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公主镇国(4)

    “公主殿下,属下给您赔个不是,王爷最近连夜赶路,身心疲惫,心情不是很好,多有得罪之处,您多包涵。”

    明殊不甚在意的挥挥手,“谢谢你们送我回去啊。”

    她有啥好在意的,人家带不带她回去,那都是人家的事。

    叶丛微微诧异,他还以为她会因为王爷之前的态度大发雷霆呢。

    就算不大发雷霆至少也得说几句气愤的话吧?

    至少他接触的那些公主千金小姐都是这个德行。

    可她一点也不在意就算了,还客客气气的道谢,这可不像一个公主,更何况她的身份还比一般的公主要尊贵得多。

    这神天祠出来的……

    叶丛收敛心思,赶紧道:“这是应该的,不过得委屈殿下,附近找不到马车,殿下骑马没问题吧?”

    “嗯。”

    叶丛赶紧让人牵马过来,扶着明殊上去,“这里离京城还有一顿距离,殿下忍耐一下,属下已经派人去通知陛下,应该很快就有人来接殿下。”

    明殊微微一笑,“嗯,快走吧。”

    回去吃东西。

    好饿啊!

    -

    明殊本以为靠着自己牛逼的技术,骑马完全不成问题,可是没想到这身体受不住,那种缺氧的感觉让明殊很无奈,只能放慢速度。

    明殊走得慢,叶丛几人也只能放慢速度。

    踢踏踢踏——

    急促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叶丛让人戒备,前方的人很快出现,是他们自己的人,叶丛松口气迎上去。

    “出什么事了?”

    “叶侍卫,前方塌方过不去,王爷打算走另一条路。”

    “塌方?”

    “前几天下的那场大雨,应该是那个时候塌方的。”

    就他们说话这会儿,淮王和另外几个人也驾着马出现。

    淮王冷冰冰的瞅一眼坐在马上啃果子的明殊,直接驾马从她身边掠过去。

    “王爷……”您倒是等等属下啊。

    明殊依然若无其事的啃着果子。

    塌方不能走,只能跟着淮王换路,但是换条路就绕远了,本来天黑前能进城,可现在天黑只能在郊外过夜。

    淮王和明殊各自占一边,泾渭分明。

    他们过夜的地方靠近河,叶丛带人抓鱼,明殊蹲在河边,撑着下巴看叶丛抓鱼,可能是这里的鱼比较聪明,叶丛半天都没抓着。

    “你们行不行啊?”朕快饿死了。

    叶丛尴尬,“公主殿下,要不我们去打点野味回来。”

    明殊点头,叶丛赶紧带着人去打野味,本来以为抓鱼容易,谁知道这里的鱼这么难抓。

    巡逻的人分散的很开,叶丛一走,整个营地都显得空旷起来。

    淮王靠着树干,视线不时扫过河边。

    女孩子洗漱后,拎着裙摆下河。片刻后她又退回岸边,歪着脑袋盯着河面,月光清辉落在河面,波光粼粼,女孩忽的双手合十。

    ……淮王镇定的看着一群鱼争先恐后的跳上岸。

    和之前那颗树上的果子同时掉下来一模一样。

    这和他知道的预言可有点偏差。

    预言……是未来必定会发生的事件,预言者只是将未来发生的事,提前说出来,而不是通过预言改变未来发生的事。

    明殊拎着几条鱼回到火堆边,所有的内脏都已经清理干净,她熟练的架到火上烤。

    明殊侧目,扯着唇角笑,“皇叔,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想抢朕的小鱼干吗?

    淮王皱眉,移开视线,冷冰冰的道一声,“衣服穿好。”

    明殊清理了身上脏兮兮的污垢,身上湿漉漉的滴水,刚才还下了河,鞋子都没穿,小巧的玉足裸露在外,被火光照得晶莹剔透。

    古代对这些比较保守,玉足估计不能给别人看。

    明殊拿过鞋子穿上,顺便整理下衣服——继续烤鱼。

    两人没再说过一句话。

    叶丛回来明殊已经吃上了,他家王爷靠着树,目光冰冷又幽深的盯着他。叶丛咽了咽口水,赶紧让人准备食物。

    “公主殿下,您还吃吗?”他都抓不到的鱼,为什么她能抓到?

    还有这烤鱼技术是不是和她的身份有点不搭?你见过哪个被娇生惯养的公主会烤鱼的?

    明殊吐掉鱼刺,笑着摇头。

    叶丛将食物最好的一部分给淮王,其余的才分给其他人,他们吃东西都是囫囵吞枣,填饱肚子算数。

    淮王则吃得斯文许多,细嚼慢咽,姿势优雅贵气。

    明殊戳着火堆,手掌轻托着下巴。

    当今皇帝登基,他的手足死的死,贬的贬,还保留着王爷名号的就只有这位淮王。

    淮王是先皇老来子,年纪最小,当今皇帝登基的时候,他不过还是个孩童,当今皇帝如果连他都不放过,就显得有点残暴。

    皇帝登基后,还是孩童的淮王便自动请命离开京城去边疆历练。

    不求功勋,不求奖赏。

    不过皇帝在他成年的时候,还是赐了封号和封地。

    原主唯一一次见到淮王是国宴上,那一年是武商王朝的百年国宴,淮王不得不回京,还是少年的淮王,和如今的淮王也差不了多远,都是这么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

    原主印象深刻的便是淮王府的标志。

    这也是明殊一眼认出他的原因。

    听神天祠的人说,因为淮王这些年在边疆名声越来越好,皇帝忌惮淮王,这次淮王回京似乎是皇帝授意。

    原主可以接触到更核心的内幕,不过原主对这些事不怎么感兴趣,大多数的信息都是听神天祠的人讨论,无意间记下的。

    淮王……

    只要不妨碍她吃东西和拉仇恨值,一切都好说。

    明殊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

    明殊是被马蹄声惊醒的。

    她睁眼就看到淮王驾马离去,只剩下叶丛带人候在一旁等她。

    明殊薅两下头发,打着哈欠起身往河边走。

    叶丛以为她要洗漱,便没多问,谁知片刻后他就见明殊悠闲的拎着几条鱼回来。

    叶丛无语凝噎。

    “殿下,我们抓紧时间回去吧?”马上就要到京城,就没必要耽搁。

    主要是王爷先回去,他有点不放心。

    “吃了再走。”明殊开始烤鱼。

    饿着肚子赶路真的是煎熬。

    不吃好朕坚决不走。

    叶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