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228章 聚众修仙(28)

    杨岐本想带人从薄弱点冲出去,可之后发现那是陷阱。他们一过去,就有更多的箭雨袭来。

    “铮——”

    杨岐面前的箭突然断裂,寒光从外围闪进来,接着空气里的箭矢纷纷断裂,掉落在地上。

    不远处,小姑娘执剑而立。

    箭雨势如破竹,带起的风吹动她的裙摆。

    她抬手间,剑光乱晃,疾掠而来的箭矢悉数被斩落。

    就在此时,明殊身后几只不同于这些普通箭雨的箭矢急掠而来。

    明殊似乎没有察觉到,她挥剑挡住前方的箭雨。待她发觉,箭矢已经到她身后。

    明殊是有能力挡住的,可就她转身准备斩断箭矢的时候,左边又飞出几只箭矢,且伴随着庞大的力量波动。

    无形的力量气流冲击下,她身体歪了几分。再转身,已经来不及。

    就在此时,她整个人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噗嗤——

    利器刺入肉体发出的声音。

    明殊眼前一片幽蓝,鼻尖闻到淡淡的香气,以及淡淡的血腥味。

    雁引抱着明殊几个跳跃,落在旁边的树枝上,借着明殊的手挥动太衍剑。

    犹如千钧之势的剑气,汹涌澎湃的扫过密林,密林飒飒的响,无数绿叶被剑气割成碎片,纷乱天际。

    箭雨同时消失,四周转眼便恢复安静。

    若不是地面掉落的断箭,他们都怀疑刚才的经历是他们的幻觉。

    好一会儿,有弟子重重的喘气。

    这箭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连是什么人都没看见。

    明殊感觉抱着自己的人脱力的往下坠,她下意识的伸手捞住对方。

    雁引露出来的半张脸苍白,他后背插着一只箭。

    那只箭和地上的箭不同,萦绕着黑气,此时正缓慢的消失。

    明殊抿了下唇,抱着他落到地上,声音听不出异常,“谁让你救我的?”

    雁引眨眼,声音有些虚弱,“还这么凶,就不能对我这个伤号好一点。”

    明殊笑,“我可没让你救我。”

    她现在要是再给他捅一刀,是不是显得有点不近人情?

    【宿主你再捅一刀他就死了。】和谐号不得不提醒明殊。

    雁引叹气,“啧,这么不领情,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可惜没有后悔药。”

    气不气!

    雁引显然是不气的,他靠着明殊,脸色越来越白,似乎没力气说话。

    明殊不觉得雁引有这么弱,可她看了看他的伤口处萦绕的黑气,又有点不确定。

    “玄姬师尊,雁引师尊他……”杨岐先让人去四周看看,然后才带着剩下的弟子过来。见雁引那模样,顿时变了脸色,“是,是魔气。”

    后面的人一听,同样跟着变了脸。

    “扶着他。”明殊想把雁引交给杨岐,可雁引却死死的拽着她衣服。

    明殊沉默一会儿,“算了。”

    她伸手剥雁引的衣服,露出后面的伤口,那支箭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深可见骨的伤口和萦绕在伤口四周的黑气。

    杨岐看得心惊胆战,赶紧将手贴在雁引伤口的地方,试图将魔气逼出来。

    但那些魔气非但没有被逼出来,反而往里渗。

    “唔……”雁引低哼一声,似乎更难受。他勉强出声,“别乱动,这不是普通的魔气……”

    闻言,杨岐赶紧撤手。

    魔气仿佛天生就是修道之人的克星,修为低的人沾则死。

    杨岐有些急,“雁引师尊,这是什么魔气,现在要怎么办?”

    普通魔气还能逼出来,可不普通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汗水顺着雁引脸颊滑到下巴,滴落在明殊横在他身前的手上。

    有些烫。

    “先压一压。”雁引在袖子里掏出一瓶药递给明殊,“暂时不会扩散那么快。”

    明殊沉默的给雁引上药,白色的药粉倒在伤口处,雁引整个人都抽搐一下,抱着他的明殊感受格外明显。

    明殊顿了顿,待雁引反应没那么大,才继续上药。

    杨岐内心焦急,脑子高速运转下提出建议,“玄姬师尊,我们带雁引师尊回宗门吧,师父会有办法的。”

    他们这些弟子,肯定是拿这种魔气没办法的。

    至于玄姬师尊,压根就不用考虑,她除了身份比他们高,年龄和见识指不定还不如他们。

    明殊还没说话,雁引先摇头,“回去没用,掌门师兄在这里,也奈何不了这些魔气。”

    “那怎么办啊!”杨岐急得眼眶发红,“魔气在体内的时间越长,就越难清除。雁引师尊……”

    雁引似乎知道他体内的魔气有什么不同,但他不愿意多说,“你们先整顿一下,我想休息。”

    “师尊……”

    明殊挥手,杨岐这才噤声。

    雁引在明殊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她闭上眼。

    明殊手搭在他腰间,防止他掉下去,她俯身贴着雁引耳边,“雁引,你最好别露出马脚。让我发现你故意受伤,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不想再受伤。”

    雁引没什么反应,似乎已经睡过去。

    明殊伸手去摸他面具,指尖从冰冷的面具上划过,捏住边缘,轻轻的往上掀。

    雁引叹气,按住明殊的手,有气无力的道:“师妹,看了我的脸,你可得负责。”

    明殊松开手,“刚才我说的你听见了吗?”

    雁引嘴角露出苦笑,“当时那情况,我要是不救你,受伤的就是你,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实则雁引内心正各种刷屏。

    救你还怀疑老子。

    救条狗都比救这个蛇精病划算!

    MMP气死老子了!!

    深呼吸!冷静!现在老子可是伤员!

    他侧了侧脸,“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

    他欲言又止,最后索性没了声。

    明殊再看,他呼吸已经平稳下来,这次估计是真睡了。

    明殊伸手在伤口的位置摸了一下,雁引像是疼,往她怀里靠了靠。

    明殊盯着雁引露出的半张侧脸,眼神放空。

    就连和谐号都不太清楚它家宿主此时在想什么。

    只有它家宿主用这种放空的状态,它就完全感知不到宿主的情绪。

    良久,明殊移开视线,她伸手揉了揉的肚子,仰头望着逐渐暗下来的天色。

    朕好饿。

    刚才动手现在还没进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