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公主镇国(5)

    明殊回到皇宫已经是下午,神天祠和皇帝的人都等着她,她一出现就被前拥后簇着送回神天祠。

    神天祠在皇宫最北方,几座极为精致的宫殿连成一片,其中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别有洞天。外面栽种绿竹,绿竹包围圈中,皆是神天祠的地盘。

    “小瓷回来了,没事吧?”明殊一进神天祠,迎面而来就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没事。”明殊摇头。

    这老头是神天祠现任祠主,原主可以说是他一手教养大,说是半个爹都不为过。

    不过因为原主的身份,老头不敢占原主的便宜。

    “没事就好。”老者拍拍明殊的肩,领着她往神天祠里面走,“这次的意外陛下那边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在外面受的苦不会白受。”

    明殊绽开一抹笑,语气轻轻,“让您担心了。”

    老者叹着气,“大家都很担心你。对了,我听说是淮王送你回来的?”

    “嗯,算是吧。”

    “你怎么遇见淮王的?”老者眉头微皱。

    “半路上遇见的。”

    “这件事你别管了,这个情我会想办法给你还,以后别和淮王来往,知道了吗?”老头严肃的叮嘱明殊。

    当今陛下疑心淮王,小瓷和他来往不妥。如果他是陛下的孩子那还好说,可偏偏他是陛下的兄弟,这真要是出什么问题,不好收场。

    而且淮王,怎么就那么凑巧遇见小瓷?

    就当是他阴谋论,让小瓷离淮王远点总归是好的。

    老头又叮嘱明殊两句,让人送她回房休息。

    路过一个大殿的时候,见之前那个小丫头跪在大殿中间,明殊问旁边的人,“她干嘛呢?”

    “回公主,知棋在受罚。”

    知棋丢下自己的主子逃命,虽然是明殊授意,可这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规则,受罚都是轻的。

    明殊点头没有为知棋说话,直到回到房间,她才幽幽的道:“我有些饿,你让知棋去做点的吃的给我送过来。”

    “这……”那人迟疑片刻,“是,奴婢这就去。”

    她心底叹口气,知棋也是命好,跟了这么一个主子,拐弯抹角的让她免罚。

    -

    明殊这边刚换上干净的衣服,皇帝的圣旨就到了。

    身为镇国公主,所有的大礼节都可以免除,只需要垂着头听完圣旨就可以了。

    圣旨的大意是委屈她在外受惊害怕,赏赐各种奇珍异宝以示安抚。

    “公主殿下,陛下明晚宫中设宴,殿下如玉体方便,还请出席。”宣完圣旨,太监又宣口谕。

    晚宴=吃的。

    吃的!!

    明殊立即展颜微笑,“我会去的。”

    太监说几句场面话,弯腰告退,“奴才不打扰殿下休息,这就告退。”

    明殊让人将他们送出去,绕着那几个大箱子转悠,随手打开一个箱子,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也无外乎就是这些。

    最后一个箱子里的东西倒有点不一样,是几幅字画。

    知棋眼眶通红,精神不是很好,可看到箱子里的字画,却突然来了精神。

    “殿下,是莫白升的画。”知棋小心的展开画,“陛下竟然将这幅《四海升平》送给了您。”

    莫白升?

    原主似乎挺喜欢这些字画,而莫白升是原主很喜欢的一个画家,属于武商王朝开朝时期的人,距今已有几百年,书画无数,文人墨士争相追捧的前辈。

    《四海升平》乃莫白升最具代表性画作之一,一直被皇室收藏。

    皇帝将这幅画送过来,可见诚意。

    “把它们挂起来吧。”看着也挺好看的,可惜不能吃。

    “是。”

    知棋指挥人将画挂好,“公主,这些东西……”

    “留下一些,其余的交给祠主处理。”得留点钱买吃的,不然朕哪天饿死了咋办。

    箱子搬出去,房间宽敞不少,明殊躺在美人榻上吃着新出炉的点心。

    “公主。”

    知棋噗通一声跪下,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干什么,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哭。”明殊挥挥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当时是我让你走的,不关你的事。”

    想到那群狼,明殊有点磨牙,为了摆脱它们,她可费劲不少。

    “可是……”她怎么能丢下主子逃命呢?

    “你再哭就回去跪着吧。”

    知棋也是死心眼,抹着眼泪回去跪着,就算公主原谅她,她也没办法原谅自己。

    “……”这死心眼的孩子。

    -

    宫中晚宴有专门的宫殿。

    明殊一摇三晃,在宫宴开始前一刻到达现场。知棋因为昨晚跪太久感冒了,所以她身边没有贴身宫女伺候,其余人只能留在宫殿外,就她一个人进去。

    “公主,公主,您慢点。”

    “皇叔回来了,他在哪里?”娇小的姑娘欢快的往里跑,宫女在后面心惊胆战的叮嘱。

    宫女瞥见明殊站在前面,加快步伐拦住自家公主,小心翼翼的提醒,“公主,镇国公主在呢。”

    此人乃当朝荣华公主,因为原主被封为镇国公主,品阶稍高她一筹,这位一直看不顺眼原主。

    “她在又怎么了,还要本公主给她行礼吗?”荣华公主很是不屑,傲气睨着明殊,“不就是仗着神天祠出来的吗?要不是有神天祠,她算什么。”

    “怎么就没死在外面呢。”荣华公主又不甘心的嘀咕一声。

    明殊唇角微勾,道:“荣华公主都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荣华公主吓一跳,她明明说得那么小声……

    她贝齿轻咬下唇,几秒钟后冷哼一声,从明殊身边小跑过去。

    今天不和她一般见识。

    宫女紧张的给明殊行礼,随后追着荣华公主进去。

    “啪!”

    殿门一声脆响。

    接着就是荣华公主尖锐的怒吼,“你敢打我,给我把他抓起来。”

    殿门跌跌撞撞的跑出一个身影,明黄的衣服甚是灼目。

    他很快就被荣华的人围住,荣华拎着裙摆追出来,气势汹汹的指着他,似乎想骂他,但她眸光一转,见人太多,立即敛了话,“太子哥哥,今天你又没吃药吧?荣华这就送你回去吃药好不好?”

    “不,不,不要。”太子受到惊吓,慌张摆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这便是我们的男主——太子慕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