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神医倾城(30)

    明殊就这么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吃完东西。

    满血复活的明殊,不给对面围观群众反应,拽着四王爷就是一顿乱揍。

    围观群众懵逼脸。

    我草!

    说打就打!

    不带这么玩儿的。

    “来,四王爷,告诉我,是不是你撺掇我的人造反的?”

    四王爷捂着自己的俊脸,内心犹如有高山在土崩瓦解,砸得他头晕目眩,“本王……听不懂你在……啊……”

    四王爷双手被反剪在身后,他额头上满是冷汗。

    “是不是你?”

    “你……”四王爷喘着大气,脸色苍白,“你,你想,你想屈打成招?”

    她连个证据都拿不出来,却一口咬定是他干的,四王爷心底憋屈又愤怒,还从没人敢这么对待他!

    明殊将他翻过来,踩着他胸口,佩剑挑开他腰间的衣服,指着腰间的某处痕迹,“拂箩花,全西陵城只有四王府有。”

    四王爷往自己腰间看一眼,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花粉。可是,“那又如何?”

    明殊往一鸣那边努努下巴,“很不巧,他身上也有。”

    四王爷下意识的往一鸣那边看去,一鸣正垂头检查自己,在袖间找到拂箩花粉,他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拂箩花是一种很娇贵的花,来自与西陵城相隔万里的异域,此花稍不注意就会枯萎死亡,单单是将拂箩花送到西陵城就要花费许多人力物力。

    加上拂箩花没什么药用价值,因此人们就算知道拂箩花极为好看,也不会费劲去养它。

    唯有四王爷偏爱,养着娇贵的拂箩花。

    回雪凌厉的目光落在一鸣身上,他更是如惊弓之鸟,身子抖个不停,紧紧的拽着袖子,不敢讲话。

    “那又能证明什么?”四王爷哑着嗓子辩解,“就算他身上有,也只能证明他来过四王府,你能证明本王撺掇他干什么了吗?”

    明殊眸光移到一鸣身上,微微一笑,“据我所知,绝魂谷的每一位弟子从进谷开始,就会服用一味药,此药无色无味,能强身健体,提升修为,可……”

    一鸣诧异的抬头,似乎不懂明殊在说什么。

    就连回雪都有些不知所措。

    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明殊顿了几秒后道:“可同时它含有剧毒,只有谷主知道如何解毒。绝魂谷每月让你们服用的丹药,就是解药。你觉得,你造反的下场是什么?”

    “不……”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绝魂谷怎么会给弟子服用这样的东西?

    一鸣摇头,他不信。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发烫,小腹胀痛,耳朵嗡鸣……”明殊声音轻缓带笑。

    一鸣脸色渐渐涨得通红,浑身似乎真的发烫起来,小腹胀痛,耳边听不清四周的声音,所有的症状都和明殊说的一样。

    难道这是真的?

    绝魂谷有许多事他们普通弟子不知情,而每个月确实会有丹药发给他们,并勒令必须服用……

    一鸣越想越害怕,额头上冷汗涔涔,他噗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谷主,是宏延逼我们的,都是他逼迫我们的。”

    “宏延是谁?”明殊扭头问回雪。

    这名字有点耳熟。

    懒得想,直接问回雪比较方便。

    回雪回过神,咽了咽口水,小声道:“宏延是谷中的弟子,和您一起进谷,他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为老谷主关门弟子的人。后来出了一点意外,宏延在未经谷主同意下出手救人,导致那人差点死亡后,失去了这个资格。三年前,宏延再次闯祸,被谷主……赶出了谷中,那个时候您在闭关,并不知晓此事。”

    明殊秒懂。

    所以这个宏延就觉得是原主抢走本该他得的东西,现在想把自己的东西抢回去。

    都是狗血套路。

    “说说你们想干什么啊?”

    一鸣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受,不敢有隐瞒,噼里啪啦就把自己知道的事讲了出来。

    宏延暗戳戳的联系绝魂谷,得知老谷主去世,新任谷主不在谷中。宏延立即就展开自己的计划,先是说服绝魂谷一些人,说服不了就威逼利诱,总之只要能将绝魂谷的人拉到自己这边,宏延不管什么办法都用。

    宏延离开绝魂谷三年,变得非常陌生,甚至有些时候他们觉得宏延不是人。

    联系好人后,宏延就和四王爷联手,他们具体要做什么一鸣也不清楚,绝魂谷一部分现在都听四王爷的命行事。

    他没想到会遇见明殊,更没想到明殊会不按常理出牌,在宫门直接上演这么一出。

    更更没想到的是,绝魂谷的弟子全部在她掌控之中……

    “宏延在哪里?”明殊打断一鸣后面的叙述。

    “我……我不知道。”一鸣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每次有什么新命令,都是他联系我们,我们按指令行事。”

    明殊撑着下巴,柳眉挑高,瞥向四王爷。

    男人嘛!

    无外乎就是权力女人财富。

    如今的帝君年迈,却迟迟未定下任储君,而大家都知道凤城最有希望成为下任储君,所以四王爷有点什么心思也不奇怪。

    宏延想要绝魂谷,四王爷想要帝君之位,两人如果联手……

    说不定还有更大的野心。

    “他是你绝魂谷的人。”四王爷咬牙,强行反驳,“你让他说什么他当然说什么,你污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心虚啊?”明殊笑容有些刺眼。

    “……”四王爷被噎了一下,心底却是恨意滋生。

    “帝君到——”

    尖锐的喊声从后方响起,明黄的銮驾渐行渐近,身着龙袍的男人被人簇拥着走进包围圈,身姿挺拔,年约五十上下,威严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他就连看到四王爷被明殊揍成猪头,神情也不起丝毫波澜,浑身透着帝皇的王八之气。

    场面陡然间像是被人按了慢放键。

    “你们在这里闹什么?”帝君的声音十分洪亮,打破时间枷锁,“把宫中当何地?你们玩闹的地方吗?”

    好好的一个寿辰,有人却带头在宫门闹事,搞得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他在后面等半天,都没人进来。

    帝君内心的怒火可谓是已经积压到临界点,如果不是要顾着自己形象,帝君可能要当场发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