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聚众修仙(14)

    但事实证明,不是所有女主都点亮了宗师级别的厨技。

    比如面前这位。

    秉着不能浪费粮食的精神,明殊勉强将东西解决完,从袖子里摸出石头塞到紫珞手中,在紫珞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走了。

    拿着石头的紫珞:“……”

    她最后那个表情是嫌弃吗?

    紫珞看着手中的石头,通体碧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应该不是凡品。

    紫珞不知道这什么,但她觉得自己不能拿这么重要的东西,几次去找明殊。

    却连明殊的影都没见着。

    反而遇见几个找茬的人,争执间,她不小心将血滴到石头里。石头和她契约,她发现自己可以不断吸收石头里面蕴含的灵气,修为蹭蹭的往上涨。

    “师妹,你干什么!!”

    趴在窗上的少女被这声音吓一跳,赶紧跳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来人,“林……林瑾师兄啊,我找,找玄姬。”

    林瑾记得这妹纸,但是……

    “你找她,翻她窗干嘛?”

    面对林瑾怀疑的视线,紫珞脸色更红,“我找不到她,就想在她屋子里……等她。我没想干坏事。”

    说到后面,她使劲的摆着手。

    林瑾还是狐疑,在紫珞快要羞愧得钻地的时候,他才道:“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厨房附近。不过她不太喜欢别人这个时候打扰她。你有什么事吗?”

    “啊……没。”紫珞摇头,咬咬唇,又点头,“有,有点事想和她说。”

    “私事?”

    “嗯。”

    “我帮你去问问。”也许是因为最近修炼状态不错,林瑾脾气都变好许多,他道:“你在这里等着吧。”

    紫珞惊喜的抬头,“谢谢林瑾师兄。”

    林瑾找到明殊的时候,她正坐在厨房外面的小马扎上啃馒头。厨房里准备饭菜的弟子们,时不时防备的看她一眼。

    她脚边蹲着一团七彩的汤圆,从林瑾过去的方向正好能看到,但等他靠近的时候,那团七彩的汤圆就不见了。

    林瑾有些疑惑,错觉吗?

    应该不是……他都看见好几次了,但一直没看清是什么玩意。

    “玄姬。”林瑾瞅了瞅明殊的神情,心情好像不错,他这才道:“那个紫珞师妹找你呢,看上去挺急的,都翻你窗了。”

    明殊咬着馒头,偏头看他一眼,幽幽的道:“你告诉她,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不用还给我。要真的觉得过意不去,就多练练厨艺。”

    “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

    林瑾挠挠头,见明殊注意力又转移到厨房的方向,他有些无语,她这随时要去抢劫厨房的架势是几个意思?

    厨房的弟子亚历山大,不是林瑾一个人的错觉,他们也觉得明殊随时会进来抢劫。

    林瑾满头雾水的把这句话带给紫珞。

    也不知道林瑾怎么劝的,总之明殊回去的时候,紫珞已经不在了。

    她洗漱一下,躺回床上。

    现在这房间就她一个人住,所以很安静。

    明殊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窗外的月光落在她脸上,显得安静柔和。

    也不知道她睡着没睡着。

    洒满银霜的地面忽的出现一道影子。

    “师尊有夜闯别人闺房的习惯?”

    轻灵的声音随着那道影子出现响起。

    男子低呵了声,似乎是惊讶又似乎是随便发出一个音节,表示回应。

    雁引找个地方坐下,上半身隐在暗处,下半身被月光沐浴。

    “我只喜欢闯你的闺房,这可怎么办?”

    明殊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向房间的人,“师尊哪只脚喜欢?”

    “两只脚都喜欢。”

    “那就都砍了。”明殊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菜刀,翻身而下。

    菜刀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雁引:“……”

    她什么毛病!

    在枕头底下放菜刀!

    “上次捅我一刀还不够证明我对你没恶意?”雁引坐着没动,看着明殊拎着菜刀走过来。

    “可是我对你有啊。”明殊笑。

    “那请问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光线彻底被挡住。

    少女将菜刀砍在他旁边在木桌上,‘哐’的一声,非常响亮。

    她提脚踩着旁边的凳子,活脱脱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架势。

    但少女并没有凶神恶煞,反而笑语晏晏,“你哪里都得罪了,从你这个人,到你这身打扮。”

    雁引能感觉到她靠拢过来的热气。

    像冬天里突然出现火焰。

    明亮而温暖。

    雁引不怕死抬起头和少女对望,懒散的语气里也带了几分轻佻,“那你喜欢我打扮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穿给你看。”

    我都可以穿给你看?

    明殊:“……”

    等会儿!

    好像有哪里不对。

    朕的零食呢!

    快拿来给朕压压惊。

    这里有只蛇精病!

    明殊将菜刀从桌子上抽出来,压着雁引的脖子,下意识的靠近几分,盯着他的眼睛问:“我上次捅你一刀,你不恨我吗?”

    刀口就在他脖子上,雁引不敢动,“我让你看到我对你并没恶意,你不满意吗?”

    她满意个屁啊!

    朕就想你生生气,恨恨朕。

    这很难吗?

    “如果你不满意,你可以再捅我一刀。”雁引说着就要往刀口上撞。

    明殊眼疾手快的撤开。

    将他往地上掀,踩着他胸口轻笑,“你以为这样就能拿到石头?很抱歉,石头我已经送人,师尊就别白费这个力气,跑来出卖美色。”

    明殊被一股力量弹开,雁引一跃而起,手中多出一柄剑,直直的抵着明殊胸口,“送人了?送谁了?”

    明殊扯着嘴角笑,语气极其欠扁,“我就不告诉你,气死你。”

    雁引手中的剑并没有杀意,他只是防止明殊再动手掀飞自己。

    但此刻他想生出几分杀意。

    雁引极力让自己冷静,“碧海石精万年才有一枚,你知道它有多贵重吗?”

    “所以才送人啊。”

    因为贵重,所以送人。

    完全没毛病。

    雁引:“……”

    你踏马怕是个傻子!!

    那种东西她竟然送人,送人……

    送给谁了?

    什么人值得她这么大手笔?

    她好像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交好的长辈。上次徐长老的事,要不是他出面拦着,她早就被逐出宗门。

    那就是喜欢的人?

    对了……

    她和那个叫林瑾的走得很近,最近修为也是蹭蹭的涨,难道是送给他了?

    雁引没发觉,自己竟然丝毫没有怀疑明殊说的话。

    下意识相信她说送人,那就是送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