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公主镇国(8)

    荣华公主喝得非常快,不过酒劲上来也快,脸上染上红霞,皇帝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家闺女。

    再观对面的女子,单手执杯,温和含笑,每一杯都喝得不急不缓,仿佛她此时不是在比试,而是在品酒。

    但是众人发现她面前的酒杯空得并不必荣华公主少。

    荣华公主和镇国公主比酒,这在历史上都没发生过,他们今天可是看了一出大戏。

    “咔哒——”

    酒杯和桌面碰撞,发出轻微的响声。

    “拿……笔来!”荣华公主身体有些发软,但意识清晰,被宫女们搀扶着摇摇晃晃站起来,走到展开宣纸的书案前。

    挥毫泼墨,娟秀又不失去大气的字跃于宣纸之上。

    “荣华公主的字真不错啊。”

    “是,不错不错。”

    站在旁边能看见荣华公主写字的大臣们纷纷应和,不约而同的朝着荣华公主围拢过去。

    皇室的子嗣,琴棋书画要求样样精通,就算不精通,也得略懂一二。

    荣华公主的字是所有皇嗣中写得最好,皇帝都曾夸过她。

    所以听到大臣们的议论声,荣华公主挺直胸膛,似乎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荣华公主到底是喝了那么多酒,默写的时候耽搁了一点时间,写完最后一笔,她身子蓦的一软,靠着后面宫女才没跌倒。

    她往明殊那边看去,明殊依然坐在原位喝酒,姿势都没变一下,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她笑什么笑?

    有什么好笑,笑得真难看,和她一样难看。

    荣华公主推开宫女,一摇三晃的走近,她手中握着一杯未喝完的酒,荣华公主喜上眉梢,“你输了。”

    “荣华。”皇帝出声打断她。

    “父皇,她输了!”荣华公主脸上的笑意掩不住,满是兴奋,她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赢的。

    “荣华,镇国公主赢了。”皇帝沉声道:“愿赌服输,别胡闹了。”

    荣华公主笑容僵在脸上,“父皇……你说什么?”她怎么可能赢了,她酒都还没喝完。

    “公主,确实是镇国公主赢了,她比您……先写完。”宫女在荣华公主耳边低语。

    “她酒都没喝完,就算比我先写完又何如?”荣华公主指着桌面上的酒。

    宫女再次低声道:“这是镇国公主写完后倒上的。”

    刚才荣华公主被大臣们围着,挡住了这边,明殊在荣华公主默写的时候,也喝完了酒,起身去默写,而且比荣华公主先默写完。

    那杯酒,是她写完坐下后重新倒上喝的。

    “多谢荣华公主的彩头。”明殊举起酒杯,微微一笑。

    荣华公主不可置信的瞪着明殊,但她并没有大闹,沉默一会儿,扭身跑了。

    “公主……”

    宫女们追着她出去。

    “哎,小孩子,镇国公主别跟她一般计较,这匕首镇国公主收好。”皇帝打圆场,让宫女将匕首给明殊送过去,继续道:“既然都开了头,那诸位爱卿也上来写一写,今天谁写得好,朕有赏。”

    大臣们心底叫苦,他们就是个看戏的,为什么要来给这两个黄毛丫头收场。

    然而心底有再多的不愿,他们也不能表现出来。

    大臣们依次去献字,场面倒是和谐不少。

    “为什么帮我?”

    “嗯?”明殊转头,隔壁的男人坐得笔直,只留给他一张侧颜,明殊看看两侧,问:“皇叔和我说话?”

    淮王不吭声。

    明殊撑着下巴,指尖转着瓷白的酒杯,酒水晃动间似乎折射出了碎光,散进她眸子里,铺成一地柔光,“我只是想让荣华公主恨我而已。”

    淮王微微侧目。

    眉清目秀的女子噙着浅笑,声音恍如涓涓细流,清脆又空灵,却说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话。

    “有仇?”

    “没有呢。”用和谐号的话说,一个游戏里面的人物,和她能有什么仇。

    只不过为了朕的零食,必须拉仇恨值罢了。

    “为何?”淮王许是觉得奇怪,多问一句。

    明殊抿唇轻笑,“皇叔不像多管闲事的人,这和皇叔也没关系,何必知道呢?”

    闻言,淮王一愣,旋即高冷的点头,“嗯。”

    之后便没了动静。

    宴会以诡异的方式结束,皇帝离开后,明殊拍拍裙摆起身,大臣们不敢放肆,恭候着她先走。

    大殿外的空气可比殿内好太多,明殊深呼吸一口气,伸个懒腰,步履轻快的下了台阶,背影欢快得像一只刚出笼的小鸟。

    去找零食吃。

    零食。

    零食。

    “镇国公主留步。”太监小跑着过来,“公主殿下,陛下御书房有请。”

    御书房?这个时候?想干什么?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不合适,明天再宣吧。”明殊语气温柔。

    老狐狸一看就不是善茬,利用她来给淮王难堪,又放任荣华公主和自己比试……

    皇家的人果然个个都是阴谋家。

    大晚上的谁有那个精力去和阴谋家周旋。

    朕要去吃零食。

    诶?

    太监一脸懵逼。

    “镇国公主……”

    明殊挥挥手,上了殿外停着的轿子。

    “……陛下在等您呢。”

    太监懵逼的看着轿子走远,良久才反应过来,他怎么回去交差啊!

    -

    淮王负手站在阴影处,注视着明殊的轿子离开。

    “王爷,今天的事,明显是皇帝故意的。”叶丛站在淮王身边,满脸的愤慨,“若不是有镇国公主这一出,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

    淮王收回视线,“你觉得他会作何想?”

    叶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何意,好一会儿才转过弯,谨慎的回答:“许会认为王爷和镇国公主有私情。”

    “嗯。”晚宴上,不管镇国公主出于何种目的,她都帮自己解了围,这会让那位生性多疑的皇兄生疑。

    “王爷,这也没坏处。”叶丛道:“神天祠那边,他怎么都得顾忌几分。而且……我瞧着镇国公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好相处?

    淮王不知道叶丛怎么会有这个结论。

    在他看来,那个女子,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相反,她那三分笑下面隐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去查她以前的事。”

    “王爷?”

    “她有问题。”

    淮王转身往另一个方向离开,身影似乎和黑暗融为一体,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落在叶丛耳畔。

    “此次回京,不容有任何差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