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119章 公主镇国(25)

    明殊烧了画,皇帝震怒,加上之前明殊以下犯上的行为,皇帝要追究责任。

    祠主不知和皇帝达成什么交易,最终这件事不了了之。

    明殊被关禁闭三天后放出,重见食物的感觉无比美好。

    然而她并没有美好几秒钟,祠主一改往常慈祥的样子,板着脸走过来,“你们先下去。”

    知棋等人有些畏惧的福了福身,快速离开,将场地留给明殊和祠主。

    “正好祠主,我有事和您说。”

    明殊先出声,祠主只要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什么事?”

    “在里面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画面。”明殊将自己在小黑屋里预言到的东西告诉祠主。

    祠主用一种略复杂的眼神瞅了她好几眼。

    她如果不是沈瓷,为什么会预言?

    预言术不是人人都会,武商王朝人口无数,可也只出了一个沈瓷……

    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小瓷才变得这么难以捉摸?

    祠主将之前打算问明殊的问题压下去,道:“除了这些,还有吗?”

    明殊摇头,“只有这么多。”

    祠主沉思片刻,“那你觉得这是何意?”

    “……”我要知道还问你干嘛?明殊抿唇,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有战乱。”

    那场景,最容易解释的就是战乱。

    祠主不置可否,也不知道是认同明殊说的,还是不认同。

    他瞅一眼明殊,心底叹口气,道:“如果还有什么预示,第一时间告诉我。”

    有时候预言并不是一次就预言完,也许会有好几次。

    “好的。”

    “啊对了。”明殊想起一件比较重要的事,“神天祠恐怕有内奸,上次步摇的事,祠主可得好好查查。”

    祠主眸色一沉,“我知道了。”

    祠主满腹心事的离开,明殊支撑下巴叹气。

    总感觉祠主刚才听到她说预言的时候,表现的得有些奇怪。

    -

    戚鸿卫消失得无影无踪,皇帝没抓到人,怒斥一群废物后,也没什么进展。

    这两件事告一段落,慕淮物色王妃的事又被提上议程。明殊听人议论,整天朝堂上,都是大臣们互捧隔壁的千金这里好那里好,但就是不说自家闺女。

    他们都知道这被嫁过去,有可能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皇帝听得烦了,便点名程家二小姐,也就是程锦绣这个正经女主。

    程锦绣是庶出,又不受宠,但程家也是把她当做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如今莫名其妙被皇帝钦点为淮王妃,程家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慕淮如今身份地位是有,可皇帝忌惮他,谁知道皇帝什么时候就要下手铲除他?伴君如伴虎,走错一步都不行。

    人人都怀揣心思的情况下,也只有明殊一个人为了吃发愁。

    宫里不是你想吃就吃,每个宫的膳食都有配比。为了保证食材新鲜,所以御膳房一般都只多备两份,根本就没有多的。

    而且她现在还不能随便出宫。

    你说气不气?

    “公主,这鱼能吃吗?”知棋瞅着明殊捞上来的鱼,一脸的怀疑,“公主这可是御花园的鱼,我们这么抓上来吃,被人看到怎么办?

    “放心,出事我自己杠,去升火。”

    “公主……”

    明殊瞅着知棋笑,知棋顿时就从心的去升火。

    虽然公主笑得很温柔,可她总觉得头皮发麻,有种不按她说的做,自己就会被沉进湖里去的错觉。

    皇帝那边每天的消息是这样的——

    镇国公主又在捞御花园的鱼。

    镇国公主又在摘桃子。

    镇国公主把御花园的花给掐去做鲜花饼。

    镇国公主又在御花园掐花。

    镇国公主……

    皇帝气得头顶冒烟,她就不能放过御花园?

    好好的一个御花园她给掐得乱七八糟!!

    “公主有人来了。”知棋指着旁边的小道。

    程锦云一个人从那边过来,她似乎也看到明殊,视线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往明殊这边过来。

    她在明殊一米远的地方站定,语气并不带任何敬语的直入主题,“我有话和你说。”

    明殊给鱼翻个面,“你说呗。”

    程锦云看向旁边紧张兮兮的知棋,“和你一个人说。”

    明殊随意道:“那你别把她当人。”

    知棋:“……”那把我当什么?

    明殊拍拍她脑袋,眉目带笑,“当仙女。”

    知棋:“……”心脏突然有种砰砰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程锦云此时大概有点无语,这个镇国公主还真是让人意外。

    她看看有点不在状态的知棋,深呼吸一口气,“上次的事,希望镇国公主替我保密。”

    她现在还不能暴露,这些日子挺担心她将事情说出去,今天好不容易进宫,必须和她谈妥。

    “什么事?”明殊无辜的反问,好像真的不知道什么事一般。

    “镇国公主没必要明知故问。”她明明就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

    明殊恍然,“哦,皇叔也知道啊,你能封我的口,你怎么封他的口?”

    “这就不劳镇国公主操心,只希望你能帮我保密就好。”

    也许是因为她是重生回来的,带着一种迷之优越感和自信心,让她说话的底气很足,仿佛她说的话,别人就一定会照着做一般。

    “我为什么要替你保密,你手上有我把柄?”明殊挑眉轻笑,“如果没有,程小姐这求人的态度可让我大开眼见,你以为自己是天仙吗?”

    你希望朕替你保密,朕就得替你保密?

    朕又不暗恋你。

    程锦云并不恼,“那如果我有呢?”

    没有一点把握,她也不会贸然前来找她谈判。

    “哦,是什么呀,说来听听,看能不能吓到我,吓到了就帮你保密怎么样?”

    对面的小姑娘笑容浅浅,好像任何事都不足以让她改变脸上的笑容,也无法分辨出她真实的情绪。

    程锦云美眸微微眯起,“镇国公主当真要我说?”

    “说呗。”

    她看一眼旁边已经回过神,不过脸色微红的知棋,她都不怕,她什么。

    “几天前的晚上,镇国公主和绑架荣华公主的刺客在一起,不知道这件事若是被陛下知道,你会如何?”

    “就这事?”

    程锦云:“……”什么叫就这事?这事还不够大吗?勾结刺客绑架荣华公主这事小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