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求娶千金(32)

    明殊伸个懒腰,笑着问:“宵夜做好了吗?好饿啊!”

    江朵见明殊一点异常都没有,不知道该说什么,“马上就做。”

    明殊吃完夜宵,晃回房间后再也没出来。

    江朵看着紧闭的房门,心底有些不安。

    秦彻怎么会被绑架,小蓠她……

    江朵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许久。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仿佛打在人心尖上。

    咔嚓——

    江朵迅速抬头,捕捉到门口的身影。

    “咦,你还没睡呢?”明殊语气轻缓,“早点睡吧。”

    “小蓠……你要出去?”江朵看着明殊穿戴整齐。

    “嗯呢。”明殊轻笑,“明天早上我想吃奶黄包,多做一点哦。”

    江朵愣了一会儿,心底无端的开始发慌乱。她想阻止她,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和小蓠在一起这么久,她决定的事,就算嘴上答应不去做,转眼依然会那么做,谁也阻止不了。

    半晌,她才干巴巴的道一声,“好。”

    末了,她又补充一句,“我等你回来。”

    明殊微微一笑,光线落在她眉眼间,仿佛温柔得能化出水来。

    明殊拿上雨伞出门,江朵送到门口,看着她下楼,走出单元楼,撑着伞消失雨中。

    江朵抓着生锈的栏杆,喃喃自语,“你是去找他吗?”

    -

    窗外的景色飞掠,被光影和雨幕拖出绚丽奇异的曲线。街道上只有少数的车行驶着,整个城市仿佛都淹没在雨声中。

    “姑娘到了。”

    车后座的女子微微回神,将车费递给师傅。

    “小姑娘,大半夜到这么荒僻的地方来,可小心啊。”师傅一边找钱一边叮嘱。

    “谢谢,不用找了。”女子推开车门下车,语气温和,“麻烦你开这么远。”

    师傅的话被关在车内,女子撑着伞,不紧不慢的往不远处的建筑走。

    雨水砸在伞上,噼里啪啦的演奏着雨夜奏曲。

    明殊踩着脏乱的泥土,一步一步的靠近那栋黑漆漆的建筑。

    -

    建筑内。

    何书国负手来回踱步,最终他停在被绑住的男人跟前,“秦彻,你这么坚持下去有什么意义?”

    秦彻嘴被封口胶封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何书国撕掉他嘴上的封口胶。

    秦彻冷哼一声,拿讥讽的眼神看着何书国,并不讲话。

    何书国只和秦彻对视几秒,便移开视线,“看在你是我外甥的份上,只要你签下名字,我就送你出国,后半辈子吃穿不愁如何?”

    秦彻不吭声,只是盯着何书国。

    “别让我失去耐心。”何书国有些怒了,“现在还有谁能来救你,你身边的人此时都不在,其余人都是我的人,指望那些警察吗?”

    如果不是秦彻逼他太紧,他也不会走这么一步棋。

    “何先生,别来无恙。”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秦彻瞳孔猛的扩大,她怎么来了。

    女子眉眼含笑,从黑暗中走出来。手中握着雨伞,伞尖滴着水,随着她走动,蜿蜒一路。

    秦彻看到明殊渐近的身影,总算有反应,低吼出声,“这件事跟她没关系,让她走。”

    “哟,终于舍得说话了?”何书国惊讶,“看来我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外甥女,对你来说还挺重要。”

    “何书国,你敢动她,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秦彻语气发狠。

    “哈哈哈哈……有意思。”何书国抚掌大笑。

    他回头看向明殊,“阮小姐你还真敢来?”

    明殊未语先笑,“你敢请,我自然敢来。”

    秦彻声音有些嘶哑,死死的盯着明殊,“阮蓠,离开这里。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明殊摇头,笑着道:“那不行,人家都给我亲自发邀请帖来,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你说对吧,沈总。”

    她望着何书国,最后叫的却是沈总。

    何书国微微心惊,下意识的看向某处。

    秦彻似乎早就知道,并没露出惊讶的神情,只是盯着明殊,生怕她出事一般。

    修长的身影从暗处走出来,语气也不知是嘲讽还是不屑,“阮小姐果然聪慧过人。”

    明殊以伞尖抵地,轻轻的转动两圈,水珠溅落到地面,“谢谢夸奖,毕竟你也没多厉害。”

    “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的。”

    沈远昭背光而站,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神色。

    明殊继续转动伞柄,“沈总,你觉得我这个阮家继承人是叫着好玩儿的?”

    阮氏虽不在这里,但想知道一点消息,并不难。

    更何况,她还一直盯着何书国和沈远昭。真当她不干了,就什么都不做。

    这两人做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我倒是忘了。”沈远昭顿了顿,“那阮小姐还敢一个人来?我该说阮小姐是胆子大,还是说你愚蠢呢?”

    “因为……”明殊拖长音,笑容灿烂夺目,“有些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啊。”

    沈远昭能清晰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笑容仿佛是她所有的表情。

    没有恼怒,没有担忧,没有警惕,没有防备……

    就像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人畜无害。

    然沈远昭心底却没那么轻松,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表现的这么人畜无害,那他也不会屡次栽在她手上。

    沈远昭抬了抬手。

    黑暗中立即涌出好些个黑衣人,纷纷用枪对着明殊。

    伞还在转。

    一圈一圈……

    明殊抿唇轻笑,“看来想要我命的是沈总。”

    沈远昭眉头微蹙,余光睨向何书国,“何先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何书国不知在想什么,沈远昭第二次叫他,他才转头看向秦彻,阴沉着脸道:“秦彻,你若是不答应,那我就只好让阮小姐先下去等你。”

    沈远昭要明殊死,这是他和何书国交易的条件。

    就算秦彻答应何书国的条件,最后明殊的下场也不会好。

    何书国明白这个道理,但他现在有点骑虎难下,如果那个女孩子保不住……

    那也怪不得他。

    秦彻嘴角勾起讥讽之色,他抬眼看向人群中气定神闲转着雨伞的姑娘,认真的问:“你是为谁来的?”

    为他。

    还是……

    雨伞忽的一顿,纤细的手指握着伞柄。

    姑娘缓缓笑开,“当然是为我。”

    -

    事情发生得太快,何书国和沈远昭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在明殊说完那句话后,她突然动手。伞尖仿佛突然间变得锋利无比,准确的刺入最近的一个人肩膀。

    砰——

    枪响。

    在空旷旷的建筑群中回响。

    秦彻眼前染上血色,他几乎还没从那句话中反应过来,明殊的身子便缓缓倒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