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第198章 求娶千金(31)

    江朵不愿意回南家,一直躲着南家夫妇,被南家夫妇堵过几次后,她勉强能和他们说一会儿话,但还是不愿意去南家生活。

    南家夫妇没办法,只能给江朵重新置办一套房子,这么多年他们疼爱的女儿竟然是别人家的,而且那个女儿还想害死自己亲生女儿。

    他们不是什么圣母,心疼的当然是自家孩子。

    江朵拗不过南家夫妇,又怕他们继续纠缠自己,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便只能接下房子。

    南家夫妇大概是理解江朵,这么多年不在她身边,突然要让人家对他们亲近,这怎么可能呢。

    但江朵并没有搬进去住,还是住自己原来的房子。

    “这房子是我养父留下来的,他没有其他孩子,过世后,就给了我。”江朵一边做饭一边跟旁边偷吃的明殊说话,“你别吃了,一会儿还要用呢。”

    “好吃。”明殊再偷吃一块,含糊的问:“你养父对你好吗?”

    “嗯。”江朵面露怀念,“他对我很好,养父祖辈都是做吃的,听说往上还在宫里当过差呢。我这身本事都是跟养父学的。”

    说到后面江朵有些骄傲。

    之后又微微叹气,如果不是养父固执,他其实也不用过得这么幸苦。不过正是因为养父有自己的坚持,他才是她敬佩崇拜的那个人。

    明殊恍然,“那你养母呢?”美食也是需要传承的。

    “她……”江朵叹口气,“因为嫌弃养父没钱,加上她一直没怀上养父的孩子,就离婚了。后来养父一直没结婚,一个人把我养大。”

    “养父葬礼的时候她来过,看样子过得挺好的,也有孩子……”江朵摇摇头,“小蓠,你父母呢?”

    她好像一直没听她说过。

    “我妈嫁给了秦彻他爸啊。”

    “那你爸爸呢?”

    明殊想了想,“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听说是意外死的,后来为了有人继承阮家,她便跟了母姓。

    “啊,小蓠,你都吃完了!!”江朵的惊呼声中止了话题。

    明殊一溜烟的跑出厨房,留下江朵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

    明殊不想回秦家,便直接住在江朵家里。

    每天吃着江朵的美食,那小日子过得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江朵也没去沈远昭公司上班了,在家不知道做什么,没钱的时候才开始发愁。

    虽然明殊给了她大量的生活费以及所谓的‘工资’和‘住宿费’,但她不能靠这个来活,她得找工作。

    但找来找去,江朵都没找到工作。

    “做美食主播吧。”明殊指着手机上的主播,双眼放光,“为了美食做出你的贡献吧,少女!!”

    江朵嘴角一抽,“这不靠谱。”

    “怎么不靠谱,你长得那么可爱,做东西那么好吃,我很少夸东西好吃的。”明殊认真脸。

    大部分她都是为了填饱肚子,并不去探究好吃与否。但江朵的……吃着上瘾啊!

    人间天堂的感觉就是如此。

    “做!”

    江朵摇头,“不行,我不行。”

    “做嘛!”

    “不不……”

    “做呐!”

    明殊怂恿江朵好久,江朵才答应明殊试试,主要是她现在找不到工作,在家里待着也是浪费时间。

    江朵的美食主播之路就此开启。

    当然大多数时候她还没做完,菜差不多都已经见底,为了防止明殊偷吃,江朵也是费劲不少。

    好在她因为做的东西精致别样,名头又是打的复古宫廷风,很快就在美食主播这一块小有名气。

    明殊偶尔会在直播中露脸,她那长相,可以说是开始吸引粉丝的一大利器。

    江朵人气蹭蹭的上涨。

    很多年后江朵作为时下最火的美食主播,受邀录制一档美食节目,主持人问她当初为什么会走这一条路,江朵微笑着说:“因为一个朋友。”

    主持人惊叹不已,打趣的问:“不知道是男是女啊?”

    江朵声音里满是怀念,“是女孩子。”

    “那不知道如今这位朋友在哪里呢?”主持人好奇。

    “她……”江朵神色黯淡了几分,主持人见状就知不妙,但她也没立即转移话题。

    有时候意外更让节目有看点。

    “她走了。”

    江朵的神情及语气,不难让人猜出,这个走了的意思。

    江朵永远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她刚做完直播,准备给明殊弄宵夜。

    她刚将食材准备好,门铃突然响了。

    急促而紧密。

    明殊窝在沙发上,一点开门的意思都没有。

    江朵只好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浑身湿透,喘着粗气。

    她记得这个人,秦彻身边的秘书,秦彻偶尔会让这个人送东西过来。

    她不知道秦彻和明殊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得出来,明殊在躲着秦彻。

    “阮小姐在吗?”他问。

    “在……”江朵往外面看看,大雨瓢泼,砸在地面哗啦啦的直响,“有什么事吗?”

    “我找阮小姐有急事。”男人道。

    “小蓠……”江朵看向里面叫一声。

    明殊从沙发上抬起头,目光落在秘书身上,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有事?”

    “阮小姐,秦总出事了。”秘书语气焦急。

    “哦。”明殊听完便垂下头。

    秘书已经不是第一次觉得明殊过分,秦总对她那么好,她总是这幅样子,正想发火,却听她道:“人各有命,他出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回吧。”

    “阮小姐,秦总待你如何,你心底不明白吗?”秘书忍不住怒火。

    “如果每个对我好的人,我都要去一一回报,我还活不活?”明殊再次抬起头,眉眼间依然带笑,“不被接受的好意,只是负担。”

    “阮小姐你……”秘书被噎得有些说不出话,他兜里的手机响起,秘书拿出看一眼。

    他没接电话,而是对着明殊一字一顿的道:“阮小姐,你真冷血。”

    “嗯,你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我。”

    秘书气得讲不出话,一边接电话一边转身,“秦总被何书国绑架了。稳住他们,一定要保证秦总安全。”

    前面一句话是对明殊说的,后面一句话则是对电话里的人吩咐。

    江朵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她才将哗啦啦的雨声关在门外。

    “小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