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聚众修仙(完)

    云瑶手镯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她离开隐宗后,就被人追杀。

    “小姑娘,不要再反抗,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我们哥几个会好好疼你的。”

    “只要伺候好我们,以后吃香喝辣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哈哈别跑啊……”

    云瑶眼底狰狞着恨意,努力往前跑,她才不要将东西交出去,这是她的东西。

    她要活下去。

    她要复仇。

    “砰!”

    云瑶撞到冰冷的东西,身子往后退一步。

    抬头就见面前站着一个男子,一袭黑衣,面容极为俊美,正勾唇看着她笑。

    “什么人!”

    追云瑶的人也到跟前,见云瑶被人截住,以为是来和他们抢东西,立即大吼一声。

    男子轻描淡写的挥挥袖子,后面的几个人便如被扼住喉咙,挣扎一番后倒在地上。

    男子弯腰,和有些惊恐的云瑶对视,“小姑娘,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

    云瑶猛地瞪大眼,她记得这个声音。

    虽然说话的语气有些不一样,但声线不会错。

    在那个山洞里的那个魔族。

    “我没拿你的东西,碧海石在玄姬那里!”云瑶颤着声音道。

    “我说的是……”男子指尖抵住云瑶眉心,一缕黑气从云瑶眉心溢出,顺着男子手指慢慢的没入体内,“属于我的东西。”

    云瑶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消失,她的力量和生机……

    不要。

    云瑶试图挣扎,可她完全没办法动弹。手镯隐隐发烫,在她惊恐的注视下,手镯咔嚓一声断裂,掉到地上。

    怎么……怎么能这样。

    “听说你欺负玄姬?”男子依然再笑,“就当是我还她的人情好了。小姑娘,好梦。”

    云瑶眼底的生机渐渐消失,呼吸仿佛被人扼住,她艰难的呼吸。

    不……

    不要。

    不要——

    男子看着地上的尸体,望向隐宗的方向。

    “魔君。”

    几个魔族突兀的出现。

    男子负手往隐宗相反的方向走,“回魔界。”

    “魔君,我们的计划……”

    “给她面子。”男子笑道:“几百年都等得起,不在乎这么点时间。”

    -

    明殊和雁引结为道侣,隐宗掌门和几个峰的峰主都颇有微词,其余弟子则是羡慕嫉妒恨。

    明殊这个从外门直升灵剑峰峰主的传奇,现在要和离魂峰的雁引结为道侣。

    步步高升已经不能用来形容她。

    她这叫一步登天。

    除了实力有点差,现在还没筑基。

    掌门就这件事和明殊讨论许久,就连林瑾都筑基,她还不筑基,可把掌门气得跳脚。

    雁引倒没所谓,她不筑基一样很厉害啊。

    特别是怼他的时候……

    雁引匆匆的跑到明殊房间,“师妹,你看到我的炼丹炉了吗?我昨天放在大殿里面那个。”

    明殊趴在桌子上,听到声音,她微微撑起下巴,“我搬到外面去了。”

    雁引:“……”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出去一看,炼丹炉里面全是灰,不知道弄了什么。

    雁引冷静脸。

    很好。

    有理由不炼丹了。

    远在无影峰的掌门:“……”你们是来玩儿我的吗?

    -

    雁引和明殊现在是正经夫妻,自然住一个房间,不过雁引有点愁。

    明殊除了让他抱着,偶尔能亲一下,还没进一步的发展。

    明殊抱着个西瓜模样的瓜果进来,见雁引穿得清凉的倚在床边,深情的望着她。

    胸口处隐约可见里面的光景,带着几分诱人。

    她微微挑眉,语气带笑,“你不冷吗?”

    外面可在下雪啊!

    雁引嘴角抽搐,MMP老子穿成这样,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伸手将衣服裹好,翻身上床躺到另一边。

    明殊没吃东西,将瓜果放好,也跟着上了床,

    雁引平日里都是抱着明殊睡,突然没了大型抱枕,明殊戳了戳他。

    雁引翻个身,将明殊抱进怀中,但很规矩,什么都没做。

    隔了一会儿,雁引开始不规矩起来。

    “别闹。”

    雁引没回应明殊,欺身而上,“师妹,我想履行一下身为道侣的职责。”

    不等明殊回应,雁引直接堵住她的唇。

    雁引行为霸道,甚至带着几分凌厉,明殊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挣扎两下,被雁引压得死死,她索性不动了,“你觉得你现在已经能在我面前这么任性妄为了吗?”

