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117章 公主镇国(23)

    “淮王不如和我联手,这天下以后我们平起平坐如何?”戚鸿卫提出诱人的条件。

    “没兴趣。”一山还不容二虎,这话也就骗骗那些智商不在线的傻帽,老子看上去有那么好骗吗?

    “淮王今天是打定主意要与我为敌?”

    “你们谈完没有。”明殊继续冒头,“不如坐下来边吃边谈。”

    瞎哔哔个没完没了的,朕都饿死了。

    淮王头疼的将明殊摁回去。

    明殊这次不乐意了,你摁朕一次就算了,朕大度不和你计较。还摁朕两次,摁上瘾了是不是!!

    明殊一巴掌扇在慕淮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轻响。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明殊使了不小的劲,慕淮手背都红了一片。慕淮胸口很大力的起伏两下,五指弯曲着往明殊脖子那边凑。

    忍住!

    不能掐死她。

    慕淮右手握住左手,放回身前,“今天本王一定要带她走。”

    “那就要看淮王殿下有没有那个本事。”戚鸿卫亮出武器,“早就听闻淮王殿下武功了得,今日正好切磋一二。”

    慕淮不是很想打架,他怕自己帅气的英姿被人嫉妒,但是不打又走不掉。

    权衡之下,慕淮觉得只能牺牲一下自己。

    罪魁祸首还是那个蛇精病女人,把画交给他就好了,竟然敢烧画。也就他这么好脾气,遇见戚鸿卫和皇帝,还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最可气的是她竟然一点都不感谢自己。

    好气哦。

    凭什么老子要为她打架,她在一边——吃啊!

    慕淮内心各种的MMP,但面上维持着高冷形象,和戚鸿卫一对一的开打。

    戚鸿卫的武功路子偏霸道,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凌厉的气势,攻击迅猛而有力,几乎不给人余留反击的机会。

    但慕淮的招式有点凌乱,像是多种武功融合在一起后不伦不类的招数,虽说看得有点懵逼,但正好克制戚鸿卫。

    两人你来我往的,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明殊惆怅的撑着下巴,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去了?

    朕的晚饭还没着落呢!

    吃什么好呢?

    红烧肘子,清蒸排骨……

    -

    酒楼里人满为患,明殊点了一桌子菜,一边听着隔壁桌精彩的演讲,一边吃得不亦乐乎。

    “这镇国公主啊,说时迟那时快,一把火烧了那幅画,所有人都看呆了。”

    “那副画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么多人大费周章的去抢?”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那幅画是莫白升的《四海升平》,这可是名画。”

    “名画也不能让这么多人去抢吧?”有人质疑,“你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

    文人墨士那么多,名画也不少,比莫白升出名的大有人在。

    “嘿,我忽悠你干嘛……”

    “那镇国公主当真把画烧了?”

    “这还能有假。”

    “厉害啊,这气魄不愧是镇国公主。”

    明殊正听别人夸自己听得起劲,面前忽的一暗,她咬着肘子,偏头看一眼,砸吧下嘴,“打完了?”

    慕淮浑身冒着冷气,自她旁边坐下,冷哼着道:“镇国公主溜得挺快。”

    他和戚鸿卫干完架,一回头人影都没了。

    所以他们为什么要在那里干架?

    “一顿不吃饿得慌啊。”明殊埋头继续啃肘子,朕也就这点爱好了。

    慕淮很不客气的让小二添碗筷。

    “看什么?”慕淮迎着明殊不太友善的眼神,“本王替你打架,你连顿饭都不请?”

    “我又没让你去打。”明殊把菜往自己身边扒拉,“你要吃自己叫。”

    慕淮:“……”

    慕淮气都气饱了,哪儿还吃得下东西,他盯着吃相不算难看的明殊,沉声道:“你知道你毁掉的那幅画,有什么用吗?”

    “知道太多会被灭口的,你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明殊拒绝。

    “之前胆子不是挺大的?”

    “我胆子特小。”

    “画都敢烧,还敢挑衅戚鸿卫,胆子小?”那个时候她可是一脸的嚣张,哪里表现出胆子小了?忽悠老子呢?

    明殊微微一笑,“出门在外,得稳住啊。”

    慕淮嘴角一抽,他以拳抵住唇角,掩饰住那点不自在。

    他咳嗽一声,也不管明殊之前的拒绝,直接道:“莫白升一共有四副画作最出名,《一叶知秋》《二龙戏珠》《三星高照》《四海升平》,这四副画每一幅都隐藏有地图,拼凑出的地图所指,便是龙脉。”

    明殊笑着哼哼一声。

    “你笑什么?”

    “想笑就笑了,你还管我笑不笑?”

    “你毁掉一副画,无法拼凑完整的地图,戚鸿卫极有可能不会放过你。”戚鸿卫那个人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

    “淮王殿下。”明殊擦了擦手,抬眸望进慕淮的眼睛,“你今天的话很多,吃错药了?”

    慕淮避开明殊的视线,“不止是戚鸿卫,还有皇帝,你自己小心。”

    他起身,垂眸和明殊的视线交汇,“如果有需要,可以来淮王府找本王。”

    慕淮转身离开。

    “突然给我示好,皇叔你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明殊跟着站起来,追上慕淮,语带笑意,“看上我的美貌了还是看上我的才华了?”

    “……”以后谁敢说他最自恋,他一巴掌抽死丫的。

    “随你怎么想。”不想理她。

    明殊缀在慕淮身后,两人一同走出酒楼,大街上人来人往,小摊小贩卖着各种市井小吃,好不热闹。

    明殊一路买买买。

    看得慕淮各种无语,刚才吃了那么多,现在还要吃……猪吗?

    猪都不带这么吃的。

    “镇国公主小心发福。”慕淮实在忍不住想刺明殊一句。

    明殊回眸浅笑,“皇叔啊,皇帝不是让你一个月内找个媳妇,你不找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

    谁怕谁!

    “……”慕淮冷哼一声,“镇国公主要帮本王找一个?”

    “我倒是敢找,皇叔敢要吗?”女孩子的声音轻快灵动,即便是在如此杂闹的市集,都能清晰的落在他耳边,一路滚到心尖上。

    慕淮丝毫不怀疑她弄具尸体给他都是极有可能的。

    “本王……”慕淮环顾身侧,人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