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第247章 见习饲养(7)

    “夏符,你别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

    米粒最终没和夏符打,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离开教室。

    明殊立即跟着出去,夏符只是看她一眼,随后和云策的视线对上,两人默默的对视十几秒,同时移开。

    明殊决定去把米粒打一顿,先奠定一下‘感情’,以后拉仇恨值更顺手。

    米粒直接离开学校,明殊缀在她后面,在路过一个巷子的时候,套麻袋将她给打了一顿。

    套麻袋只是为了方便打人,打完明殊就将她放出来。

    “你……”米粒看清打自己的人,美眸瞪着明殊,愤怒不已,“你打我干什么,疯了吗?”

    她竟然尾随自己。

    还打自己!!

    之前元夕那个贱人还和她有说有笑。

    上辈子是因为元夕她才死的,这辈子她绝对要元夕付出代价。

    “没有啊,我这是给你代表七班血族问候我的回礼嘛。”明殊笑,“喜欢吗?”

    米粒突然有点明白明殊之前说的那句——希望你以后不想打我就好。

    她现在想打死她。

    当然米粒最后连明殊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她被绑在麻袋里,好几个小时后才被人救出来。

    米粒脸色难看的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

    车里的男人气场强大,米粒一上去就被一双手捏住后颈,米粒知道这是他的习惯,没有反抗,反而乖巧的靠过去。

    “怎么回事?”男人声线低沉。

    米粒揉着犯疼的胳膊,小声道:“今天班里来一个跳级生,我觉得她身上的气息很奇怪,所以就想试探一下,谁知道她对我下手。”

    男人低头打量米粒胳膊,手指从上面拂过,痕迹立即消失。

    他问:“哪里奇怪?”

    米粒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奇怪,像……像和我同出一源。”

    对,就是同出一源。

    男人沉默一会儿,“叫什么?”

    “微兮。”

    米粒明显感觉到听到这个名字后,一股庞大的压力在车厢里扫过,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抓着男人的衣服,瑟瑟发抖。

    即便和他待了有段时间,米粒还是捉摸不透这个男人的脾气。

    “杀掉她。”

    米粒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身体还有些发寒,这是那个男人给她的最后三个字。

    她不知道是自己惹他生气。

    还是……微兮那个名字。

    -

    明殊没有回教室,她在外面转悠一圈,挑着普通人不敢走的那些偏僻巷子去。

    “老大,看那边那个……”

    “是血族。”

    “血族也行,看上去挺弱的。”

    “老大我有点怕,我们第一次干这种事。”

    被叫老大的血族咽了咽口水,随后一巴掌拍过去,“怕什么?这里又没人,想不想吃饱?这小萝莉看上去挺乖的,虽然是血族,但也应该能卖个好价钱,为了能吃饱肚子,走!”

    几只血族面面相觑,拼了!

    他们小心的靠近明殊。

    明殊唇角上扬,忽的转身,目光准确的落在他们藏身的地方。

    旋即清脆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几位想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吗?”

    几只血族同时僵住。

    他们是遇见骗子了吗?

    有这么好的事,他们用得着整天蹲在这里吗?

    “别听她忽悠,给我抓住她。”

    几只血族同时冲出来。

    接着巷子里就响起一阵奇怪的惨叫。

    明殊收服这几只血族,让他们给自己弄了一套房子。

    血族们欲哭无泪,说好的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呢?

    抢劫就抢劫,你还抢人!

    好过分!

    内心再不满,几只血族还是东拼西揍给明殊找了一个房子。

    现在她是老大。

    明殊对住哪儿其实也没少要求,但让明殊比较郁闷的是,房子就在夏符隔壁楼,他们开窗就能看见对方那种。

    明殊看着对面的窗,回眸微笑,“你们故意的吧?”

    刚上任的女王小弟瑟瑟发抖,为自己辩解,“老大,因为这附近是学校,房子很不好找的。”

    这里便宜啊!!

    他们好穷啊!!

    “算了。”明殊挥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扔出去。”

    房子里有上任主人留下来的东西,明殊看着碍眼,让小弟们统统扔出去。

    “得嘞。”

    小弟们哼哧哼哧的开始扔东西,很快房子就空荡荡起来,几只小弟眼巴巴瞅着明殊。

    明殊:“……”

    干什么!!

    “老大……是不是该给点吃的?”

    明殊:“……”哦,对,收了小弟管饭,突然不想要小弟了。

    不知道现在赶他们走来不来得及。

    显然是不行的,这几只血族听明殊说要收他们当小弟,二话不说就同意,毫无节操可言。

    早知道就找一个富二代血族。

    明殊想了想,“你们这里有钱的血族都住哪里?”

    小弟们瑟瑟发抖,“老大你想干嘛?”

    明殊微笑,“带你们去吃饭。”

    明殊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那种又坏又富的,我们去为民除害。”

    小弟:“……”老大笑得好渗人。

    于是一穷二白的女王陛下与身无分文的小弟们将某个黑心血族给抢了。

    小弟们很害怕黑心血族找他们麻烦,明殊却没什么感觉,只觉得他家的口粮也挺好吃。

    稀释的口粮真的好难吃。

    明殊打发走小弟,自个摇摇晃晃的上楼。

    “微兮同学,这么晚才回来?”流里流气的声音自走廊尽头响起。

    明殊抬头便见云策骚包的倚着门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旁边的门开着,显然他是主人。

    明殊:“……”

    说好的房子很不好找呢?

    “微兮同学想共进晚餐吗?”云策对明殊发出邀请。

    吃的啊!

    人吃的还是血族吃的?

    等等,朕可不是能随便收买的!!

    “不吃。”明殊拿钥匙开门。

    云策还未说话,脸上的神情便有了变化,目光落在楼梯方向。

    夏符来了。

    云策目光复杂,压抑又痛苦……还有一些辨别不出来的情绪。

    明殊:“……”云策不会是暗恋夏符吧?

    夏符拎着袋子和她的书包不紧不慢的上来,走过光影交错的走廊,站到明殊面前,递过袋子,“晚餐。”

    明殊噎了下。

    这位救命恩人是打算养着她吗?

    “谢谢。”

    云策看着明殊接过夏符的袋子,目光暗了一下,转身便进屋,‘砰’的一声甩上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