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165章 丧尸笔记(34)

    明殊此时正蹲在基地的城墙上,她觉得这次许朔要是怒气值还不爆棚,那她这个任务真的不用做了。

    这样都没仇恨值,许朔多半也是废的。

    打都打不好。

    明殊望着远方,满脸忧伤,她就为了个仇恨值,容易么。

    朕的零食呢!

    远方的地平线有黑点出现,越来越多。

    明殊眨眨眼,还以为自己看错。

    黑点越来越多,正往这边过来。

    丧尸……

    奶奶滴熊,宁乐竟然选择今天勾结丧尸围攻基地。

    这么多丧尸,不自杀一下,打不过啊。

    没想又要开始重操旧业。

    想想还是蛮兴奋的。

    明殊往嘴里塞两口零食,从口袋里一把刀子,对着自己胸口来一下。

    丝毫不带迟疑的,随便得好像捅白菜。

    她身体从基地围墙上倒下去,眼看就要砸到地上。

    一股奇怪的风从地面升起,轻轻的托住她身体。

    明殊闭着的眼唰的一下睁开,除了眼底的笑意不见,依然清澈见底,不见任何污浊。

    她一跃落地,尘土往四周扩散。明殊左右来回偏了偏头,嘴角缓慢的勾起一抹微笑。

    远方的丧尸像是察觉到什么,纷纷停下步子,不愿往前。

    明殊伸手拽过地面插着的一根竹竿,往肩膀上一扛着,身形猛地一闪,空气中余留残影。

    待她再出现,已然在丧尸大军的对面。

    丧尸大军齐齐后退一步。

    竹竿如被灌注千钧之力,横扫向丧尸大军,前排的丧尸被扫飞出去,砸进丧尸大军中。

    队形被破坏,丧尸大军顿时乱起来。

    明殊拎着竹竿,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进丧尸大军中,挥舞竹竿,尘土飞扬间,丧尸如倒麦子一般倒地。

    丧尸哪儿见过这种场面,嗷嗷的开始后退。

    “怎么回事?”宁乐一直关注丧尸的进度,丧尸突然不走,还有的开始后退,她立即警觉起来。

    宁乐从侧面走到前方,一眼便看到在丧尸群中挥舞竹竿的人。

    叶秒……

    她不是应该在基地里结婚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故意选在今天,就是因为今天那些人肯定会松懈,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可本该是新娘的叶秒,此时竟然一个人在这里——杀丧尸。

    不结婚了吗??

    宁乐完全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操作。

    嗷嗷嗷,不打了不打了,好可怕。

    嗷嗷,这个人类好凶残。

    嗷,快跑。

    丧尸们集体落跑,本来该后面压轴出场的高等级丧尸有些傻眼,跑什么?不打了?

    不过大家都跑了,它们也跑吧。

    于是丧尸掉头就跑,这场景可谓是一场奇观。

    明殊撑着竹竿,看着绝尘而去的丧尸们,镇定的往嘴里塞吃的。

    好饿。

    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血条瞬间就清零。

    装逼不易,且装且珍惜。

    “叶秒,去死吧!”

    宁乐满含恨意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接着就是两声枪响。

    一枪是宁乐开,一枪是从另一个方向传来的。

    宁乐手腕先中一枪,所以她开的那一枪,枪口对着地面,子弹打进了泥土中。

    宁乐捂着手,恼怒的看向子弹射来的方向。

    谁又坏她好事。

    可恶。

    荒草中,几个人依次而出。

    为首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樊队长。不过几个月,樊队长却像是老了十几岁,左胳膊空荡荡的,似乎断掉了。

    右手持枪,显然刚才那一枪就是他开的。

    后面的人都是陌生面孔,明殊不认识,宁乐也不认识。

    “是你。”宁乐眸光紧缩,他竟然还没死。

    樊队长沧桑的脸上满是恨意,“宁乐,你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不能以一个人的行为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行。”

    宁乐捂着流血不止的手,往后退,“是你们先觊觎我的空间,怪不得我。”

    樊队长摇头,“宁乐,从来就没人觊觎你的空间,是你自己太狭隘。”

    她杀了郑烨,又害得他被丧尸咬到手臂,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异能者,此时估计早就变成了丧尸。

    这一切,都是因为宁乐空间暴露,郑烨无意间羡慕一句。宁乐却觉得他们想要抢她的空间。

    他们从来就没想过。

    想到郑烨的死状,樊队长心底就恨,恨他自己当时竟然没发现,凶手就是宁乐,还护着她走那么远,一路上被当枪使。

    樊队长将枪对准宁乐,今天他要为郑烨报仇。

    宁乐哪儿那么容易被人杀掉,樊队长开枪的瞬间,烟雾在地面炸开,枪声密集,却并没有打中目标。

    “啊——”

    惨叫从荒草中响起。

    樊队长立即追过去。

    却见少女将宁乐摔在地上,轻而易举反手夺过枪,抵在她脑门。

    宁乐满目赤红,声音尖锐的怒吼,“叶秒,我要杀了你。”

    “哎哎,别激动啊,想杀我你也想杀不了我。”明殊语气极其欠扁。

    “你有本事放开我!!”

    明殊叹气,每个人被抓的傻子都会来这么一句,就不能换句台词。

    朕好不容易抓着,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放开。

    天真。

    “我就不放。”你打我啊!

    宁乐气得满脸通红,憋了一会儿,她突然怒吼,“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

    今天的计划天衣无缝,她怎么会知道?

    “我不知道。”明殊微笑,“我就逃个婚,谁知道遇上这么一出好戏。”

    事实证明逃婚很有必要。

    宁乐噎得说不出话,千算万算没算到明殊逃婚。

    更没算到……她能逼退丧尸大军。

    “要杀要剐,来吧。”宁乐心一横,也不挣扎。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明殊轻声道:“我向来讲道理,不杀人。”

    宁乐瞪圆眼,以为明殊有其它目的,“你想怎么样?”

    明殊偏头看向不远处的樊队长,“樊队长,你不是想报仇吗?”

    宁乐眼底恨意迸射而出,她就这么藐视自己?

    【仇恨值已满。】

    明殊眸子眯起月牙,终于满了。

    走走走吃零食压惊。

    樊队长也不矫情,直接上前,“你愿意让我报仇?”

    “愿意啊”明殊将宁乐交给樊队长,“好好报仇,我回去了。”

    “……”还真是说走就走。

    樊队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女孩子,之前的事,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对不起。”

    樊队长的声音远远传来。

    明殊背着挥挥手,步履轻快的往基地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