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求娶千金(19)

    秦彻既然住这边,显然也知道沈远昭住哪里。

    直接带着明殊往那边走。

    小区幽静,路灯照着两人的身影,拉得纤长。

    明殊走路不怎么规矩,偶尔会蹦蹦跳跳,活力十足,一颦一笑都是单纯美好的小姑娘。

    如果……

    他没见识过她那不一样的一面的话。

    大概是他们运气好,到达沈远昭别墅的时候,沈远昭的车还停在外面。

    别墅里没亮灯,反而是车子有些动静,显然他们还没下车。

    明殊靠近,蹲在一簇灌木丛中。

    许是车子隔音效果不好,还能听见很轻微的声音。

    秦彻在旁边看手机,脸色有些阴沉。

    明殊凑过去看一眼,手机屏幕上是几张图,她和秦彻的,角度拿捏得当,看上去非常亲密。

    一看就是偷拍的。

    不但有照片,连标题和内容都有。

    标题:秦氏太子爷与妹妹举止亲密,似在交往,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内容将她的身份模糊化,就一笔带过,说她是秦氏的千金,与秦彻是兄妹关系。

    遣词造句更是暧昧不清,让人浮想联翩。

    到时候那些不知内情的看客会怎么想?

    身为一个企业家,传绯闻不可怕。但这种有关伦理的舆论,那影响绝对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这估计是准备当做明天头条,没想到秦彻棋高一招,有人告诉他了。

    “还有狗仔偷拍你?”明殊压低声音。

    秦彻看她一眼,她神色正常,不见丝毫恼怒,好像那内容上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以为呢?”一般来说狗仔都蹲明星,但也有那种没吃饱没事干的狗仔蹲他们这些总裁。

    特别是他这种长得帅,又能干的总裁,狗仔蹲他再正常不过。

    秦彻编辑短信,让秘书处理掉。

    明殊按住他点发送的手,“你觉得这事会是谁做的?”

    她的手软绵绵的,带着淡淡的温度,贴着他的皮肤,有些烫。

    明殊继续道:“明天你是慈善爱心大使的新闻就会发布,你说这两条新闻同时出现,会造成怎么样的场面?”

    这件事不是南优优干的就是沈远昭。

    不过她更倾向于沈远昭,因为南优优刚才还想给她下药来着,而这篇新闻却是连内容都编辑好准备发行。

    “你想做什么?”秦彻问。

    秦彻示意他看不远处的车子,“你懂的。”

    秦彻对于用什么手段并不在意,不过这个时候惹怒沈远昭,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还有的别的任务。

    但是……

    秦彻删掉编辑好的字,重新打字。

    -

    时间太晚加上明殊也懒得走,就暂住秦彻这边的别墅。

    比起秦家的恢弘大气,秦彻的别墅就显得冷清多了。

    “有吃的吗?”明殊进门就问。

    秦彻指了指冰箱,“你自己看吧,也许有。”

    他又不在这边吃饭,钟点工三天才来一次,谁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东西。

    明殊拉开冰箱,里面没有零食,只有一些需要煮的食材。

    还是点外卖吧。

    明殊点了一桌子的外面,秦彻洗完澡出来,就见明殊一个人晃着腿再吃。

    说实话,他也有些饿。

    秦彻过去坐下,还没伸手,明殊忽的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拉到自己身边。

    “干嘛?”护食殊上线。

    秦彻嘴角一抽,“饿。”

    “自己煮去。”

    秦彻想瞪明殊,然而这不符合人设,他只能嘲讽的冷哼一声,起身去冰箱那边。

    明殊以为他要做饭,谁知道他只拿了一桶泡面。

    明殊顿时不感兴趣的继续吃。

    吃完东西,明殊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收拾,迅速霸占秦彻的主卧睡觉。

    秦彻跟着她进来,一把掀住被子,“给我起来。”

    “我是客人。”明殊抱着被子不撒手。

    “都是秦家的人,什么客人不客人,去隔壁睡。”秦彻拽着被子另一头。

    “那不然你和我一起睡?”明殊不怀好意的提建议。

    秦彻表情有些古怪,他撑着床,靠近明殊,“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明殊挑眉,“所以要一起睡吗?”

    秦彻盯着她瞧了几秒,突然俯身,似乎想亲她。

    明殊没动,秦彻最终停在她面前,“我大度不和你计较,这床就让给你。”

    老子不和蛇精病计较。

    “不过作为代价。”秦彻偏头,在明殊脸上蜻蜓点水一般的亲了一下。

    少女身上带着馨香,皮肤软滑细腻,白皙如牛奶。

    秦彻身子僵在原处,两人间距不过几厘米,他甚至能听见她的呼吸。

    绵长缓慢,没有丝毫波动。

    反倒是他的心率有些过快起来。

    滴答滴答……

    房间似乎除了钟走动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秦彻莫名有些紧张,心跳和滴答声同步。

    下一秒。

    秦彻被踢下床。

    秦彻各种MMP的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床边嘲讽,“不是你邀请我一起睡,这才亲一下你就动手?”

    神经病。

    “脚抽筋,不好意思。”明殊笑,“出去。”

    秦彻咬牙。

    老子忍!

    【九少,趁热打铁啊,先上车再补票。】

    秦彻起身离开房间,顺手将门关上。

    隔绝明殊的视线,他才拍了拍并没什么灰尘的衣服。

    “老子真敢对她怎么样,她会毫不犹豫的让我断子绝孙。”别问他为什么这么笃定,他也不知道。

    【九少……你怂了?】

    “谁怂了?”

    【我。】系统赶紧狗腿,【九少英明神武,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怎么会怂,我相信九少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秦彻没接系统的话,他摸着自己胸口往旁边的房间走。

    刚才仿佛是他的错觉,心跳很正常。

    他甩甩头,一定是错觉。

    -

    房间内,明殊躺在偌大的床上,目光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脑中挥之不去的却是之前秦彻凑近自己的画面。

    没有怦然心动,小鹿乱撞。

    更像一种吸引。

    很奇怪……

    【宿主,适量的谈恋爱有助身心健康哦。】

    明殊翻个身,卷着被子,半蒙着脸,“你在怂恿我谈恋爱?和拉仇恨值对象?”

    【宿主可以和他谈恋爱,然后甩掉他啊。】和谐号理所当然的怂恿,【再说,就算最后你们真的喜欢上了,到你离开的时候,制造一点点意外,很容易就会让他恨上你的。】

    绕来绕去,还是为了仇恨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