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第121章 公主镇国(27)

    再次见到集市,明殊开心得恨不得上天,分分钟立下新目标,吃遍全城。

    慕淮负手跟在明殊后面,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她这样子很熟悉……

    但他如何都想不起来。

    难道是以前哪个位面遇见过类似的人?

    嗯……应该是这样。

    慕淮此刻真正见识到明殊的战斗力,别看她吃东西挺斯文,细嚼慢咽好像没吃多少东西,可她吃得并不少。

    “现在该告诉我的,是谁干的了吧?”慕淮拽住还想去前面的明殊。

    明殊砸吧下嘴,“程锦云咯。”

    和程锦绣有这么大仇又方便作案不被发现的,除了重生回来的拥有主角光环的程锦云还能有谁?

    “她?”慕淮疑惑,“我和她没有交集……”

    “皇叔,不要想太多啊。”明殊抽回自己的胳膊,过来人似的拍拍他肩膀,“人家就想教训一下程锦绣,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女人都这么歹毒?”慕淮嘀咕一声。

    果然远离女人是正确的选择。

    明殊扭头看慕淮。

    慕淮正经脸,拒不承认刚才自己嘀咕的话。

    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这么帅的是不是?

    明殊清澈的眼底带着盈盈浅浅的笑意,并不带压迫,可她就那么盯着你,反而更让人心底发毛。

    “我请你吃馄饨。”被明殊盯着不自在,慕淮先败下阵,余光扫到前面的摊子,立即出声转移话题。

    “走。”

    “呼……”慕淮暗自松口气,好像get到一个新技能。

    混沌摊的生意很好,慕淮以他身份尊贵为由不和人拼桌,两人等半天才等到空位。

    馄饨一上来,明殊火急火燎的一口一个,不过刚出锅的馄饨太烫,明殊烫得不轻却不愿意吐出来。

    模样甚是可笑。

    又有点可爱。

    慕淮伸手扶额,挡住自己脸上忍不住的笑意。

    是不是为了吃,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明殊很快解决完自己那碗馄饨,慕淮的动都没动一下,他将自己的推过去,“吃吧。”

    明殊瞅他一眼,那摇摆不定的小模样,又惹得慕淮一阵无语……

    慕淮岔开注意力,“如果有机会,你能离开这里,你愿意吗?”

    “我想离开随时都可以。”明殊满满的自信。

    “你连宫门都出不去。”慕淮毫不留情的拆台。

    “那是我不想和他们动手。”跟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消耗血条,多浪费,节约可是传统美德。

    慕淮:“……”比老子还能吹。

    明殊吃完混沌,还意犹未尽的盯着人家的锅。慕淮付完账,拽着她就走,“天黑了,送你回去。”

    “还这么早……”

    “你要是有个好歹,我淮王府除非不要了。”

    “诶,那个……”

    别拽朕,朕还能吃。

    -

    程锦绣第二天就被程家送走,这么大的丑闻,谁敢将她留在府中让人看笑话。

    自然这桩婚事也就不了了之。

    慕淮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但皇帝以太子大婚将近强行留下他,慕淮还没想好怎么拒绝,太子那边就闹着要退婚。

    太子的理由很奇葩,却无人敢反驳。

    因为他说做梦梦到先皇,先皇说他不能娶妃,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太子一个傻子,这么多年都没被废除,自然也有依仗。

    他后面还有一个外家支持,而皇帝不敢轻易动这个外家。

    当然其中还有一些隐秘,不过谁也不清楚细节,总之太子就是没被废除。

    太子闹着要退婚,皇帝似乎不想让程家得宠的大小姐嫁给他,便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解除婚约。

    程锦云哪儿料到这么一波操作,整个人都懵了。

    难道就因为她不是程锦绣,所以太子要拒婚吗?即便程锦绣已经被送走,前世发生的一切,她还改变不了吗?

    太子解除婚约就失踪了。

    是的失踪了。

    没人知道太子去了什么地方,就连皇帝都不知道。但是皇帝意外紧张,让人四处寻太子的踪迹。

    程锦云没了未来太子妃的头衔,她现在连进宫都难,更别说做别的事。

    太子失踪前,唯一联系的人,便是明殊。

    他留下一封信,大意总结下来还是一句话——保护沈瓷的身体。

    总感觉太子再下一盘很大的棋。

    太子的失踪,似乎让整个皇城都戒备起来,透着一股子的古怪。

    “小瓷,你收拾东西,和淮王离开皇宫。”祠主大半夜带着几个人闯进明殊房间,不由分说就让明殊离开。

    后面的人直接收拾房间的东西,明殊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出什么事了?”

    祠主示意明殊去另一边说。

    他似长辈一般的揉揉明殊的脑袋,语重深长,“小瓷,以后当个普通人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回来了。神天祠从此以后,和你再无瓜葛。”

    “出什么事了?”明殊微微皱眉。

    祠主摇头,“和你没关系。我养你这么多年,早就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答应我,不要再回来了。”

    “我……”什么情况啊?

    男主没了,全世界都特么疯了吗?

    “祠主,时间差不多了。”慕淮拎着灯笼,立在走廊之下,颀长的影子在他身后拖得老长。

    祠主拍拍明殊的肩,带着她往慕淮那边走,“小瓷就拜托淮王。”

    “公平交易。”慕淮依然是那张冷脸。

    祠主了悟一般的从旁人手中接过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副画,“神天祠保管这幅画多年,淮王答应我的可要做到,不能让此画落在旁人之手。”

    这是他最初和慕淮谈的条件,不过那个时候慕淮没有答应。

    “四海升平已经毁了,这画的用处不大,祠主宽心。”

    “不是,你们背着我做了什么交易?卖人还顺便送画?”这是亏本买卖啊。

    你们问过朕的意见了吗?!

    “小瓷,走吧,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你不该一辈子都困在这里,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哎……”

    也许是怕自己看着明殊离开伤心,祠主先转身,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夜色中。

    知棋站在远处,神色不明的看着这边,最后也是扭身退进黑暗里。

    明殊转头看慕淮,微微一笑,“皇叔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吗?”

    为什么突然要朕离开?

    慕淮之前问过她,如果有机会离开,她愿不愿意。那就证明,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城,我可以告诉你。”

    “我不走。”朕还有仇恨值没拉完。

    明殊想了想,突然往神天祠外走,慕淮以为她想通了,吩咐其他人先将她的行礼送走,天亮城门汇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