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神医倾城(40)

    某天晌午。

    “织魄。”清尘的花衣裳晃动,他飘到明殊面前,情绪有点低落,“我们回西陵城吧。”

    “不找了?”明殊诧异。

    清尘摇头,“回雪说得对,这个世界上,也许早就没有龙了……”

    回雪没想到自己之前的话被清尘听见了,有点尴尬,她找个借口离开。

    “这么消极,可不像你。”明殊似乎心情不错,随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清尘掀衣服坐下,他盯着火堆,上面还架着烤鱼。

    “还有三个月,就是我生辰了。”清尘顿了顿,“二十六岁生辰。”

    他感觉到了,最近几日身体发生的变化。

    “这么快?”

    清尘白明殊一眼,她整天就知道吃,哪儿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更何况是在魔风山脉中,这里本来就是一个让人可以忽视时间的地方。

    “那你回去等死?”龙没找到,也没有别的办法治,可不就只剩下等死。

    清尘往明殊那边倾了倾,勾着唇角魅笑,“怎么,舍不得我?”

    舍不得我死,你特么倒是赶紧想个办法出来治治我啊!

    “我就不跟你回去了。”明殊拉开和清尘的距离,她的理想是吃遍整个魔风山脉,这还没吃完呢。

    “喂。”清尘手掌拍在明殊肩头,将她往自己面前带,两人顿时面对面。清尘目光毫无防备的闯入明殊眼底深处,陷入一片柔软中,他仿佛看到了无数金光,轰然炸开,美不胜收。

    明殊眨眼,盛景如镜花水月消失,清尘有点不自然的瞥开视线,“好歹我们也在一起这么久,你不陪我回去吗?”

    明殊微笑着拂开他的手,“别介,您还是自己回去吧。”

    清尘不依不饶,“你当初答应治好我,结果呢?我不管,你必须跟我回去。”

    “我找到办法了,是你自己找不到药,关我什么事?”龙这种东西,她又不是主角,谁特么知道去哪里找啊!!

    “找药不是你身为医者的职责?”清尘不讲理的横着扯。

    “你还赖上我了?”

    “我就赖上你怎么了。”清尘挑衅的拽着他的花衣裳。

    “嘿,给你脸你还往上爬了?”这傻子越来越嘚瑟了,看来是好久没给他上上思想教育课了。

    清尘骚包的一甩头发,“是啊,你都给了,我当然得往上爬,不然多不给你面子。”

    好歹跟在明殊身边有些日子,对她的脾气虽然摸得不是一清二楚,可也是有点了解。

    明殊盯着他不讲话。

    “说真的,你跟我回去吧。”清尘咳嗽一声,避开明殊的视线,“找不到龙,我真的得等死了,就算送我最后一程。”

    抓狂,为什么他要邀请这个疯子去送他最后一程。

    最后一程你大爷啊!

    清尘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他演技为什么可以这么好。

    然而明殊显然一点都不感冒,“你醉花阁那么多人,给你送行的人很多,不在乎我这一个。”

    “他们哪儿能跟你比。”你疯起来,整个醉花阁的人都比不过,“你可是绝魂谷的谷主,能让绝魂谷谷主给我送行,我这面上也有光啊。”

    “我现在已经不是了。”不久前刚传开的消息,宏延带着人杀回绝魂谷,还扇布谣言说她已经挂了,所有绝魂谷现在当家做主的人是宏延。

    清尘显然也是想起来了,“你跟我回去,我帮你拿回绝魂谷。”

    明殊王之蔑视,“我想要,需要你动手?”

    绝魂谷是在她完全放任的情况下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如果她想收回绝魂谷,也不过是多吃点东西的事。

    清尘:“……”别以为你有点实力就能这么嚣张!!

    最终清尘没有请动明殊,两人分开前还大吵一架,原因是清尘走的时候带走了明殊昨晚摘的一串果子。

    “织魄,你到底有没有心?”

    清尘将那串果子扔到明殊面前,甩手离开,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明殊盯着地上鲜红的果子,许久才蹲身下去,她将果子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轻声呢喃,“我没有呢。”

    喂!

    小兽拿爪子拍明殊的腿。

    明殊抬眸看它。

    小兽拿爪子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黑宝石的眸子里满是认真,不过它那模样甚是滑稽。

    一人一兽无声的对视,谁也不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最终明殊轻笑一声,弯腰将小兽连同彩蛋拎起来,“你少吃我一点,我就很开心了。”

    小兽哼哼唧唧。

    都是自家人,谁吃不一样。

    “小姐……”回雪磨蹭到明殊身边,“您还好吧?”

    “好着呢,吃下一头牛不成问题。”明殊将小兽扔开。

    小兽抱着彩蛋咕噜噜的滚下山坡,那表情像是刚被暗恋对象表白,结果暗恋对象转眼就告诉它,其实是真心话大冒险,选的大冒险一样绝望。

    -

    秋叶飘落,寒风瑟瑟。

    身形单薄的男子立在院中,负手看着一株枯树。

    “咳咳……”他用手抵住唇,拿开的时候,手心里全是血。

    “公子,天气越来越冷了,您多穿一件衣服。”护卫将披风披到清尘身上。

    “绝魂谷那边解决了吗?”清尘抽出帕子擦干净手心的血迹,拢着披风往房间走。

    “都解决了,织魄小姐……回来后,还是绝魂谷的谷主。”护卫道:“公子,属下不明白,您不是一直看不顺眼织魄小姐,为何……”

    要帮她肃清绝魂谷的叛徒?

    清尘摇头,他可能是疯了吧?

    他任务已经失败了,但是这个任务失败的原因真的赖不到她身上,就当……是补偿自己那段时间那么折腾她吧。

    距离清尘的生辰越来越近,他的状态也越来越差,几乎不能下地。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清尘望着窗户簌簌落下的雪花,思绪有些飘远。

    “公子。”房门突然被推开,冷风直往房间里灌,冷得清尘一个哆嗦。

    “毛毛躁躁的做什么?”清尘靠着床,半张脸隐在暗处,看不清神色。

    护卫大步进来,“公子,回雪姑娘……要见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