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243章 见习饲养(3)

    看着明殊坐下去,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他慢慢的走回自己位置。

    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人类和血族都有。

    除了个别,普通的血族还是很安分,和人类相处得也很不错。

    不过当五个看上就透着王八之气的血族从教室外进来,整个教室都陷入诡异的安静中。

    他们害怕这几个血族。

    “喂!”

    明殊桌子突然晃了一下,明殊抬起头,看着站在她面前带着墨镜的血族。

    “中午跟你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墨镜血族又一脚踢在明殊桌子上,“东西呢?”

    明殊想了想,这群人似乎跟原主收保护费来着,血族的保护费自然是血。

    原主自己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的口粮给他们。

    砰——

    墨镜血族又踢一下,这下桌子直接倒在地上。

    “跟你说话,耳朵聋了,东西!”

    明殊起身,扬起微笑,抬脚就踹过去,墨镜血族没料到明殊敢动手,并没有防备,此时便被明殊踹个正着。

    墨镜血族疼得弯腰避开,明殊顺势抓着他胳膊,麻溜的过肩摔。

    她抬脚踩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墨镜血族,低头轻笑,“想要是吧?我这就给你们,管饱!”

    此时教室鸦雀无声,整个教室只有她的声音清晰的响起。

    这不过几秒的时间,墨镜血族就被摔在地上,他后面的跟班都处于懵逼状态。

    “你们发什么呆,还不给我把她弄开!”墨镜血族冲剩余的几人大吼。

    血族们这才冲过去,想拉开明殊。

    明殊随手拽起一本书,往血族脑袋上砸。

    普通的书籍此时却像是被人施法,砸在脑袋上,硬如岩石。

    几个人和墨镜血族一样阵亡。

    众人目瞪口呆。

    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还是他们班里那个阴沉沉,一直被欺负的同学吗?她叫什么来着?

    大家面面相觑,竟然没一个人记得她的名字。

    哗啦啦——

    书在空中翻转两圈,砸在地上的血族脸上,又是一声哀嚎。

    “还想要吗?”明殊弯腰,微笑的看着墨镜血族。

    墨镜血族被揍得有些懵,眼底映着明殊的笑脸,心底升腾起一股寒气。

    他快速摇头,“不,不不要。”

    明殊弯腰在他口袋里搜出几个巴掌大小的袋子,上面印着蔷薇学院的院徽,这应该是学校发的口粮。

    明殊很不客气的收下,把另外几个血族也搜刮一遍,确定没有漏下,她才揣着口粮站到一边,“桌子给我扶起来。”

    墨镜血族憋屈的爬起来,将桌子给明殊扶好。

    然后各自搀扶着离开,跑到教室门口,他才放话,“你给我等着!”

    明殊望过去,微笑,然后一口咬住口粮袋子。

    墨镜血族无端的哆嗦一下,带着几个人跌跌撞撞离开。

    明殊吸了吸……嗯,味道没有夏符给她的好。

    学院发的口粮都是人造血。或者说,所有血族的口粮都是人造血,条约上不允许血族吸食人血,犯法的。

    血族们则需要上班赚钱才能获得这些人造血,而学生的获取方式就是好好学习,只要不犯错,每日都会发放足够的口粮,不会让学生饿肚子。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现在血族要学的东西和人类一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在考试下众生平等。

    听闻人类和血族磨合期,刚实施这个教育模式,好多血族都被考试折磨得痛不欲生。

    不过现在好多了,毕竟已经发展三百多年。

    下午一共两节课,第一节课是数学,明殊瞅着那乱七八糟的数字就觉得头疼。

    第二节是国语。

    明殊听得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老师还布置一大堆作业。

    明殊随便收拾下原主的书包,拎着往老师办公室走。

    远远的看着墨镜血族带着几个人高马大的血族,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过来,她几步冲进办公室。

    数学老师正往外走,和明殊撞个正着,他板着脸,“这位同学,有什么事?”

    明殊指着外面,“老师,菲奇找我麻烦。”

    菲奇就是那个墨镜血族。

    “又是他。”数学老师显然对这个菲奇印象深刻,丝毫不怀疑他欺负人真假,“在哪里?带我去。”

    “就在外面,我找班导还有点事。”明殊微笑。

    数学老师也不在意,自己出门,走廊上顿时兵荒马乱,夹杂着数学老师的呵斥声。

    办公室里其余老师则毫无反应,该下班下班,该吃东西吃东西。

    明殊拎着书包走到班导那边,开门见山的道:“老师,我想跳级。”

    班导从一堆作业中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小萝莉……这是他班里的,但平日存在感挺低,而且总是一副阴沉沉的模样。

    她叫什么来着?

    血族很聪明——只要他们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所以学生跳级在这个学校很常见,班导只打量她几眼,便从抽屉里拿试卷,“嗯,初二是吗?”

    “高二。”

    班导手僵在原处,有些不确定的问:“你再说一遍?”

    “高二。”

    班导又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明殊的名字,他咳嗽一声,“你现在才初一,跳到高二去,你确定?”

    “确定。”

    班导噎了下,“那你等一下,这边没高二的试卷。”

    班导打电话让高二那边送来试卷,看明殊的眼神透着‘诡异的慈爱’,好像已经断定明殊肯定过不了。

    -

    明殊在学校并没有宿舍,平日里她都是在附近晃荡,等到天亮来学校。

    但明殊显然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她得找个地方住。

    她拎着书包刚走出学校,就见夏符站在校门,单肩背着书包,手中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漠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夕阳下,男生身上笼罩着橘黄的暖光。五官精致,如同被人精心描摹出来的。

    同款的校服,却被他穿出手工定制的韵味。

    不少学生侧目看他,但没人靠近他,纷纷绕着他走,走远还忍不住回头。

    那不是爱慕,是畏惧。

    明殊出来,夏符便动了,主动走到她身边,“回。”

    一个字明殊好一会儿才想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明殊下意识的捂住兜里的口粮,“夏符同学,很感谢你救我,救命之恩我会找机会还你。但现在,我们没什么关系。”

    救的也不是朕啊!

    不过看在他给口粮,还挺好喝的份上,朕还是要知恩图报。

    夏符只是看着她,也不讲话了。

    明殊:“……”几个意思啊!!

    朕不跟你走!!

    真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