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122章 公主镇国(28)

    明殊直奔荣华公主寝殿。

    “你来这里干嘛?”慕淮很不解。

    “揍人。”明殊拽着旁边的东西开始爬墙,这段时间都没见荣华公主,拉不到仇恨值,她能怎么办?

    “你和她多大仇?”走之前还要揍她一顿。

    “没仇。”

    “没仇你费这个劲?”慕淮不信。

    “为了吃。”

    “……”

    吃和荣华公主有啥关系?

    慕淮见明殊爬得费劲,飞身而上,落在宫墙上,朝着她伸出手。

    明殊借着月色瞅他。

    慕淮解释,“我们时间不多,天亮前必须去城门汇合。”

    明殊迟疑着将手伸过去,慕淮轻轻用力,将她拉上去,抱着她落在里面。

    荣华公主的寝殿依然有不少人,慕淮也许是为了节省时间,帮明殊解决了那些人。

    明殊倒也不纠结谁帮忙,直冲荣华公主寝殿。

    “都给本宫滚出去!!”

    荣华公主尖锐的吼声从寝殿中传出,接着就是一群宫女太监被瓷器砸出来。

    “啊啊啊啊!!”荣华公主抱着头大叫,披头散发,形如泼妇。

    明殊翻窗进去,荣华公主也许是听到声音,很没形象的怒吼一声,“我不是让你们滚出去,听不懂本宫的话还是怎么的?”

    吼完荣华公主察觉不对。

    声音传来的方向不对。

    她迅速转身看向窗户。

    明殊站在窗户边,盈盈浅浅的笑着,浑身都透着人畜无害温和气息。

    就是这个样子。

    荣华公主脑中的景象和上次明殊出现时的景象重叠。

    “你怎么在这里?你别过来。”荣华公主也不知是害怕还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后退。脸上泪痕犹在,颇为狼狈,“沈瓷,我恨你,你凭什么当镇国公主,你凭什么?”

    凭什么?

    这件事沈瓷说了不算,她说了也不算。

    因为这个头衔是他们加在这具身体上的。

    谁问过沈瓷的意愿?

    谁关心过她想的是什么?

    明殊眸子弯成月牙,灵动的声音缓缓响起,“恨我就对了。”

    不恨朕那才难办了。

    明殊朝着荣华公主过去。

    “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这是我的寝宫,你别过来。”

    明殊捏捏手腕,“上次我能揍你,这次自然也可以,你放心的叫,有人来算你赢。”

    明殊的话勾起荣华公主上次不太美好的回忆,脸色苍白如纸。

    -

    荣华公主狼狈的趴在地上,眼泪鼻涕流了一地,声音嘶哑,“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要是你不先针对我,我怎么会针对你?”她不凑上来,系统怎么会发布消息,怪朕咯?

    “皇叔……皇叔救我。”荣华公主忽然像看到救星一般,眸子里都闪着光。

    明殊回头,慕淮不知何时站在窗边,正冷眼瞧着里面。

    “好了吗?”他问。

    “嗯……等会。”明殊答。

    “皇叔……”荣华公主犹如雷劈,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淮,“你……”

    和这个女人是一起的?

    为什么?

    明殊就奇怪了,她都这么揍了,怎么这荣华公主的仇恨值就是不满?

    难不成还要揍一顿?

    就在明殊考虑要不要在揍一顿的时候,和谐号突然蹦出来提醒仇恨值已满。

    明殊瞅瞅地上满心绝望的荣华公主,又瞅瞅窗外冷漠脸的慕淮,忍不住一阵黑线,临界值的点在这里。

    “走走走走。”仇恨值一满,明殊立即撤退,不耽搁一分一秒。

    赶下场!

    “沈瓷,你不得好死!!”

    荣华公主狠毒的声音从明殊身后响起。

    明殊扭头,嘴角勾勒出浅浅的弧度,“哦。”

    荣华公主气得扭曲,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殊和慕淮离开,从始至终,慕淮就没正眼看过她。

    为什么……

    为什么!!!

    -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慕淮看着程府的大门,内心狂飙MMP,他想问候她祖宗十八代了。

    “看看程锦云。”明殊道。

    慕淮忍不住讽刺,“呵……镇国公主忘了,程锦云可是有武功,你这么进去,还没靠近她,就会被发现。”

    “也是……”程锦云莫名其妙的有了武功,怎么朕就没这好的运气呢?明殊惆怅的问慕淮,“皇叔啊,如何能快速成为高手?”

    慕淮仗着身高,睨着明殊,“找一个很厉害的人,让他把所有功力都传给你。”

    “这么简单?”

    “简单?”慕淮冷嗤,“这个办法可以让普通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高手,但活不过两年。”

    有点武功底子的人还好,只要能将这些功力化为己用,活蹦乱跳不是问题。可没有武功底子的人,一般都活不过两年。

    一个篮子本来只能装一斤水果,可你非得装两斤,那个篮子最后只能被撑坏。

    普通人突然得到强大的功力,就像那个只能装一斤水果的篮子。

    明殊摸着下巴深思。

    “你别有这种不劳而获的念头,就算你愿意只活两年,也没人愿意就这么把毕生所学传给你。”慕淮以为明殊在琢磨这件事,忍不住出声警告。

    明殊压根没听,她幽幽的道:“我去放把火。”

    “嗯。”

    等等。

    放火干嘛??

    说放火那就放火。

    明殊将程锦云的房间给烧了,还给程锦云留下纸条,就怕她不知道是自己干的。

    妥妥的挑衅有木有?

    妥妥的找死有木有?

    明殊不断地刷新慕淮的三观,他真的是太小看这个会搞事的女人。

    现在把她还给神天祠还来不来得及。

    慕淮深呼吸好几口气才没扔下她自己走。

    “天快亮了,该走了。”慕淮说出今晚已经说过许多遍遍的台词。

    “走吧。”

    “我们再不走……”慕淮都已经准备好劝说台词,然而他没想到明殊这次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明殊都答应下来,慕淮可不敢耽搁,赶紧带着她去城门和叶丛等人汇合。

    慕淮回京带的人不多,东西也少,不过因为要多带一个人,所以增加了一辆马车。

    天边泛起鱼肚白,沉重的城门缓慢打开,发出的声音仿佛都带着历史悠久的味道。

    慕淮等人第一时间出城,直奔边关。

    明殊趴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看着渐渐变小的巍峨城楼,这座被武商王朝占领几百年的皇城,似乎开始坍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