    雁引身子一僵。

    房间一片寂静,只剩下窗外簌簌而落的雪声。

    雁引翻身而下,将明殊搂在怀里,低低的道一声,“抱歉,以后不会了。”

    “我希望你问问我的意见,而不是凭着你的意愿,对我任性妄为。”明殊声音平稳,“这种事,我觉得是相爱的人才能做,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没意见,因为我们是伴侣,我也不讨厌你,做点亲密的事不过分。但你要让我多喜欢你,我暂时做不到。”

    雁引吻了吻明殊额头,“等你喜欢我,我们再做。”

    明殊没出声,她靠着雁引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良久她闭了闭眼,手臂搭在雁引腰间,寻个舒服的位置睡下。

    雁引,你也没多喜欢我啊。

    这个插曲后,雁引就没再动什么心思,整天和明殊过着鸡飞狗跳的生活。

    和明殊同一批的弟子,从筑基到金丹……一路飞升,可明殊一直没筑基,反倒是灵剑峰,成为各峰弟子最喜欢的修炼场所。

    雁引对此颇有微词,可又不敢阻止明殊收贿,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

    “师妹,今天紫珞结丹大典,你去……”雁引推门而入,却发现房间空无一人。

    他有些奇怪,这个时候,她应该在房间才对。

    “雁引师尊。”

    雁引回头,见林瑾立在不远处。

    如今已经是精英弟子的林瑾,比以往成熟不少。

    “有事?”雁引问。

    “师尊在外门的后山等你。”林瑾脸色有些不好,像是隐忍着什么。

    雁引心底莫名的提了起来,他几乎想都没想,飞奔向外门。

    因为紫珞结丹大典,隐宗上上下下都是喜气洋洋。

    雁引却觉得有些刺眼。

    后山的那块平整大石上,明殊懒洋洋的坐在上面,雁引出现在她身边,她也只是微微一笑。

    “雁引。”

    雁引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她旁边,“怎么想起来这里?还让林瑾……通知我。”

    虽然知道她和林瑾没什么,可还是有点不舒服。

    明殊靠在他身上,“跟林瑾告了个别,最后的时间留给你,是不是很感动。”

    他能感觉到最近她最近有些奇怪,但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感动什么,你的时间本来就是属于我的。”雁引扣住明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明殊突然将他扑倒在石头上,她伸手掀开面具,露出雁引的脸。

    雁引视线偏了下,没和明殊对上。

    明殊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她微笑着吻下去。

    雁引脑中仿佛有烟花绽放。

    除了那次……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

    雁引脑袋有些晕。

    “告诉我,你叫什么?”

    她的声音忽的落下,将雁引整个人都震住了。

    他有些慌,错开明殊的视线,“……雁引啊,连我的名字你都不记得了吗?”

    明殊顺着他移动,目光直直的望进他眼底,显然那个名字不是她要的。她执拗的问:“你叫什么?”

    雁引咽了咽口水,“为……什么这么问?”

    她为什么这么问?

    什么地方出错了?

    雁引心底有点慌。

    任务中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明殊手指贴着他的脸,指腹蹭了蹭他的嘴角,再次低头吻了一下,眸底里笑意漾开,声音轻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

    雁引莫名的有些受蛊惑,他张了张唇,“祁……祁御。”

    说完他猛地咬了下唇。

    靠!

    怎么就说了!

    回应他的是明殊略带霸道的吻,直到他快喘不过气,明殊才松开他,趴回他身上,轻声低语,“很好听的名字。”

    抓着雁引的手忽的滑落。

    空气涌入,雁引手指蓦地一片冰凉。

    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师……师妹?”

    山间风声喧嚣。

    却没人回应他。

    -

    明殊回到白云房,和谐号立即出声。

    【宿主,你最后为什么屏蔽我?】

    为了隐私,宿主在某些时候,是可以选择屏蔽掉它。

    明殊看向飘过来的白云屏幕,幽幽道:“做点私密的事,难道还要给你看?和谐号,你咋是这样的和谐号呢?”

