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20章 公主镇国(26)

    “这事皇叔也知道,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一样,你要想去告诉陛下,就去说吧,我不介意。”

    被一个人知道秘密是把柄,但被几个人知道的秘密那便不是把柄,说不定会变成炸弹。

    程锦云心头一跳,淮王也知道?

    他为什么会知道?是和她一起的,还是……

    不管淮王怎么知道的,她现在都面临两个问题。

    如果她和淮王不是一伙,她也成功的去告诉陛下,以此刻她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一定会抖出淮王,陛下就会怀疑淮王当时也在宫中,淮王势必会给自己记上一笔,得罪淮王,对她没好处。

    如果她和淮王是一伙的,她可能连陛下的面都见不到,同样也是得罪淮王。

    当然这完全是程锦云想多了,明殊想告诉她的其实很简单——多少人知道都无所谓,朕无所畏惧。

    “说完了?”明殊瞅着程锦云没什么话说,开始赶人,“别挡着我阳光,麻烦让让。”

    程锦云:“……”重生回来这么久,她第一次有种想将面前狠狠打一个人的冲动。

    到底是谁给她这么大的自信和勇气。

    -

    程锦云离开那边,越想心底越火大。前世她那么憋屈,凭什么她重生一世,还要这么憋屈。

    如果老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还活成上辈子那样,那她重生一次干嘛的?

    不……

    她不能这样活着,她要成为最后的赢家,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程锦云心底坚定,转身往回走。

    明殊一个人坐在那边,知棋不见踪影,程锦云隐在一颗大树后,指甲死死的抓着树干。

    片刻后,她放下手,暗自运功,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太子突然冲出来,直奔明殊过去,也正好挡住她的视线。

    程锦云赶紧收敛。

    太子背对着她,将明殊挡得严严实实,她凝神听他们讲话,然而只是太子傻乎乎的自言自语,没什么有用信息。

    程锦云脑中浮起一些细节,太子似乎很喜欢那个女人。

    不是很喜欢。

    太子就是喜欢她。

    程锦云拽着旁边的树叶,没控制好力道,哗啦一声。她赶紧闪身离开,直到离那边很远,她才停下。

    太子是她最好的选择,她不能让太子喜欢沈瓷。

    程锦云回到程府,还没进门就见一箱一箱的大红箱子往府中搬。

    “这是做什么?”程锦云拉住一个下人。

    “大小姐,这是陛下赐给二小姐的。”下人赶紧回答。

    程锦云眉头一皱,“为何?”

    “今日早朝,陛下已经下旨将二小姐许配给淮王殿下做淮王妃。”

    “什么?”程锦云没想到自己和太子的婚期还没到,程锦绣竟然要嫁给淮王了。

    淮王……

    程锦云满心郁闷的回到房间,她可不能看着程锦绣就这么嫁人,上辈子她过得那么凄惨,程锦绣必须也尝尝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锦云。”

    突来的声音程锦云吓一跳,但她很快便喜上眉梢,转身看向屏风后,“师父,您怎么来了?”

    “你这么久都还没进展,我来看看你。”屏风后转出一个老者。

    程锦云赶道:“师父不必担心,您将毕生所学传给我,我一定会完成师父嘱托。不过近来发生的事您也知道,神天祠那边一直戒严着。”

    “你记得就好。”老者点头,眼底凶光一闪而过,“老夫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在乎这一时,你一切小心。”

    程锦云低头称是。

    老者又嘱咐程锦云两句,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的离开。

    -

    程家二小姐一丝不挂的被人扔在程家大门前,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不过一顿早餐的功夫便传遍全城。

    昨日皇帝才下了旨,今日程家二小姐就被人玷污清白,这简直就是打皇帝的脸。

    慕淮在早朝上被莫名其妙的骂一顿,导致慕淮心情也很不好,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下朝后,慕淮一个人出宫。

    “皇叔,你这招够狠的啊!”

    慕淮转头便见明殊倚着宫墙,嘴角含笑,清澈的眸子映着红墙绿瓦,繁琐的宫装被她随意的扎了起来,露出白皙的胳膊,一看就是不知道去哪儿弄了吃的。

    然而就是这么一副形象,偏偏多了几分生动活泼,不像宫内女子一个模子复刻出来的端庄典雅,毫无生气。

    知棋垂首立在旁边,忐忑又紧张的模样。

    “不是我做的。”慕淮收回视线,声音略沉。

    明殊放下袖子,轻声道:“想来也是,皇叔不像这种不拘一格的人。”

    “你信我?”这下倒轮到慕淮诧异了,那朝堂上,可没多少人相信不是他干的。

    因为他在朝堂上拒婚过,所以那些个大臣都觉得是他为了拒婚,才做出这种事。

    “长了脑子的人都能分析出来。”明殊哼笑。

    即便是被赐婚,想要拒婚有很多种办法,何必用这种得罪人又落不到好的方法?

    淮王可不像个傻子。

    慕淮突然觉得自己可以考虑考虑祠主的条件。

    她有时候其实也挺可爱的。

    啊呸!

    老子在瞎想什么。

    慕淮赶紧甩掉脑中奇怪的念头。

    “皇叔啊,我要是告诉你是谁干的,你帮我一个忙呗。”明殊的笑容蓦地变得刺眼起来。

    慕淮心生警觉,第一反应不是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谁干的,而是——

    “什么忙?”

    呵呵,果然可爱什么的都是有预谋。

    “小忙。”

    “你先说。”

    “皇叔,做人大气一点嘛!”

    淮王冷着一张脸装高冷,内心戏却非常丰富。

    抱歉哦,老子大气不来。

    明殊咳嗽一声,“带我出宫。”

    “就这事?”

    “很简单对不对?”明殊眯着眼笑。

    奶奶滴腿,祠主在各个地方都安排了人,只要她有出宫的意图,立即就会被人拦下。

    小兽?

    小兽只有一只,她又不能掰成两半去引开那些人。

    朕能怎么办?

    朕也很绝望啊!!

    慕淮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几眼,板着脸问:“你出宫干什么?”

    上次的经历,他一点也不想再来一次。

    “吃东西。”

    “宫里还不够你吃?”

    明殊诚实的摇头。

    不够啊不够啊!

    宫里的食物精致是精致,但是那分量……一言难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