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86章 神医倾城(33)

    “小姐,您真的要给醉花阁的阁主看病?”回雪很不确定的问明殊,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

    “他……”回雪不知道该讲不该讲,明殊回过头,看着她。回雪这才道:“小姐之前闭关的时候,他来过绝魂谷,老谷主给他看了,然后一句话未说就让弟子送客。”

    这货还去过绝魂谷,原主的师父都没办法,他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救?

    难道是我长得比原主师父好看?

    回雪左右看看,跟做贼似的,“这件事之后,老谷主经常出神,有时候一出神就一下午,那段时间,谷里的人都不敢大声讲话。后来有一次,我听到老谷主在房间和人讲话,他提到了清尘,还有什么魔风山脉,龙骨山。我还没听清楚就被老谷主发现了,结果你猜怎么的?”

    “怎么的?”

    “老谷主房间一个人都没有。”回雪道。

    “也许我师父在自言自语。”

    回雪挠挠头,“也有可能。不过当时老谷主脸色很差,勒令我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说出去。小姐,我看清尘公子的病多半很棘手,您还是不要插手了。

    “我已经答应他了。”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反悔呢,除非……他死了。

    回雪撇撇嘴,“小姐您看出清尘公子是怎么了吗?”

    “听你刚才一说,我又有点不确定了。”清尘身上似乎牵扯到什么事,如果这样,那他的‘病’肯定没那么简单。

    “啊?”

    刚才她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先看看吧。”似乎挺有意思的。

    魔风山脉,龙骨山。

    很巧的是带走萧如风的金蛇和那条与萧如风打斗的龙骨都是出自龙骨山。

    回雪眨巴下眼,有些疑惑。

    很快回雪就不疑惑了,小姐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小姐您等等我。”回雪追上明殊,“小姐,我还有件事想问问您。”

    “嗯。

    “小姐,您之前说绝魂谷的人都服用了……是不是真的?”

    “什么?”

    “就是之前您和一鸣说,绝魂谷的人都服用了药,解药只要谷主有。”

    “这你也信?”她就是随口一说,绝魂谷每月发的药是用来强身健体静心凝神,防止某些弟子心浮气躁走火入魔。

    “可是一鸣……”他身上的症状,确实和小姐说的一样啊。

    “我给他下了点药而已,药效一过就没事了。对了,一鸣处理了吗?”好歹这身体也是神医,身上有点其他的药,也不奇怪吧。

    回雪听得一愣一愣的,“流风已经按照谷中的规矩处置了。但是宏延一直没有消息,他带走了绝魂谷大半的弟子,必须得尽快找到他。”

    没有跟着宏延走的弟子,已经联系上流风,此时正四面八方的追捕宏延。

    “他既然想要绝魂谷,就一定会冒头的,急什么。”敌在暗我在明,当然要稳住。

    回雪无语的望天,能不急吗?

    谁知道宏延会干出什么事来,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小姐……”回雪Balabalabla的给明殊分析利弊关系,然而后者不是吃就是睡,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听进去。

    -

    西陵城发生了动乱,百姓们惶恐不安。

    帝君肃清朝政,和四王爷有关的党羽皆被揪出,众人这才恍然,帝君压根什么都知道,他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等一个可以将四王爷的党羽一举拿下的机会。

    清尘靠着院中的大树,颇为感叹的道:“自古无情帝王家。”

    他这次为了这个蛇精病,可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亏本生意啊!

    明殊没有吃东西,而是垂头鼓捣的草药,手边放着几本古籍。她微微抿着唇角,从清尘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噙着几分浅笑。

    清尘落地无声的飘到明殊对面,伸手拿过一本古籍翻了翻。

    “织魄姑娘你这是临时做功课?”清尘扔下古籍,无语大军正在集结。

    “不想治你可以走。”瞎哔哔个球,朕半路出家,又没治过病,临时做做功课怎么了!!

    明殊将草药全部捣碎,倒在一张干净的手帕上,“手。”

    “干……”嘛!

    清尘握拳抵住薄唇,“织魄姑娘要我的手做什么?”

    “治病期间,一切听我的。”明殊仰头看向这个美得有些过分的男人,“你莫不是忘了自己答应我的事?”

    “……”是他答应的没错,可……他往手帕上望了望,慢腾腾的挽着袖子,将手伸过去,不放心的道:“织魄姑娘可别砸自己的招牌。”

    总感觉老子找的不是一个神医。

    而是一个庸医。

    而他就是一个小白鼠……

    清尘的手很白,白得有点不正常,能清晰看见血管和筋脉。

    明殊在他手臂上摁了几下,似乎在辨别什么,随后抽出刀——

    我草!

    清尘猛地往后飘几米,“织魄姑娘,有话好好说,你拿刀干嘛?”

    “过来。”明殊脸上带着变态似的微笑。

    “……”我不。

    清尘最后还是被摁着在手臂上开了一条口子,托马的她开的是血管啊!!

    看着自己的血狂飙,清尘总有种要死了的感觉。

    ‘凶手’却很镇定的将捣碎的草药扣在血管上,那草药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清清凉凉,不但血止住了,连疼痛都消失了。

    之后——

    他手臂就麻木了。

    完全感觉不到那是他的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清尘看到伤口处竟然开始溢出黑色的血液,那种黑……像墨一般浓稠,还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清尘凑近去看。

    他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身子猛地坐正,望向对面吃东西的明殊,“织魄……你,你在我身体里放了什么?”

    “别乱讲,这本来就是你身体里面的。”

    “我身体里……有虫?”

    “啊。”明殊凑近看了看,那些黑色的东西,全部是细小的虫子,她摸着下巴嘀咕一声,“原来是虫啊。”

    清尘:“……”摔桌子,你丫的到底是不是正经神医!

    明殊腾出一只手翻古籍,书页翻得哗啦啦的响,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小兽趴在明殊放零食的口袋边,一只爪子摁着彩蛋,另一只小爪子去掏袋子里的零食。

    明殊拿余光睨了小兽一眼,小兽炸毛瞪回去。

    咋的,不给吃,虐待小动物呢?

    不给吃我咋长个!

    它一把抓着零食袋子,抱着彩蛋咕噜一下滚到地上,隐进旁边的草丛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