    【……】和谐号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姓名:明殊

    仇恨值:50000

    ***:****

    支线任务:未完成。

    支线任务又是未完成。

    明殊没什么感觉,和谐号似乎也不怎么在意。

    “下个位面吗?”

    明殊摇头,“我想休息一会儿。”

    和谐号更奇怪,可宿主的心思它猜不透,只能让明殊休息。

    “我想看看后续。”明殊突然出声。

    白云屏幕自动转换成画面。

    画面是隐宗。

    灵剑峰山顶,太衍剑孤零零的插在那里,有剑鸣声起,紧随着整个灵剑峰的剑都开始回应。

    灵剑峰下,站着不少人,包括掌门和各峰峰主。

    “太衍剑怎么回事?”

    “玄姬呢?”

    紫珞手中的青剑也有些不受控制,最后是君清出手才压住。

    紫珞看着灵剑峰的方向,身上还穿着结丹大典的衣服,她神色呆楞,声音干涩,“师父……玄姬师姐走了。”

    这是青剑传递给她的信息。

    掌门显然也听见紫珞的话,掐指一算,表情大变。

    “嗯。”君清没什么反应,伸手摸摸紫珞的脑袋,声音清冷,“不该出现的人,命数该是如此。”

    就在众人围观灵剑峰异常的时候,雁引抱着一个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师弟……”

    “师尊……”

    他仿佛没看见这些人,径直上了灵剑峰。

    他一上去,太衍剑便是一声嗡鸣。

    灵剑峰再次封闭。

    掌门叹气。

    这大概是太衍剑寿命最短的一位主人。

    也不知道灵剑峰下一次开启在什么时候。

    雁引在上面什么都没做,整日整日的待在灵剑峰,守着用丹药保持尸身不腐的尸体,像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明殊让和谐号快进,画面陡然变成魔族攻破灵剑峰的画面。

    紫珞受伤,君清则和其余人支撑一个结界,显然魔族占了上风。

    魔族中,黑衣男子首当其列,剑指灵剑峰。

    在魔族快要冲破灵剑峰的时候,幽蓝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山脚,银白面具熠熠生辉,静静的注视着黑衣男子。

    “除了这里,其余地方随意。”

    黑衣男子打量雁引一番,“她在山上?”

    “嗯。”

    黑衣男子笑,“救命之恩,我给她这个面子。”

    他挥手,魔族悉数退下。

    黑衣男子看向君清的方向,“君清,我们恩怨也该算一算了。三日后,公平决战……”

    雁引没继续听,转身上了灵剑峰。

    决战那日,似乎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

    金属打造的房间里,各种机器滴滴的狂叫起来。

    透明舱中的少年唰的一下睁开眼,漆黑的瞳孔犹如酝酿着风暴的黑洞,让人望而生畏。

    他猛地打开舱门,从里面出来。

    白色的金属门同时被人推开,几个工作人员陆续进来,“九少,你……”

    少年垂下头,“我没事。”

    工作人员看着已经恢复正常数值,不再狂叫的机器,还是道:“九少你情绪有点波动过大,你需要去心理辅导室。”

    “嗯。”少年点头,“知道了。”

    他垂着头往外走,待他离开后,工作人员查看机器。

    “咦,九少这次的任务竟然完成一半……”

    众人凑过去一看,任务栏上的进度果然走到百分之五十。

    九少的任务失败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而那些失败任务进度很少能达到百分之五十。

    工作人员对视几眼,小声道:“九少有点不对劲,一会儿给局长报告一下吧。”

    “我也瞧着有点不对劲。”

    “不对……九少又把世界搞崩了。”一个工作人员指着屏幕上已经灰败的图标。

    众人:“……”

    大家对视一眼,决定一会儿就去打小报告。

    九少这破坏力,太可怕了。

    完不成任务也不用搞崩世界啊!!修复部的一会又得来找茬!!

    走到满是金属构造的通道里,少年用指纹打开一间房,将自己关了进去。

    他的记忆在醒过来的时候就被清除了,可是在记忆被清除的时候,他试图挽留那些记忆。

    这很不正常。

    这个任务一定发生了什么。

    *

    第七个位面完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