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聚众修仙(29)

    雁引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头顶繁星密布,能清晰的看见银河,夜风吹得四周的树叶沙沙的响,声音悦耳宁静。

    后背似乎已经麻木,感觉不到疼痛。

    但他很冷。

    四肢发寒,犹如被人放在寒冰上。

    雁引没看到明殊,他被人放在中间的位置,四周都是弟子。

    他都这样,她竟然还抛弃自己。

    有没有点良心!!

    雁引正想起身,腰间突然多出一股力量,托着他坐起来。

    雁引回头,明殊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我还以为师兄撑不过今晚。”

    “让你失望了。”雁引冷得不行,说话有点僵硬,“我不会死在师妹前面。”

    老子就不死。

    不但不死,还要在你面前晃,直到你爱上老子为止。

    明殊笑了下,顺势坐下去,“那可难说。”

    雁引感觉身边多了点温度,他想都没想直接靠过去。

    冰冷的手碰到明殊,她冻得都是一个哆嗦,嫌弃的挥开他。

    “冷……”雁引吐出一个单音节。

    “杨岐。”明殊冲着后面叫一声,守夜的杨岐立即跑过来,明殊吩咐,“拿点御寒的衣物过来。”

    “是。”

    杨岐有储物袋,拿出两件厚一点的外套,明殊全部裹雁引身上。

    雁引:“……”

    有没有点爱心!

    好吧,她没有。

    杨岐有些担忧的回到弟子团里,有人还没休息,皆是愁眉苦脸的模样。

    “杨岐师兄,袭击我们的东西,真的是魔族吗?”

    “除了魔族还能是什么,看看雁引师尊的伤还不够明显吗?”

    “魔族和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袭击我们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魔族和各大宗门真的井水不犯河水吗?

    有时候修道者斩杀魔族,有时候魔族突袭修道者。不过是没掀起更大的风浪,所以用井水不犯河水来形容。

    杨岐压下心底的忐忑不安,拿出师兄的气势安抚,“守夜师弟的晚上警惕点,其余人早点休息。”

    大家乱七八糟的各自看看,满怀心事的找地方休息。但睡着的也没多少,大部分都是翻来覆去忐忑到天明。

    “雁引师尊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

    云瑶坐在一旁,同门师兄弟的交谈声不时落在她耳中。

    她目光扫过明殊和雁引所在的位置,其中恨意和憎恶交织。

    “云瑶师姐,你休息吧,我帮你守夜。”

    云瑶敛下眼底的恨意,婉拒那名弟子,“不用,你睡吧。”

    “那……好吧。”

    -

    雁引第二天情况似乎好转一些,除了手脚冰冷,他能自己行动,脸色也没那么苍白。

    雁引本来就懒,现在受了伤,更是理直气壮的让其余弟子去寻了一辆马车,舒舒服服的躺进去。

    杨岐本想返回宗门,可雁引说不用,他感觉好多了,先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

    杨岐辈分没雁引高,反驳不了。

    只能继续往目的走。

    之前因为明殊的关系没有御剑,这次他们直接御剑飞行。

    那么问题来了……

    谁带懒得不愿意御剑又受伤的雁引呢?

    “师妹。”雁引自然想和明殊一起‘培养培养’感情。

    然而明殊并不是很乐意,“这里这么多人,凭什么要我?”

    “我可是为师妹受的伤。”

    “呵呵……”朕让你为我受伤的吗?谁让你为自己加戏!

    “师尊,你的太衍剑安全一些……”杨岐为雁引说话,他可不敢说雁引师尊是为救明殊受伤这种话。

    他总觉得这两人间的关系有点不对劲。

    最终雁引还是上了太衍剑。

    明殊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即便她心底觉得雁引的行为有点不对劲,可到底他救了自己——虽然她并不需要。

    云瑶也没剑,只能被别的弟子带着。

    太衍剑并不大,明殊一个人坐着还行,两个人就不行,得站着。

    雁引以病号为由,要站在前面。

    明殊瞪他一眼,踩着太衍剑上去,太衍剑瞬间冲出去,雁引差点被甩下去。

    他直接往后一压,靠在明殊身上,“师妹,我可是病号,你不用这么快。”

    “师兄你不觉得你现在像欺负小姑娘的流氓吗?”

    雁引心安理得的靠着明殊,“不觉得。就是师妹个子太矮,还得长长。”

    个子矮……

    也不看看朕才几岁。

    MMP恋童癖的变态。

    明殊推开雁引,用手扶着他,防止他再靠近,“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隐疾?有病我们可以治,千万别讳疾忌医,传染给脑子就不好了。”

    “……”你才有病!雁引咬牙切齿的笑,“多谢师妹担心,我很好,哪方面都好。”

    着重哪方面都好。

    “恋童还哪方面都好?师兄口味真重。”在现代你要被浸猪笼的知道不知道?哦,不对,不是被浸猪笼。是犯罪,要被抓起来的电击治疗。

    恋童?!

    他下意识的往后看一眼,因为修道的原因,即便年纪不大的孩子,身高发育都远高于常人,明殊此时看上去像十六七岁的少女,哪里像个孩子?

    雁引微不可查的哼一声,“在凡人中,年满14便能成婚,师妹今年刚好14吧?已经到嫁娶的年纪,怎么能算恋童?”

    而且有些还是童养媳呢,打小就养着。

    “那我也还是个孩子,禽兽。”

    雁引:“……”

    他怎么就禽兽了!

    他又没动手动脚。

    以为老子愿意吗?

    老子还不是被逼的!!

    雁引说什么,明殊都回给他一个禽兽,他气得想掐死她。

    -

    雁引站得有些累,“师妹,能不能让我坐会儿,好累。”

    他的人设可是懒得出奇。

    “好啊,我给你找个坑,我还能免费给你立个碑。”

    雁引:“……”医生,这里有人虐待病患,抓起来抓起来!!

    “师妹就这么讨厌我?”

    “对啊。”讨厌你不恨朕啊!!

    “即便我救了你?”

    “救命之恩跟我讨厌不讨厌你,不矛盾。”难道就因为你救了朕,朕就得喜欢你?这算哪门子的道理,朕不玩情感绑架。

    雁引接不下去这个话题,他沉默一阵,扭头看看离他们老远的队伍。

    他视线落在明殊脸上,“师妹,对于攻击我们的,你有什么看法?”

    明殊抬头看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你知道袭击我们的是谁。”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师妹这么聪明,可真是让人越来越喜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