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118章 公主镇国(24)

    慕淮在旁边的僻静巷子看到人。

    幽静小巷,小姑娘安静的立于树下,满目虔诚的凝视隐在绿叶间的诱人果子。

    小巷尽头吹来凉风,拂过小姑娘的裙角,恍如即将乘风归去的仙子。

    沙沙沙——

    树叶晃动。

    空气中仿佛都飘满了果香。

    慕淮发现她其实很好看。

    安静的时候。

    给人一种宁静致远,温柔缱绻的感觉。

    但一想到她说话那个气人的样子,慕淮什么心思都没了。

    嗯……那果子能吃吗?

    明殊兜着果子从巷子出来,见慕淮站在这里,微微吃惊,并护紧果子,“皇叔,您怎么还没走。”

    慕淮一言不发的转身。

    明殊:“……”干什么啊?

    哪根筋没搭对?

    慕淮走得不快,似乎故意等着明殊,淮王府和皇宫是两个方向,慕淮却有意送明殊回去一般。

    直到看到皇宫巍峨的轮廓,他慢慢的停下步伐,背对着明殊道:“没事不要出宫来。”

    明殊有点莫名其妙。

    这位便宜皇叔今天很反常啊。

    不会是因为自己烧了画,他给气出毛病来了吧?

    “皇叔,你今天是不是受刺激了?要不要……诶,皇叔别走啊。”

    明殊话还没说话,慕淮先一步离开,他怕自己一会儿听到什么不中听的,又想掐死她。

    明殊挠挠头,瞅瞅兜着的果子,立即眉开眼笑,将慕淮扔到脑后。

    明殊回神天祠被祠主好一顿臭骂,明殊那无所谓的样子,气得祠主直接关她禁闭。

    明殊面对小黑屋,郁闷不已。那画是皇帝赐给她对不对?那就是她的对不对?她是烧是撕是送人,她自己还不能做个决定了?

    “没我允许,谁也不许放她出来。”祠主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接着就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好一会儿知棋的声音才透过门响起,“公主……您没事吧?”

    “知棋啊,这里好黑,你给我弄点吃的来压压惊呗。”

    “……”黑和吃的有什么关系吗?知棋为难,“公主,祠主说了,不能给你送吃的。”

    “你偷偷送,我不告诉别人。”

    知棋还没回答,就被人打断,“知棋,祠主叫你,这里交给我看着。”

    “啊,可是……”

    “快去吧,祠主等着你呢。”

    知棋和外面的人纠缠一会儿,但效果不佳,知棋只能愧疚的让明殊好好反省,她会求祠主赶紧将她放出来。

    明殊生无可恋的趴在门上,等她被放出去,早就饿死了。

    “公主,祠主关你禁闭也是为了让您避避风头,陛下那边正大发雷霆。您暂且委屈一下,等风头过了,祠主就会放您出来的。”

    老狐狸真难伺候。

    小黑屋里只有开得非常高的一个小窗户,明殊压根够不着,更别说她现在还不会七十二变,飞不出去。

    明殊盘腿坐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光线越来越暗。

    小黑屋里更暗了。

    明殊摸着饿瘪的肚子,好饿啊。

    她双手合十,会有人给朕送吃的来,会有人给朕送吃的来,会有人给朕送吃的来。

    咔。

    有人从小窗户往里面扔了石头,砸在明殊面前的地板上。

    明殊眨眼,现在预言都这么快了?

    “你在里面吗?”刻意压低声音自小窗户外面响起。

    太子?

    他怎么来了……

    明殊靠近小窗户那边,“太子有事?”

    外面一阵奇怪的动静,接着明殊就见小窗户门口出现一道黑影,太子的声音清晰不少,“我不是让你好生保护这具身体,你今天跑去干什么了?出什么事谁负责?”

    明殊:“……”大半夜的爬墙教育朕,这太子怕是有毒。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但你不能让她的身体有一点损伤,这身体不是你的。”

    “太子现在有个很严峻的问题。”明殊打断慕泽。

    “你受伤了?”外面的人顿时紧张起来,“伤到哪里了?严重不严重?”

    “我饿了。”

    “……”

    一阵诡异的沉默,慕泽扔下一句等着,然后快速消失。

    慕泽好一会儿才回来,从小窗户一样一样的递东西。因为明殊够不着,他又找来一个篮子,将东西放进篮子里,拿绳子吊着放进来。

    递完东西,慕泽突然道:“我对你这么好,不是为你,是为了阿瓷,你别误会。”

    明殊腹诽,我也没自作多情的以为你是为了朕啊!

    朕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自作多情的人。

    “今天的事,我都知道了,那幅画……你真的烧了?”慕泽似乎靠着外面的墙,声音比刚才飘远了一些。

    “你不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我想确认一下。”慕泽道:“你胆子也挺大,那幅画各方人马都盯着,你说烧就烧。”

    “不然我现在也不会被关在这里,连饭都没得吃啊。”

    “……”

    明殊解决食物,慕泽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良久都没讲话。

    “有人来了,我先走了。”慕泽突然道:“记住我的话,保护好阿瓷的身体,不然我跟你没完。”

    月光再次从小窗户洒进来,外面巡逻的人四处查看,没发现异常后离开,整个世界都恢复宁静。

    -

    滴答。

    水滴落在水面,涟漪扩散,水面的倒影开始波动扭曲,仿佛水中的那个世界即将土崩瓦解。

    血。

    厮杀。

    尸体。

    交错着形成一幅悲壮的景象。

    山河似乎都被染成血红色,这个天地间,除了红色,再寻不见其他的颜色。

    明殊猛地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气。

    脑中挥之不去的是那副诡异的景象。

    那是什么?

    明殊试着坐起来,可她发现自己四肢无力,连动一下都困难。像从没跑过马拉松的人一口气跑了五公里一样难受。

    明殊灵光一闪。

    预言。

    那才是真正的预言……

    可那是什么意思?她看到的仅仅是一副很模糊的画面,没有看到任何具有代表性的东西。

    原主是如何解读这些并不具备什么代表性的画面的?

    明殊努力回想原主的思维,然而她即便能很快继承原主的技能,却无法同步原主的思维模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