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神医倾城(26)

    “织魄姑娘,最近不太好过呢。”清尘依然一身老鸨的花衣裳,手中骚包的多了一把折扇,如美人一般的轻摇。

    “上次没被揍够?”明殊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还想来一个豪华套餐?”

    “织魄姑娘……”清尘往后退一步,“我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清尘目光落在正艰难从草丛里爬出来的小兽身上,他眯了眯眼,这就是神兽蛋里面出来的?长得也……太与时俱进了。

    “不来打架,你来干嘛?”还想抢朕的零食?

    清尘收回视线,嘴角勾出一个惑人的弧度,“织魄姑娘如今麻烦缠身,我当然是来替姑娘解决麻烦的。”

    “……”明殊用打量怪物的眼神打量着清尘,“你脑子被门挤了?还是脑子被小怪兽吃了?”

    别以为你长着一张欺骗性的脸,就能随口瞎编。

    朕才没那么好骗!

    清尘忍着抓狂的内心,“织魄姑娘,我帮你解决这件事,你只需要帮我治病就好,你一点也不亏。”

    “你还是去死吧。”亏大发了。

    清尘:“……”他能打死她吗?

    谁告诉老子有这张脸这个任务很简单的来着?

    简单个球啊!

    明殊抬脚往门外走,小兽推着彩蛋圆滚滚的一团跟上明殊。

    清尘脚痒,伸出脚,挡住小兽去路。

    小兽浑身五颜六色毛瞬间竖起来,膨胀得像一个刺猬,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大长腿,小爪子紧紧的抱着彩蛋,好像有人要和它抢彩蛋似的。

    清尘正觉得这小兽有意思,就听明殊幽幽的声音传过来。

    “我劝你最好别惹它。”朕摸一下都要炸毛的东西,这傻子还敢随随便便伸脚,胆子挺肥的。

    “这就是神兽蛋出来的?”清尘没有收脚,继续挡着小兽,好奇的问:“它是什么品种?”

    他只知道这是颗神兽蛋,但并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

    如今破壳而出的神兽……更没见过同款的。

    “你问它啊。”朕哪儿知道啥品种。

    明殊笑容有几分古怪,隐隐间能窥见几分期待,她在期待什么?

    清尘思绪一转,下意识的收回脚。

    几乎是他收回脚的同时,就见对面的女子露出遗憾的神情。

    果然有坑……

    幸好老子收得快。

    小兽瞪清尘一眼,身上的毛收敛回去,推着彩蛋摇摇晃晃的跟上明殊,像一团在地上滚的汤圆。

    清尘盯着小兽跟着明殊离开院子,很快外面就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哀嚎声和大骂声。

    清尘拎着他的花裙子,走出的院门。

    外面的场景很辣眼睛。

    身着火色外袍的女子拎着扫帚,正横扫战场。那不起眼的扫帚,此时却像神兵利器一般,打得这些人哀嚎不断,毫无还手之力,纷纷拜倒在扫帚之下。

    MMP那扫帚是请和尚开了光的吗?

    清尘抱着胳膊,内心曹尼玛狂奔不止,弹幕快把他淹没。面上却只能带着魅惑的笑,装出兴致昂昂的大佬样。

    脸好僵。

    第一次发现演戏好累。

    老子到底为什么要来受这个罪。

    明殊帅气的将扫帚在空中转个圈,往地上一戳,吐出一口气,面带微笑,“明天你们再敢跑到我这里喊口号扰民,我保证你们会比今天更爽。有本事你们直接上,打死了算你们的。”

    众人捂着胸口,忌惮的盯着扫帚侠明殊。

    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

    不知是谁大吼一声‘走’,地上的人纷纷爬起来,各自搀扶着离开。

    清尘环着胸,走下台阶,迎着明殊的目光道:“织魄姑娘就这么放过他们?”

    “不然还要给他们疗伤吗?”明殊扔开扫帚,拍拍手,“我看病很贵的,一般人付不起。”

    “多贵?也许我能付得起。”

    明殊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命。”

    清尘:“……”

    往死里治。

    这四个字印象深刻。

    -

    自从那天明殊把那些声讨的人打一顿后,来找茬的人不减反增。明殊打人不见血,可被她打过的人,当时没啥,回去几天后就不行了,浑身无力,四肢沉重如灌铅,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请谁来看都没用。

    “公子,这女人邪门得很。被她打过的那些人,没一个人幸免,就连绝魂谷的人看了也没用。”

    清尘躺在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绝魂谷的人出来了?”

    “她不回去,绝魂谷的人坐不住,肯定要出来。”禀报的人顿了顿,“公子,我们要不要换个人,绝魂谷的其他人,也有医术不错的,也许……”

    清尘‘唰’的一下打开折扇,挡住半张脸,眉眼微弯,“不,我只要她给我治。”

    “公子,您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那个女人自负又嚣张,除了顶着一个绝魂谷谷主的身份,长得好看了点,到底还有什么可取之处让公子盯着她不放。

    “呸。”谁会喜欢那个疯子。

    护卫诧异的看向清尘。

    清尘赶紧用折扇挡住脸,掩饰过去,“我自有我的打算,无需多问,下去吧。”

    “……是。”护卫一步三回头离开。

    怎么都觉得公子最近的行为有点反常。

    公子莫不是真的看上那个女人了?

    护卫打个寒颤,太可怕。

    -

    入夜,明殊饿得慌,完全睡不着。

    小兽抱着蛋趴在她旁边睡着了,明殊一巴掌下去,小兽猛地惊醒,炸毛冲明殊龇牙咧嘴。

    干什么干什么!

    又打它!!

    它以后不长个,都是她打的。

    明殊气定神闲的看着它,小兽喉咙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小爪子抱着彩蛋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腾出位置。

    “话都不会说了,你还倒着进化呢?”明殊嫌弃脸。

    小兽继续冲明殊咧嘴,凶巴巴的抗议。

    “凶你也不会说话。”还敢跟她凶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小兽:“……”可恶,别等它会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欺负完小兽,明殊笑着下床去找吃的,半路上看到流风跟柱子似的站在暗处。

    他都是不用睡觉的,反正明殊是没见他睡觉过,就算大半夜起来,他也会出现在她不远处,简直可以颁布一个‘年度最佳护卫奖’给他。

    明殊吃完东西出来,流风已经不见了,她正奇怪,就听不远处一阵闷响,像是某种重物落地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