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200章 求娶千金(完)

    窒息感四面八方的笼罩过来,脑中所有思绪都随着那个倒下的身影掩埋。

    他忘记呼吸,忘记挣扎。

    鲜血浸透地面。

    一点一点的渗进他心脏,滋养着某种东西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就在众人都愣神的时候,地上的姑娘突然动了,撑着雨伞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围着她的人不自觉的后退。

    竟然没死……

    秦彻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站起来,心绪从一种无法言喻归于平静。

    “现在,该我了。”

    明殊握着雨伞,声音低沉诡谲,仿佛来自地狱的索命恶鬼,听得人头皮发麻。

    阴风扫过四周,所有人同时打个寒颤。

    密集的枪声和外面的大雨重叠。

    普通的雨伞在她手中仿若的神兵利器,无坚不摧。

    惨叫声被枪声掩盖,只能看到不断倒下的人,然而那些人却没死,都留着一口气。

    沈远昭有些心惊,随着明殊不断靠近,他缓缓往后退,最后逃一般的离开。

    恐惧。

    他感觉到了恐惧。

    “沈总,想去哪儿?”阴森的声音自他后面响起,仿佛贴着他耳边低语。

    沈远昭身体猛的停住,他想跑,可怎么都动不了。下一刻身子呈抛物线飞到空中,又重重落下。

    五脏六肺仿佛都要被砸出来。

    何书国不知是不是吓傻了,直到沈远昭被揍晕过去,他才想起跑。

    可还没跑几步,就被冲上来的人包围住。

    他安排在下面的人听见这么大的动静都没上来,肯定是出事了。

    何书国退回来,他看到明殊站在秦彻跟前,弯腰给他解着绳子,头发挡住她的脸,完全看不到神色。

    可他和沈远昭一样,有一种恐惧……

    那里站着的,不是人。

    “哥哥,下次可小心些。”明殊抬起头,笑颜依旧,“以身犯险的事少做,变数并不是都在你的掌握中。”

    空气中压抑着的恐惧瞬间消散。

    秦彻干涩的唇瓣动了动,“比如你吗?”

    他的计划中没有她。

    明殊正想说是的,可身体不听使唤,有些脱力的往下滑,秦彻眼疾手快的接住她。

    “小蓠?”

    疼痛席卷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摸着自己胸口……

    温热液体染红她的手指。

    怎么会这样?

    伤口没有消失。

    【寿命将近,准备好脱离本位面。】和谐号缓缓道。

    就算宿主自带外挂也没用,该死的时候还是得死。

    不过……

    它是不是应该要思考思考,宿主到底自带的什么外挂……算了,反正有仇恨值就够了。

    “小蓠……”秦彻不敢动明殊,冲着后面的人吼,“叫救护车!”

    知道这身体活不下去,明殊也懒得费力气摁。任由鲜血流淌出来,染红男人的衣裳。

    她眸子定定的瞧着他,一如既往的清澈,没有迷茫和痛苦,毫不在意自己即将面临什么。

    “别怕,医生很快就来,你不会有事的。”秦彻替明殊捂着伤口,“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可是我还是会死。”

    “你不会。”秦彻仿佛赌气一般,咬着牙瞪她,眼眶隐隐发红,“你不会死。”

    明殊突然笑了起来,清澈的眸底荡漾起醉人的涟漪,她轻轻道:“我会。”

    很快。

    就要死了。

    秦彻没有继续争论,只是吼旁边的人,让他们催促医生。

    怀中的人呼吸越来越弱。

    直到最后……

    完全听不见。

    秦彻无声的看着怀中的人,她最后连一句话都没留给他,她有那么讨厌自己吗?

    四周越来越安静。

    雨声渐歇。

    破损的雨伞孤零零躺在鲜血中,四周的人不知何时都消失不见。

    秦彻伸手在西装口袋里掏了掏,好一会儿才掏出一个盒子。

    他打开盒子,将一枚戒指套进明殊无名指上,大小刚刚上,上面碎钻泛着光,瑰丽精致,和她的手指十分般配。

    这本来就是为她准备的。

    他打算结束这件事后,就跟她求婚,不管成功与否……

    平静的询问飘远,融进夜色,消弭天际。

    “你愿意嫁给我吗?”

    -

    “那……那位先生呢?”主持人好奇的问江朵。

    江朵抱歉的整理下情绪,“不知道,我再也没见过他。”

    主持人唏嘘,“江小姐的朋友在天国会幸福的。”

    江朵失笑,“只要有零食,她在哪里都幸福。”

    在江朵心中,明殊从来就不复杂,只要有吃的,让她给你摘星星,她大概都是乐意的。

    -

    多年后,秦彻无意间看到江朵的节目,他仔细的听完江朵口中的叙述。

    节目最后,江朵面对镜头,道:“他们很般配,是我见过最契合的。可他们没有在一起,也许有时候不完美更让人记忆深刻。”

    秦彻摸着自己无名指,那里套着戒指,另外一枚被用绳子套在脖子上。

    “阮蓠……”秦彻叹口气,望着虚空,“准备离开吧。”

    【九少,您终于要走了,我还以为您打算在这里养老。】系统声音里有松口气的嫌弃。

    阮蓠死的时候,秦彻的状态太让它担心。但之后秦彻就恢复正常,有条不紊的处理何书国和沈远昭的事,清除秦家的一切障碍,完成任务。

    何书国针对秦家的原因,倒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当年秦彻母亲死后,何书国一直怀疑她死得蹊跷。

    后来经过他查证,确定秦彻的母亲是因为秦彻出生,关于继承人一事内斗被人害死,但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

    不知道是谁干的,那就一锅端了,凶手总会在里面。

    何书国大概也有迁怒秦彻,都是因为他的出生,才导致他母亲被人害死。

    他也没打算要秦彻的命,只是想毁掉秦家,再送秦彻出国。但后来出了沈远昭这个变故,他想要明殊死。

    这才有了那场事故。

    秦彻半晌才冷哼,“我是那么没追求的人?”

    【是是是,九少最有追求,您就是那天上的明月,无与伦比。】系统此时可不敢跟秦彻唱反调。

    “哼!”

    -

    明殊回到白云房,惯性的蒙圈后,打着哈欠道:“下个馆子。”

    【不需要休息?】

    “不。朕想吃东西。”

    和谐号只得刷出资料。

    姓名:明殊

    仇恨值:40000

    ***:****

    支线任务:未完成。

    明殊有些错愕,“怎么这么多?你算错了?”

    支线任务不是没完成吗?

    “还有你下面那打码的是什么玩意?”MMP还打码,真特么是和谐号啊!

    【仇恨值到达一定值才能查看隐藏项。】和谐号只解释了打码的事。

    “你先告诉我那个一定值是多少?”

    【一百万。】

    明殊呵呵。

    你和谐你厉害。

    *

    第六个位面完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