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聚众修仙(38)

    每天晚上雁引都会被折磨一番,明明是凉水,泡在里面简直跟要命似的。

    明殊一言不合就不给他吃。

    他就没见过这么虐待病人的。

    ……虽然他并不饿。

    但也需要补充灵力。

    好在经过几天,他能在水里保持清醒。但明殊除了最初几天陪他修炼,后面她再也不修炼了,就算他撑不住的时候,她也只是进来抱着他。

    明殊趴在浴桶上,看他后背的伤,“魔气已经祛得差不多,不过你要每天坚持,体内的魔气才能祛除干净。”

    雁引回头,“师妹,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吗?”

    明殊给他披上一件衣服,淡声道:“双修之法,你了解过吗?”

    “不是共同提升修为吗?”

    明殊有些嘲讽的笑了下,转身离开。

    雁引觉得明殊神情有点不对劲,他看着明殊离开,心底各种念头闪过。

    雁引泡到指定时间,立即穿上衣服去找明殊。

    可整个灵剑峰都没找到人,反倒是遇见送东西上来的林瑾。

    “师尊去抓灵鹿了。”被拦住的林瑾只能小声的回答,“最近师尊好像比以前吃得更多,每天还好累的样子……”

    雁引眉头轻皱,她很累吗?

    每天她怼自己的时候,挺有精神的啊。

    雁引没有去找明殊,反而去了无影峰的藏书阁,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守藏书阁的弟子瑟瑟发抖。

    “师尊,您要找什么?弟子帮您找?”

    “师尊,您别乱翻啊,我们整理很麻烦……

    “师尊,那个不能动……”

    雁引将藏书阁翻得乱七八糟后,踩着一地书,走到欲哭无泪的弟子前,“隐宗所有的书都在这里吗?”

    弟子默默垂泪,“对啊师尊。”

    他得整理到什么时候去啊!!

    “啊,对了,掌门那边还有一些书。”弟子感觉四周的威压越来越可怕,赶紧道一声。

    掌门奇怪雁引怎么突然要看书,但还是让他进自己放书的地方。

    “魔族的事已经查得差不多,白虎宗发现魔族要利用玄家打破魔界和人界的界限。他们擅自屠杀玄家,这只是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借口。”

    “白虎宗一直和玄家有恩怨,到这一辈更是恶化,所以当出现这个契机的时候,白虎宗便一不做二不休,屠杀玄家,霸占玄家的资源。”

    “没想到我们隐宗还有人和白虎宗勾结……真是,哎,这么多年,那些师兄弟,我竟然都有点看不明白了。这次彻查,隐宗上上下下竟然……我们现在准备通知其余宗门。”

    掌门将最近发生的事,一股脑告诉的雁引。

    “师弟,最近灵剑峰又封闭了,听说你在上面,玄姬怎么样?”

    “她是玄家的血脉,到时候可能要她出面……”

    “师弟,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雁引正聚精会神的翻着一本书,压根就没听掌门说话。

    掌门一眼就瞅到那本书的名字,忍不住嘴角一抽,“师弟,你看这书做什么?你要和谁结道侣吗?”

    他这个师弟懒得出奇,怎么突然就对双修之法感兴趣了?

    雁引合上书,他指尖在面具上轻点几下,随后滑落到唇上,“师兄,如果她同意的话,我不介意结道侣。”

    “谁啊?”掌门好奇,还真要和人结道侣,没听说他最近和谁走得近啊。

    雁引拿着书往外走,他的声音好一会儿才传进来,“灵剑峰的那位。”

    掌门差点没站稳。

    这两个小祖宗怎么搅和到一块去了。

    -

    雁引在无影山耽搁将近一天,上山的时候,暮色沉沉,天空晚霞灼目。

    明殊在大殿外吃烤肉,小兽蹲在她旁边,抱着一堆骨头哀怨的瞅明殊。

    小兽见雁引过来,浑身的毛都炸开,超凶的样子。

    小兽不待见他,雁引知道。

    或者说小兽不待见任何靠近明殊的东西,不分男女和物种。

    只是这么凶的样子,他是头一个。

    “它很不喜欢我呢。”雁引坐到明殊旁边,当着小兽的面搂住明殊肩膀。

    小兽黑宝石的眸子迸射出一抹寒光,整个身子弹跳起来,砸在雁引手上。

    “嘶……”雁引手背一阵痛麻。

    明殊伸手捏住还想砸的小兽,将它揣回兜里。

    小兽狂吼。

    铲屎的,你竟然养别人!

    你凭什么要养别人!

    你不许养别人!不许养别人!!不许养!

    明殊摁住在兜里乱蹦的小兽,目光落在他已经红肿的手背,“别招惹它,疯起来我都拦不住的。”

    “师妹,好疼。”雁引将手放到明殊面前。

    “这点疼都受不住,是男人吗?”明殊推开他的手。

    雁引顺势握住她的手,暧昧的吹口气,“是不是,师妹要不晚上感受一下?”

    明殊嫌弃的瞄他一眼,语气微扬,“就你?”

    雁引眨眼,他怎么了?

    他也很厉害的好吗?

    看不起人咋的!

    “师兄还是先补补智商吧。”明殊抽回手,收拾东西离开。

    小兽从袖子里冒出个脑袋,那得意的小模样,雁引想把它摁到地缝里面去。

    竟然被一只狗鄙视,他这个暴脾气。

    稳住,老子能赢!

    雁引进屋,凉水已经备好,明殊坐在旁边吃东西,小兽不见踪迹。

    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桶的方向走。

    衣服落了一地,待他走到浴桶边,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布料,他甚至抬手将面具取了下来。

    哗啦啦……

    雁引步入凉水中,即便习惯这个温度,突然进去还是有点凉。

    明殊拍拍手,从那边过来,手中端着一碗水。

    “喝。”

    雁引仰头看明殊,“这什么?”

    “毒药。”

    雁引接过碗,手指故意在明殊手背上蹭了一下,“你给的,毒药我也喝。”

    明殊面色不变,示意他赶紧喝。

    雁引:“……”

    被撩对象老是不鸟我。

    老子的魅力有那么差吗?

    就不能给个娇羞的表情吗?

    碗里确实就是一碗清水,但里面的灵气浓郁程度,明显和普通水不同。

    他一口气喝完,感觉自己像喝了冰块,透心凉。

    雁引唇瓣微张,正喘着气,他面前忽的一暗,嘴就被人堵住。

    唔……

    雁引瞪大眼,看着面前的人,明殊眸子微微睁着,里面是似乎有笑意,又似乎没有……

    雁引忘记呼吸。

    有温暖的气息顺着喉咙下滑,凉意遍布的身体,突然开始温暖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