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求娶千金(5)

    下班江朵果然请明殊去她家吃饭。

    江朵家不大,但胜在干净温馨。

    “今天真的是吓死我了。”坐到餐桌上,江朵都还心有余悸,“幸好周秘书及时出现,不然我们估计悬了。”

    明殊专注的和食物奋战。

    好一会儿才抽空回答,“你以为周秘书很闲?”

    “额……”江朵包子脸上略迷茫。

    “以后你给我带好吃的,我罩着你。”明殊冲江朵眨眼。

    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了。

    有女主光环的小姑娘厨艺技能都点得比普通人好。

    江朵瞪大眼,好奇脸,“你怎么做到的?”

    “吧唧吧唧……”

    明殊不理江朵了。

    江朵见明殊都要把一盘糖醋鱼吃完了,惊呼一声,立即动筷。

    和明殊抢着吃。

    最后明殊用一种亮晶晶近似期待的眼神,迫使江朵利用剩下的食材又做了一盘菜出来。

    明殊吃得意犹未尽。

    这才叫美食和生活。

    -

    接下来几天办公室莫名的安分。

    南优优似乎请假了,不知道去干嘛。沈远昭和江朵的关系还那个样子,倒是沈远昭偶尔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这天,明殊突然接到周秘书电话,让她去楼下。

    沈远昭的车停在楼下,明殊上车后发现南优优也在。

    这是闹什么?

    南优优失踪几天,怎么就和沈远昭搅和到一起了?

    “沈总,你这带我去哪儿?”明殊喝着顺手买的酸奶,瞅着前方的红绿灯,随口问一句。

    打算伙同南优优,把朕杀了,继承朕的零食吗?

    沈远昭闭目养神,南优优轻笑一声,“听说阮小姐是恒星大学毕业的?”

    “好像是吧。”原主哪儿毕业她不关心啊。

    “恒星大学学费高昂,能上恒星大学的都是非富即贵。”

    明殊瞅着南优优,嘴角微勾,“你想说明什么?我家有钱吗?难道我就不能靠才华?”

    两人视线相汇,似乎看到了火花飞溅。

    南优优握紧双手。

    这辈子,她不会将沈远昭让给任何人。

    “沈总,到了。”

    沈远昭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前面司机提醒,他立即下车。

    南优优的对着明殊笑了下,拎着裙摆下车,自然的挽上沈远昭手臂。

    沈远昭神色淡漠,却没拒绝。

    男的俊,女的美,走过去就引起不小的轰动。

    明殊穿着一身休闲服,站在这群盛装打扮的小妖精中,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明殊倒不怎么在意,直接跟上南优优和沈远昭。

    “不好意思小姐,衣着不整不能入内。”进门的时候侍者伸手拦住明殊,很是抱歉的提醒。

    明殊:“……”

    南优优故意的吧?

    “天呐……秦氏集团的太子爷来了。”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就连前方的沈远昭和南优优都停下回头看来。

    一身深蓝色西装的男人,在保镖的簇拥下过来。

    男人浑身仿佛自带追光,闪得人睁不开眼,随时随地都是大片既视感。

    秦彻看上去其实并不冷漠,也不是面无表情,嘴角微微带着弧度。但又不是笑,有点让人捉摸不透的狡猾,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算计一般。

    没错。

    就是狡猾阴险。

    即便是他那张貌美如花的脸,都拯救不了的阴险。

    这种人简直就是出场自带反派气场。

    自从她住进秦家,和秦彻面对面的机会屈指可数,那天晚上明殊更是看都没看清。

    今天算是看清楚了。

    秦彻在明殊面前站定,仗着身高,俯视她,“丢人现眼到这里来了?”

    明殊仰头便能看见他眼底的讥笑。

    分外明显。

    明殊:“……”什么丢人现眼到这里来了?

    跟你很熟吗?

    【支线任务:获取秦彻仇恨值。】

    明殊:“……”和谐号你跳得真是及时。

    【还好。】

    明殊扬起笑容,“丢的反正是你的脸,我又不丢脸,对不对,哥哥。”

    来吧,让仇恨值来得更猛烈一些。

    哥哥?

    众人哗然。

    这小姑娘是秦氏集团的千金?

    没听过秦家有个千金啊。

    难道是……

    秦彻眼底的讥笑更胜,“我没你这样的妹妹。”

    “怎么的,哥哥还对我有非分之想呢?哎,可惜啊,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你……”

    秦彻脸色黑了下来,拉着明殊就走。

    外面的人目瞪口呆,刚才他们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秦彻有女朋友了那?还玩儿这种游戏?

    有秦彻带着,侍者可不敢拦。

    南优优和沈远昭看着明殊被拽走,她眸子里满是疑惑,她怎么和秦家又扯上关系了?

    里面是一个会场,此时人不少,见秦彻拽着一个小姑娘,都很好奇的看过来。

    不过秦彻很快就带着明殊去了后面,挡住那些人的视线。

    “你想干嘛啊?”明殊试图甩开秦彻。

    然秦彻力气很大,拽着她进一个房间,迅速将她抵在墙上,冰冷的手指掐着明殊下巴,“你不是说我对你有非之想吗?我当然要坐实这个罪名,我亲爱的妹妹,你说呢?”

    秦彻故意往明殊那边凑了凑,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

    明殊不避不闪,仰头看着秦彻,嘴角微勾,“好啊,反正我们也没血缘,以后生个孩子继承秦家,哥哥觉得如何?”

    秦彻手指紧了紧,他盯着明殊的眼睛。

    一分钟后松开她,将她掀到一边,打开门,对着外面叫了一声,“东西。”

    外面的人递进来一个蓝色的袋子,秦彻塞进明殊手中,“既然身为我秦家人,就注意自己的身份,别给我丢脸。”

    明殊瞅瞅袋子里的礼服,咂舌,“哥哥连事后的衣服都准备好了,你是不是觊觎我很久了?”

    事后的衣服……

    事后……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为自己准备。”明殊歪着笑,笑容干净柔和。

    像穿破乌云的阳光,整个世界都明媚起来。

    彩虹挂在天边,蓝天白云,碧水青草。

    秦彻微微皱眉。

    他还没想明白那句话,明殊忽然扑了过来。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在地上,钳制他的行动。

    让你掐朕!

    让你阴险!

    让你抢朕的零食!

    好像乱入了什么……

    算了不管了。

    朕打不死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