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求娶千金(25)

    江朵单独录口供。

    盘问明殊的则是头疼不已。

    明殊说话条理清晰,也抓不到错处,可偏生让人觉得这件事踏马的就是她干的。

    就是她!

    奈何没有丝毫证据指向她。

    反而所有证据最后都指向南优优。

    南优优自然也被请来询问,不过南优优否认自己认识那些人。

    最后看到视频,她又改口说那些人纠缠她,她给钱是想让他们别再纠缠自己,谁知道现在他们又这么陷害她,话里话外都暗指明殊。

    明殊嫌疑增大,以协助调查扣押24小时。

    “有人来保释阮蓠。”

    负责案子的任旭皱眉,“保释她?”

    “嗯,秦氏总裁亲自来的,上面已经批了。”对方将文件交给任旭,叹气,“这一个个的都是大来头,这案子难办了。”

    一旦牵扯到某些大佬,很多条件就受限。

    有证据还好说,关键是他们现在没直接证据。

    明殊被人带出来,任旭站在门口看她,她还特开心的给他挥手,“加油。”

    任旭脸色一黑。

    “就这么放她走了?”南家夫妇还在,见明殊出来,不由分说的堵住任旭,“凭什么优优不能保释?”

    “南优优被人指认,不能保释。”任旭头疼的解释。

    明殊这边他们是一点证据都没有,哪儿敢不让人保释她。

    南家夫妇眼睁睁的看着明殊‘嘚瑟’的离开。

    -

    秦彻的车停在外面,不过她在大厅遇见录完口供,准备离开的江朵。她是受害人,自然没什么事。

    明殊拉着江朵上车,秦彻闭目养神,看都没看她一眼。

    车子很快到江朵住处。

    “小蓠,谢谢。”江朵拘谨的给明殊道谢。

    “不客气。”明殊替她开门,语气温和,“早点休息,今晚之后,你的生活就会更热闹呢。”

    江朵满头疑惑,最近小蓠的话越来越听不懂……

    她想为什么,但瞅着那散发着压抑气息的秦彻,抿了抿唇,冲明殊挥挥手,转身上了楼。

    车门关上,秦彻缓慢的睁开眼,“警局好玩儿吗?”

    MMP,就一会儿功夫,她就把自己给折腾进局子里。

    她怎么不上天啊。

    明殊歪头想了想,“还行,条件简陋了点。”

    秦彻胸腔里发出一声冷呵,“你当警局是酒店,还有五星级的待遇?”

    “你生气啊?”明殊凑近观察秦彻神色。

    但和以往并没什么区别。

    依然是那讥讽的阴险样。

    不知道把他弄进去,会不会气到仇恨值爆表。

    秦彻往旁边挪,但想着不对,他得和她谈情说爱。于是僵着身子没动,话语里却是讽刺,“你知道这件事传出去,明天的头条会是什么吗?”

    “秦氏太子爷女朋友进局子一夜游?”

    秦彻:“……”你还说得这么兴奋,你兴奋个屁!

    就不应该来保释她。

    -

    明殊和秦彻言语不和,不欢而散。

    第二天明殊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让她过去,她出门的时候,秦彻这个大忙人开着车幽灵似的出现。

    果然小说里的总裁很闲这个设定没什么毛病。

    秦彻路上又被明殊气得不想说话,将明殊扔到警局门口,开着车就走了。

    警局某房间,南家夫妇和江朵都在,沈远昭也在,不过他站在角落,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蓠。”江朵没睡好,双眼红肿,眼球里满是血丝。

    南家夫妇也好不到哪里去,出乎意外的事,南母像是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消息,有些慌神,而南父则是不断用眼神打量江朵,情绪十分复杂。

    就在此时,南优优也被带了过来。

    任旭让其余人出去,“南先生,虽说这是你们的家事,但里面牵扯到案子,所以我不能离开。”

    南父点头,表示知道了。

    明殊撑着下巴,看来是南优优和江朵的身份被发现了。

    今天这事……和她应该没啥关系,所以叫她来看戏的吗?

    明殊给任旭递一个感谢的眼神。

    任旭莫名其妙。

    要明殊来是因为她昨天也是当事人,而江朵也问他能不能让她过来,他这才让她过来。

    南优优脸色有些憔悴,还穿着订婚宴上的礼服。进门视线直接落在沈远昭身上,“沈哥哥……”

    气氛有些尴尬,南母想过去,却被南父给拽住,只能看着南优优。

    沈远昭也只是看着她,没有回应,神情仿佛回到最初的冷漠。

    南优优心底全是不好的预感,强撑着才没有表露出来,余光扫过明殊的时候,仿佛淬了毒。

    又是她坏事。

    如果不是她,今天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江朵很快就会被她除掉,她就是南家真正的小姐,会和沈远昭恩爱白头。

    明殊眯着眼笑,“南小姐,这么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找人陷害你的。”

    南优优双手握拳,心底恨意更浓。

    任旭怕明殊挑事,赶紧挡在她们中间,“阮小姐,请你不要挑事,否则只能请你出去。”

    “哦。”不挑事就不挑事嘛,朕看戏。

    “优优……”南父斟酌一下语言,“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昨天明殊离开后,那群人交代另外一些事。

    比如她请人调查江朵,那群人也不笨,调查的时候发现其中有猫腻,江朵才是南家真正的小姐。

    南优优雇他们,是为了毁掉那些陈年证据,让人再也无从查证。

    录那个视频,是威胁南优优,想从她手上拿到更多的钱。

    然而南优优提出再帮她最后一个忙,可以拿到更多的钱。有钱赚,他们当然同意。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我……不知道。”南优优一如既往的否认,她看着南父南母激动的解释,“爸,妈,你们相信我,那些人就是想要钱,我不知道他们说的这些事。”

    “我已经将我和江小姐的头发送去做亲子鉴定,相信很快就能出结果。”南父一脸的沉痛,他也不想相信,可江朵……和他们有相似之处。

    昨晚江朵一直垂着头,他们都没看仔细。蓦然听到南优优不是他们女儿的消息,又见到江朵,让他们怎么不怀疑?

    “爸爸……”

    “妈妈,你也不相信我?”

    “沈哥哥。”南优优走到沈远昭跟前,红着眼,“你相信我,我没有……”

    沈远昭有些不忍,最终伸手摸摸她脑袋,“等结果出来,你若是没说谎,自会有证明。”

    南优优心里凉了半截。

    她心底很清楚,江朵才是南家的小姐。

    改变这么多,最后却还是绕回原点。

    就因为她不是江朵,所以她努力得来的东西,在她回来后,就能轻易的夺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