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07章 公主镇国(13)

    “镇国公主,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皇帝看向旁边吃个不停的人,她现在怎么这么爱吃?

    明殊咬着一块桂花糕,唔一声,将糕点吞咽下去,这才道:“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我做的。”

    皇帝顿时皱眉,“镇国公主为何这么做?”

    那语气明显有点不高兴。

    他是皇帝,她无缘无故的欺负他家闺女,这不就是在挑衅他?是因为他昨天和今天的试探给出的反击吗?

    明殊若是知道皇帝心中所想,指不定得笑成什么样。

    她没想那么多好吗?就是单纯的拉个仇恨值,不要随随便便给自己加戏。

    明殊开始瞎扯,“荣华公主近日命犯火,我帮她去去火。”

    皇帝目光一沉,“这样啊,那不知镇国公主可有什么化解之法?”

    “啊?”这下轮到明殊懵了。

    他还真信,朕乱说的啊!

    明殊说的是火气太大,可皇帝理解成会燃烧的那个火,很巧合的是荣华公主宫殿那边前些日子真的失火一次。

    因着神天祠的存在,皇帝是相信风水玄学这种东西。

    而预言者学的东西是神天祠中最全的,会算命看相不奇怪,因此他才这么一问。

    明殊正了正身子,以拳抵唇,“荣华公主每日在湖中泡上一个时辰,七七四十九天即可。”

    “什么?”荣华公主大惊,“父皇你别听她胡说,她根本就是故意羞辱我。”

    在湖中泡上一个时辰,这怎么可能,她肯定是在瞎说,故意整她。

    明殊绞尽脑汁继续瞎掰,“湖水与土接壤,而土和水都能压火。”

    乍一听挺有道理,实际上压根没根据。

    “对了,程小姐最好也和荣华公主一起泡泡。”明殊又十分温和的加一句。

    程锦云:“……”根本弄不明白她是故意针对自己还是因为荣华公主牵连自己。

    话说回来,前世的镇国公主,也是这幅样子吗?

    好像……并不是啊。

    难道因为自己的重生,让其他人也发生了变化吗?

    “送镇国公主回神天祠休息。”皇帝沉默许久后吩咐旁边的李公公。

    “父皇,你真信她说的?”荣华公主不服气,她说的字,她一个都不信。

    皇帝拿眼神压着荣华公主,示意她别乱说话。

    明殊笑着起身,拍了拍衣摆跟着李公公离开,“啊,对了。”

    她忽的转身,将旁边用荷叶包好的莲子一并带走。

    皇帝:“……”

    荣华公主瞪着明殊,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荣华公主,小心眼睛呐,可别瞪出毛病了。”

    “你……”

    明殊微微一笑,捧着莲子慢腾腾的离开。

    “父皇,她明显是在瞎说,根本就不可信。”明殊一走,荣华公主就炸毛了,委屈又愤怒,“您宁愿相信她,也不愿相儿臣吗?”

    “程小姐也先回去休息吧。”皇帝看着程锦云。

    程锦云端庄淑雅的行礼,“臣女告退。”

    皇帝挥退其他人,摇着头招手让荣华公主过来,“荣华啊,你不懂。”

    “父皇,您总是说儿臣不懂,可您从来不和我说,您不跟我说,我怎么会懂?”荣华公主委屈,“您为什么要让着那个沈瓷,今天的事,明显就是她找茬,她欺负我,不也是让您难堪,不将我们皇室放在眼里。”

    皇帝摸着荣华公主的脑袋,沉声道:“神天祠那个地方啊,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沈瓷是神天祠的预言者,她就算……杀了你,父皇也许都无能为力。”

    不是他想让着沈瓷,是他现在根本就没办法。

    他不得不让。

    荣华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帝。

    皇帝叹气,“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吗?”

    荣华公主愣愣的摇头,心跳砰砰的跳个不停。

    近百年没什么大的战事,不需要神天祠显通天本事。而神天祠的人更是低调,偶遇被人呵斥,那些人也只是垂首静立,并不会反驳。

    所以他们这些皇子公主,都觉得那些人不过是依附皇室,因为皇室的存在,他们才有价值。

    从来没想过,神天祠……强大到让她的父皇都这般退让。

    “天下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武商王朝统一太久,底下的那些诸侯将相已经耐不住了,这个时候若是在得罪神天祠,父皇不知道还能不能守住这个皇位。”

    试探归试探,真让皇帝直接得罪明殊,他现在是真不敢。

    “父皇……”荣华公主失声,“没……那么严重吧。”

    “以后别再招惹她了,好好做你的荣华公主,你要记住,她是为我们慕家守的疆土。”

    她是为我们慕家守的疆土。

    -

    “公主您回来了。”

    明殊一踏进神天祠,知棋就迎了出来,不远处还站着抚着自己胡子的笑得慈祥的祠主。

    “陛下没有为难你吧?”祠主慈爱的声音有些担忧。

    “没有。”那老狐狸想为难朕,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啊。

    祠主点点头,“你跟我来,我有事和你说。”

    明殊将莲子交给知棋,微微一笑,“帮我做成莲子汤可以吗?”

    “是,公主。”公主笑得真好看。

    不对,公主哪儿弄来的莲子?

    祠主带着明殊去了神天祠议事厅,关上门,门外还有人守着,搞得神秘兮兮的。

    确定环境安全,祠主才出声,“关于刺杀的事,你知道些什么?”

    明殊拖把椅子坐下,支着下巴,“有个刺客说我挡了什么路。”

    祠主眸光一沉,“还有其它的吗?”

    明殊摇头,她知道的线索也就这么多。

    “我这里查到一些消息。”祠主将一封信推到明殊面前。

    明殊拆开信,面色不变的看完。

    “这些人想干什么?造反吗?”

    祠主沉吟,“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他们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们神天祠。你若真的出事,神天祠必定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出点什么意外,挑拨神天祠和皇室的关系……”

    明殊眉毛扬了扬,“这么说来,我还真的是挡路了,那还真不好意思呢。”

    她的预言能力和神天祠,都是这些人想除掉的东西。

    “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最近这段时间你得小心些。”

    “嗯,我知道了。”明殊往祠主那边凑了凑,笑吟吟的问:“祠主,神天祠是不是已经不需要皇室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