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神医倾城(27)

    清尘像个苍蝇,无孔不入。

    此时清尘就站在几个‘尸体’前,月光洒在他脸上,镀上一层银色的光晕,如暗夜的精灵,更让人神魂颠倒,为之倾心。

    可明殊又感觉到了那种奇异的纯净气息。

    依然是短暂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那个举手投足都勾人的老鸨,老鸨勾魂一笑,尾音撩人,“织魄姑娘,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么多人进来你都不知道。”

    明殊视线从‘尸体’上扫过,“流风呢?”

    “我让他休息一会儿。”清尘拖着过长的一衣服,走到明殊面前,微微俯身,奇异的香味渐渐浓郁起来,“织魄姑娘,我觉得今晚月色很好,适合治病,你觉得呢?”

    妈的神经病啊!

    月色很好,跟治病有屁的关系。

    明殊捏捏手腕,在清尘期待的目光中,微勾唇角,“我觉得更适合揍人。”下一秒她抓着清尘的衣领就是一个过肩摔,团吧团吧连同那几个尸体一起扔出去。

    清尘生无可恋的趴在尸体上。

    是女人吗?

    是女人吗!!!

    你以为清尘会这样放弃吗?

    不!

    他是个执着的人,明殊一天不给他治病,他就一直缠着她。

    但清尘也是个聪明人,他每次出现都会选对时机,不会惹怒明殊,甚至还能帮明殊一把。可明殊不领情,每次不是被扔出去,就是被揍出去,整个醉花阁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清尘都快怀疑人生了。

    -

    五月初九。

    帝君寿辰,宴请四方。

    明殊不知为何收到了请帖。自从她‘凶悍’的手段传出去后,这段时间除了清尘还敢明目张胆的骚扰她,其余人都沉寂了下去。

    就连绝魂谷那些造反的人都没冒头。

    这也不怪绝魂谷的人,别人要是被造反,早就急得不行。可明殊全程没反应,一副‘你们爱造就造,别打扰我吃东西什么都好说’的架势。

    让绝魂谷的人摸不着头脑,哪儿敢贸然冒头。

    “小姐,我们真的要进去吗?”回雪看着人来人往巍峨的宫门,有些迟疑。

    明殊不顾小兽的反抗,将它连同彩蛋塞到袖子里,“都到门口,这个时候再走,可就掉分了。”说不定还很热闹。

    “可是……”回雪还想劝明殊,“诶,小姐,你等等我。”

    明殊拿着请帖进入皇宫。

    还没走出两步,白嫣然就带着人挡住她去路。她脸上已经恢复,身边站着一个绝魂谷的弟子,看到明殊,那个弟子心虚的垂下头。

    “一鸣,你……”回雪指着那个弟子,有些不可置信。

    白嫣然昂着高贵的头颅,“织魄你最近连觉都没睡好吧?你早点把绝魂谷交出来也是好事,免得受更多的苦。”

    明殊含笑的眸子睨她一眼。

    几秒钟后……

    “啊!”

    白嫣然的惨叫声引得四周的人驻足。

    明殊拍了拍手,不急不缓的道:“挡路了。”

    白嫣然狼狈的摔在地上,接受来自不同方向的打量考究视线,那种视线,对白嫣然来说就像是烈火一般灼烤着她的内心。

    她脸色铁青的看着明殊,心底恨意如潮涌,明明全大陆的人都骂她,她应该陷入绝境,该哭的人是她,为什么她还是这么一副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样子,过得潇洒自在。

    “她就是织魄?她怎么会来宫里,绝魂谷现在一团糟,她也不见急。绝魂谷交给她,可真是可惜了,连招牌都要砸了。”有人对着明殊指指点点。

    “那还不是她没本事么……”

    “她挺厉害的,那么多人都打不赢她啊。”

    “厉害有什么用,这么长时间,她什么时候展露过医术?绝魂谷是什么地方,以医术闻名的地方,她实力再如何厉害,不会医术不也是没用。”

    “说得是……”

    “你们说什么呢?”

    “还能说什么的,不就是那个绝魂谷……”回话的人声音戛然而止,心头‘砰砰’的狂跳起来,他小心的转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结结巴巴语不成调,“清……清尘公子。”

    他,他他他怎么在这里啊!

    所有的声音似乎同一时间消失,清尘漫不经心的从他们中间过去,走的每一步仿佛都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眼看清尘就要靠近事故中心,异象突生。

    唰!

    白嫣然从地上的弹跳起来,手中寒光闪过,镶嵌锋利倒刺的鞭子凭空出现,打在地面‘啪’的一声脆响。

    白嫣然狰狞的神情满目根意,鞭子随着她甩动,打向明殊。

    明殊手指在空中晃了晃,流风止住上前的步伐。

    明殊脚下一转,避开鞭子。白嫣然动用了灵力,鞭子上携带着凌厉的灵力,空气似乎都变得紧绷起来,满满的肃杀之气。

    杀了她。

    她要杀了她。

    白嫣然挥动手中的辫子,灵力不要钱的灌注到长鞭中,长鞭从空中落下,明殊避无可避。

    眼看长鞭就要落到明殊身上,明殊徒手拽住鞭子的一头,狠狠一拽,长鞭绷紧。

    鲜血从明殊手掌中流淌出,她嘴角却挂着三分笑意。用力一扯,白嫣然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前面扑来。

    明殊拉着鞭子,围着白嫣然绕一圈,将她团团绑住。

    白嫣然挣扎,长鞭上的倒刺顿时扎进身体,疼得她直抽冷气,不顾形象的大吼,“织魄你个贱人,放开我。”

    “你再说一遍?”明殊没听清似的掏掏耳朵。

    “贱人放开我,我是白家的大小姐,你敢这么对我,我要让你不得好死。你是木头吗,还不快救我!!”后面这句话是对着一鸣吼的。

    一鸣想上前,又忌惮明殊和流风,有些踌躇。

    “别说你是白家的大小姐,就算你是天仙,今天我都敢动你。”朕可不会怜香惜玉。

    白嫣然因为疼痛,声音都变了调,“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明殊弯着嘴角笑,手中用力,长鞭缠得更紧,白嫣然疼得声音都发不出来。

    朕懒得搭理你,就当朕好欺负是吧?

    “织魄,你给我住手!”

    白父带着人大步过来,四周的人让开一条道,他表情紧张又愤怒,“放开嫣然。”

    “你让放就放,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想怎么样。”嫣然在明殊手中拽着,白父气得心肌梗塞又不敢和明殊硬碰硬。

    *

    新的一周开始了,小可爱们冲榜啊!

    投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