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178章 求娶千金(11)

    那群人吧啦好一阵,总算离开,病房安静下来。

    明殊搬张椅子,坐到秦彻旁边。

    秦彻酝酿了下情绪,“怎么了?”

    “你没失忆。”明殊含着浅笑,“你到底想玩儿什么?”

    哪有人这么轻易将两百万给了?

    秦彻将还没收的诊断书递给她,“白字黑字,难道是我……”

    秦彻将后面有些不友好的话咽回去,重新组织语言,“医生开的诊断书,你还不相信吗?”

    明殊压下诊断书,微微一笑,“没关系,我陪你玩儿。”

    秦彻看她一眼,“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和我分手?和我在一起给你造成很大的困扰吗?”

    明殊笑,“对啊,和你在一起简直生不如死。”

    “我不知道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但是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秦彻握住明殊的手,微微用力,满脸的认真。

    “好啊,先给我五百万。”

    明殊在心底默数,数到三的时候,秦彻才点头,“好。只要你不和我分手。”

    这都答应?

    脑子坏掉了吧?

    秦彻很快就让人将支票送了过来,秦彻签上他的名字,将支票给明殊。

    明殊瞅着上面的几个零,内心感慨,风水轮流转,古人诚不欺我。

    昨天晚上他还和自己势不两立……今天就赶着给自己送钱。

    -

    明殊出医院去买零食,刚好在门口撞到江朵。

    江朵身上有血,脸色苍白,六神无主的往医院跑。

    明殊赶紧拽住厨娘江,“你怎么弄成这样?”

    谁动朕的移动厨娘?

    江朵被人拦住,焦距慢慢汇聚到明殊脸上。

    看清人,江朵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眼泪唰的一下落下来,语无伦次的道:“小蓠,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明殊看看外面的艳阳天,扶着江朵往医院走。

    今天中午的时候,江朵和一个员工起了一点争执。吃完午饭,那个员工回来上班,因为有人找她有事,又离开了办公室。

    结果南优优要找一份文件,到她桌子那边去,旁边堆放杂物的架子不知怎么突然倒了下来,杂物里有刀片,南优优手臂上被划了很长的一条口子。

    沈远昭正好从外面回来,将流血不止的南优优送到了医院。

    现在问题是,有人指认江朵,是她破坏架子,想要报复和她争执的那个员工,但没想到南优优代替那个员工受了罪。

    “小蓠,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江朵哭成泪人。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明殊忍痛将兜里最后一颗糖拨开,塞江朵嘴里。

    江朵嘴里苦涩的味道被冲散。

    “甜吗?”

    江朵点头。

    “那笑一个。”

    江朵哪儿笑得出来。

    明殊搂着她肩膀,“喏,事情已经发生了,哭并不能让任何人同情你相信你,也不能解决这件事。”

    江朵带着哭腔问:“你相信我吗?”

    “你做的东西那么好吃,我当然相信你。”

    江朵心底不知为何松了几口气,还是有人愿意相信她。

    虽然那个前提……有点奇怪。

    “我该怎么办?”江朵问明殊。

    “两个办法。”明殊伸出手指晃了晃,“报警,或者你自己证明清白。”

    “报警……”江朵呢喃一声。

    报警有什么用?当时办公室就她一个人,办公室又没有监控。那个杂物架上放了很多东西,她也曾摸过上面的东西。

    她之前还和人起过争执,那个架子的位置又那么巧合,最后只能证明,是她做的……

    明殊瞧江朵那样子,估计是想到报警的结果。

    南优优都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怎么可能让江朵安然无恙。

    “我……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江朵看向明殊。

    “不能。”

    江朵委屈巴巴的瞅着明殊。

    “因为你没有证人。”明殊继续道。

    是啊,她没有证人。

    中午那段时间,她一直一个人在办公室。

    这件事不管是报警还是私了,吃亏的都是江朵。

    江朵如泄气的皮球,捂着脸抽泣。

    被人冤枉和这段时间在办公室里受的委屈,此时都疯涌而出,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来,哭够了吃点吧。”明殊将热腾腾的包子递给江朵。

    化悲愤为食欲,江朵一口一个,把自己嘴巴塞得鼓鼓的,两只眼睛红彤彤,犹如兔子。

    -

    江朵吃饱总算不哭了,她想去看看南优优。

    因为是VIP病房,普通人上不去,明殊只能带她上去。

    路过秦彻病房的时候,秦彻叫了她一声。

    “干嘛?”明殊只伸一个脑袋进去。

    “你买东西……”买到太平洋去了?秦彻将话生生咽回去,“我饿了,你买的东西呢?”

    “我吃了啊。”明殊恶劣的拍拍肚子。

    秦彻:“……”

    明殊合上门,带着失魂落魄的江朵往南优优的病房去。

    南优优的病房只有沈远昭一个人,门上的帘子没有放下,可以看到里面。

    南优优和沈远昭说着什么,沈远昭突然伸手抱住南优优,从他们这里,可以看到南优优满脸的哀泣,仿佛很伤心。

    沈远昭迟疑着拍了拍南优优的头顶,很是温柔的样子。

    江朵本来就苍白的脸色,看到两人相拥,脸色更是白了几分。

    “小蓠……我们走吧。”

    “不进去了?”

    江朵摇头,催促明殊,“走吧。”

    明殊勾着唇角问:“喜欢沈远昭?”

    江朵像受惊的小鹿,怯生生的瞅明殊一眼。她咬咬唇,小声否认:“不是。”

    沈远昭那样的人,她怎么敢喜欢,有什么资格喜欢。

    明殊不置可否,带着江朵去了秦彻病房。

    江朵看到病床上的人,愣了一下,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她竟然在医院遇见小蓠。

    病床上的男子,和沈远昭一样好看……不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帅气。

    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吧。

    小蓠竟然认识这么厉害的人。

    秦彻似乎怕自己说出不好听话,索性闭嘴不讲话,低头看着刚送来的手机。

    “小蓠,他是……”谁啊?

    “我哥。”明殊道一声。

    “男朋友。”秦彻抬头纠正。

    江朵有点懵,所以到底是哥哥还是男朋友?

    “别理他,脑子被撞坏了。”明殊指了指脑袋。

    江朵见秦彻脑袋上缠着纱布,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太可怜,这么帅,把脑子给撞坏了。

    秦彻:“……”

    随随便便带人回来,还这么说他,还不给他买吃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