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见习饲养(8)

    夏符进屋,放下书包,从里面将云策赔给她的口粮拿出来。

    “别吃。”

    “嗯?”明殊看着装着口粮的袋子,看上去很高档。

    “别吃。”夏符只是重复这两个字。

    “有问题吗?”明殊接过袋子,她直接拧开,凑到鼻尖闻了闻,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这是……人血。

    新鲜的人血。

    夏符伸手挡了挡,让她和袋子离得远一些,“上瘾。”

    人造血对血族来说不是什么美味的食物,但功能和人血是一样的。

    真正美味的是人类的鲜血。

    如果没有喝过人血的血族,从出生就喝人造血,确实不会上瘾。然而一旦喝过人血,自控力差的血族,往往会出事。

    但是特殊法律上已经不允许血族喝人血,被发现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云策却在大庭广众给她人血。

    但是好想喝啊!

    夏符似乎看出明殊渴望,他抽走袋子,扯开衣领,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

    夏符身上的味道没有元夕诱人,面对元夕明殊都能自控,更别说夏符。

    “等我哪天忍不住吧。”明殊转身。

    “我不介意。”夏符突然说了四个字,只不过太长,他说得有些慢。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明殊微笑着转身,“我只不过是你随手捡的。”

    “捡的,养。”

    因为你是我捡的,所以我负责养你。

    明殊觉得那三个字,大概能翻译成这个样子。

    就像在路边捡了一只受伤的小猫,看着可怜,便养着。

    明殊黑线。

    所以他是把自己当小猫小狗吗?

    明殊挥手,“我要休息了。”

    夏符垂下眼帘,拉上衣领,指着云策赔的口粮,再次叮嘱,“别喝。”

    “知道了。”

    夏符这才离开房间。

    他刚下楼,迎面而来便是一个老者,垂首恭敬的立在他面前,却正好挡住他的去路。

    “少主,家主差我来问您,进展如何?”

    夏符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没有回答。

    老者等了一会儿,又道:“听闻云家的那个二少爷回来了?家主让我带话给您,如果不是必要,不要和云家交恶。”

    “嗯。”

    夏符错开老者,往他那栋楼走。

    老者抬步跟上,继续传达信息,“另外,家主希望少主能尽快完成第五境界的试炼。”

    少年的步子顿了几秒,落下的时候,他道:“好。”

    夏符没有丝毫停留,老者却停了,直到夏符消失在楼道,老者才微微叹口气,转身离开。

    殊不知,楼上明殊趴在窗户边,看着老者转身离开。

    这个位面有点意思。

    肯定会很热闹。

    明殊眼底隐隐涌起兴奋,热闹好啊!

    -

    早上上学,夏符没来找她,她也懒得等,慢悠悠的往学校去。

    路过一个巷子的时候,小弟们匆匆的跑过来,将一个文件袋交给明殊。

    “老大,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搞到的。”

    明殊拆开看了两眼,“就普通资料,学生档案里面就有,怎么不说你火星上搞来的?”

    小弟咳一声,“那个……老大我们先走了。”

    小弟们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明殊摇头,捏着几页纸一边喝不好吃的口粮,一边往学校走。

    纸上赫然写着夏符的名字,连证件照都有。

    夏符。

    夏家的少主,这个年代还用少主这个称呼,足以可见夏家不是什么正经家族。

    他们是血族猎人。

    掌握着一百零一种杀死血族的技巧和能力。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学校的血族都很怕夏符了。

    血族和人类和平共处后,血族猎人就成立了一个血族监管部门,专门监管血族。

    如果有血族胆敢违背条约,对人类下手或者其余不法行为,这些血族就会交给这个部门处理。

    夏家一直是这个部门的掌权者。

    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要养她……

    啧!

    明殊翻看下面的资料。

    云策。

    云策的资料就很少,他母亲是血族,父亲是云氏的掌权人,头上还有一个大哥。

    十二岁之前云策在国内生活,不过后来就出国了,到现在回国,中间的资料都是空白。

    【支线任务:获取云策仇恨值。】

    明殊愣了下。

    【支线任务:获取莱斯仇恨值。】

    【支线任务:解开三百年前大战之谜。】

    和谐号叮叮咚咚的接连跳出好几个支线任务。

    明殊:“……”所以你之前是卡顿,现在一股脑的发给朕?

    “拉仇恨值就算了,那个解开血族大战之谜是什么鬼任务?有仇恨值?”

    你丫的发个任务也要滥竽充数了吗?

    【群体仇恨值任务。】和谐号‘慈爱’的解释,【仇恨值很客观哦。】

    群体?

    听上去很6的样子。

    话说回来,莱斯是谁?

    【……】和谐号默了默,【详情请参考剧情扼要。】

    明殊想了想。

    哦对,原主带人攻打人类的时候,是一个叫莱斯的亲王联合人类一起‘消灭’原主的。

    所以这里面还有猫腻?真相也许并不是那样?

    人生处处都是戏啊!!

    “嘿。”

    元夕突然冒出来,“早啊。微兮。”

    “早。”明殊当着元夕的面,镇定的将资料收进书包,脸上绽开温柔的笑容,“你今天看上去也很可口。”

    元夕顿时捂月匈,“犯法的。”

    “所以我只是夸你啊。”

    “有你这么夸人的吗?吓死我了。”元夕松口气。

    “这样显得我很特别。”

    “……”元夕默默的将那句,你们血族都这么夸人咽下去。

    “你刚才在看什么,看那么认真?”元夕转移话题。

    “资料。”

    “什么资料?”

    “夏符。”

    “哦。”元夕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他可是咱们在学校的护身符,那些血族听他名字就不敢乱来。包括司洛那个讨厌鬼都给他面子的。就是太难相处,所以我们这些普通人也有点怕他。”

    “很厉害。”明殊笑着道,不过那意思到底是夸还是其他,不得而知。

    元夕嗯嗯啊啊的点头。

    “对了,昨天下午你怎么没上课?云策也翘课了,班导快气死了。”

    明殊:“……”

    我能说去打人了吗?

    班导还不得气死又气活?

    明殊听着元夕叽叽喳喳个不停,一路到教室。

    明殊下意识的扫一眼座位。

    夏符不在。

    云策也不在。

    米粒倒是在,看上去已经完全没事。明殊进来,米粒就阴沉沉的看了她一眼。

    比起昨天的探究打量,今天明显多了一抹杀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