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聚众修仙(12)

    雁引跟了明殊一段距离,但后来不知是接到消息,还是怎么,突然就转身往之前的地方去了。

    好好的一个修仙宗门,为什么要将魔族镇压在自己宗门?

    【放在眼前更安全。】和谐号给出标准答案。

    不觉得。

    明殊坐在大石头上吃东西,这他妈的就是给主角送装备的。

    【……】你开心就好。

    第二天天亮。

    林瑾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他伸个懒腰,望向大石头上的明殊,“玄姬,你又发了一晚上的呆?”

    明殊语气里有些认真,“我在吸收日月精华。”

    林瑾:“……”

    要不是见过她晚上发呆的样子,他差点就信了。

    “我去给你弄吃的。”不管是不是发呆,反正她现在是老大。

    “去吧。”说到吃的,明殊就很和蔼了。

    林瑾有点受不住这种反差,忍不住搓搓胳膊。

    等林瑾弄好吃的,其余的小跟班也都退出修炼,给明殊打过招呼,勾肩搭背的下山。

    白天他们要在练习场,明殊只教他们如何提升修为,却不会教他们法术,所以这些东西还得去练习场学。

    等这些人都离开,便有人从旁边的丛林中出来,领头的是明殊没见过的一个中年大叔,面容有些严肃。

    带着银白面具的雁引懒洋洋的站在旁边。

    他们一出现,明殊就感觉有人用灵力扫过四周,瞬间将她也扫了进去。

    确定没什么异常后,几个人才往前走几步。

    “你是何人?”中年男人开口。

    明殊扫他一眼,和普通弟子看到宗门长辈的畏缩不同,只是扯着唇角浅笑,不卑不亢的回答:“玄姬。”

    玄?

    那个地方的人应该不会送人到这里,巧合吧……

    下面就是外门弟子,有些弟子早晨会上山自个修炼,她出现在这里也没什么奇怪。

    中年男人显然也没怀疑她为何在这里。

    但是她这态度和姓,让中年男人再次打量她。

    一个外门编外弟子,竟然面对他的时候,能做到如此……

    他问:“你可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

    明殊了然,看来云瑶没有告诉他们……

    “奇怪的事……什么才算奇怪?”

    也许是明殊笑得过于柔和,中年男人那张严肃的脸,都忍不住松了松,“与平日不相同的事。”

    “你们出现了算吗?”

    “……”

    这黄毛丫头跟他抬杠呢?

    “除了我们。”中年男人道。

    雁引目光落在明殊身上,也不知是什么意思,那眼神很淡,仿佛就是漫不经心的随意打量。

    明殊张了张唇,“没有。”

    中年男人定定的瞧她几秒,道:“晨修快开始了,下山吧,别在山上逗留。最近没什么事,也不要上山。”

    吩咐完,他又让人下去传话,禁令山下的弟子们上山。

    “师兄,我送她下山。”雁引突然出声,“免得她乱跑。”

    “师弟,你又想偷懒?”旁边的一个人几乎是脱口而出,显然雁引以往没少干这种事。

    雁引没回答,算是默认。

    “师兄你看他,每次有事就溜!”

    “雁引师弟,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也是隐宗的一份子,这个时候怎么也得出力。”

    “他不把事情搞砸就不错。”

    其余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对雁引极为不满。

    中年男人也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他一眼,止住那些人的话,挥手,“去吧。”

    雁引迈步朝着明殊走过来,面具无法遮挡的唇角扬起懒散的弧度,“小家伙,走吧。”

    明殊还想拉点仇恨值,可那群人已经转身往别处去,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速度快得她来不及发挥。

    修仙的就是任性!

    明殊沉默的收了收石头上的东西,往山下走。

    下山的路很安静,几乎听不见鸟鸣。

    “碧海石在你那里吧?”雁引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破满山林的寂静。

    “师尊想要?”

    这话就是间接证明,碧海石真的在她手里。

    他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还真在她这里。

    雁引眸子眯了下,声音却没变化,“我如果说想要,你会送给我吗?”

    “如果是师尊要……”明殊拖长音,“我还真不给。”

    你想要的,我都要毁掉。

    是不是很有范儿。

    雁引突然闪身拦住明殊,仗着身高,俯视明殊,“你很讨厌我呢?”

    明殊歪头,“师尊不也很讨厌我?”

    “我做过什么让你误会的事?”雁引似乎有些疑惑,“昨晚我可才帮过你,怎么会是讨厌你?”

    “那就得问问师尊心里是怎么想的。”明殊伸手拍了拍雁引胸膛,笑颜如花,“不如……我帮你挖出来瞧瞧?”

    雁引有一种很诡异的森寒。

    好像那只手已经插进他胸膛,抓着他心脏,随时都会被扯出来。

    他伸手握住明殊手腕,眸光流转,仿佛微微泛起涟漪湖泊。

    懒洋洋的声音拂过湖面,“小小年纪,不要这么残忍,你修的是仙,不是魔。”

    “我修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可是你长辈,这么没规矩,可是会被罚的。”

    长辈?

    我让你长辈!

    明殊突然出手,直袭雁引喉咙。

    先打一顿再说。

    雁引约莫是让着明殊,并没出全力,但最后他发现,自己不动真格的不行。

    这小丫头不知学的什么,看上去没什么攻击力,实际上霸道万分。

    “唰——”

    锋利的树叶擦着雁引脸颊过去,光洁的下巴立即显现出一道血痕。

    树枝落在他面前,直指眉心,下一刻朝着他身上打来。

    “嘶……”

    雁引倒抽一口气。

    他伸手抓住落下的树枝,顺着白皙的手,望向对面的少女。

    他手中微微用力拽动树枝,明殊身子猛地往下扑去,雁引顺势接住,单手扣住她腰肢,压进自己怀中。

    飒飒飒——

    山风不知从何而起。

    他低头看着明殊,轻喃一般的低语,“我让着你,可不是代表我打不过你。”

    微风拂过明殊发梢,带着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是吗?”

    雁引脸色突然难看下来。

    压在明殊腰间的手指越发用力,好一会儿才道:“算你狠。”

    “谢谢。”

    明殊推开他,退到稍微高一点的地方。

    “我们走着瞧,你总会是我的。”

    雁引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地面有几滴血迹正缓缓的浸入地面。

    明殊有些出神的看着雁引站过的地方。

    良久她松开手,染血的刀子跌落到地面。

    她动刀子的时候,都没想过自己真的能捅到他,他是可以避开的……

    站着让朕捅……他想干什么啊。

    想降低朕的警惕性,然后抢朕的零食吗?

    想都别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