让别人来挖!

    哼!

    明殊玩儿了一会,元夕还是没回来,她起身离开。

    一开门就看到夏符站在外面,眸光淡漠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夏符同学这是当门神呢?”要不是朕心理素质好,开门看到这么一个黑漆漆的人,还不得给吓死。

    门你大爷的神。

    有老子这么帅的门神?

    “谈谈?”夏符音调微微有了起伏。

    “不谈。”明殊摇头,微笑着往自己房间走,“我和夏符同学没什么好谈的。”

    夏符拽住明殊胳膊,将她往回拉,目光直直的望进她眼底,一字一顿的道:“你,生,气?”

    明殊轻易将胳膊挣扎出来,笑容加深,“夏符同学说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您可是我救命恩人,我感谢您还来不及。”

    虽然对面少女的语气很正常,可夏符总觉得有点阴阳怪气。

    这蛇精病又哪根筋没搭对!

    冷静。

    深呼吸。

    不能崩人设。

    “那,就,以,身,相,许。”夏符面无表情的道。

    走廊里突然静下来。

    房间里的游戏BGM似乎都听不见了。

    良久,明殊挑眉笑开,“夏符同学,你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血族。”

    救命之恩就想朕以身相许?

    你脑子被门夹了!!

    朕是那么廉价的吗?

    必须用零食……不行,这个世界零食都没用。

    夏符目不转睛的盯着明殊,“法,律,认,可。”

    如今的社会,人类和血族成婚很正常,法律早就认可,是合法婚姻。

    “我想你没听明白,我可是血族女王。”明殊双手环胸,态度嚣张,“只有招男宠的份,没有成婚之说。”

    夏符虽然一直没说过她身份,但明殊觉得他绝对知道。而最初他救自己……或许也是别有目的。

    果然明殊说完这话,夏符并没有被血族女王的身份惊到,眸光反而更暗更沉。

    男宠……

    老子要去给她当男宠?

    他这样的天才会去当男宠?

    开什么宇宙玩笑。

    坚!决!不!要!

    “无人,认可的王?”她现在就是孤家寡人,当他不知道呢!

    “你怎么知道无人认可?”她血族女王的身份还没被罢免,代表血族女王的扳指都还在她手中,只要站出来,一定会有血族拥护她。

    她依然是血族的王。

    无人能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