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神医倾城(17)

    萧如风知道她这身体不受宠,可没想到不受宠成这个样子,萧家的人一点都不帮着她说话,反而联合外人逼问萧如菲去什么地方了。

    她也是被那个叫织魄的女人带回来的,萧如菲和那些人到底的去了什么地方,她根本不知道。

    萧如风最后被关进萧家地牢,萧家的人扬言,她要是说不出萧如菲的下落,就别想出来。

    地牢设置了阵法,想逃出去没那么容易。

    萧如风还没想到办法逃出去,突然就听说萧如菲和七王爷回来了,不过萧如菲受了重伤,生命垂危。

    在帝国学院和各大家族的联合搜救下,其余人陆续回来。

    萧如菲昏迷不醒,萧家请全大陆出名的药师前来诊治,可没一个人能治好萧如菲。

    萧如菲的母亲怨怒之下,拿萧如风撒气。萧如风被喂了压制灵力的药,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每次都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萧如风觉得自己堂堂一个杀手,带着不知道比这群人先进多少的思想到这里,竟然被人这么虐待,心底有股不服输的劲,总想找机会给自己脱身。

    然而每次她还没逃出萧家,就会被萧家的人抓回去。

    “萧如风,你再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萧如菲的母亲带着丫鬟,站在牢房外睨着牢房里狼狈的萧如风,“现在如菲回来了,但是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想到萧如菲现在的样子,萧母就忍不住憎恨眼前的人,“都是你这个丧门星,克死你爹你娘,现在还要克我家如菲。”

    萧如风身上全是伤,她抬头看着萧母,嘴角泛着冷笑,眼底深处一片冷意。

    这个仇,她萧如风记下了。

    萧母乍一对上她的视线,心神一跳,忍不住后退一步。萧母立即反应过来,“丧门星还不安分,你们进去给我打,狠狠的打。看你还敢不敢跑,以为萧家是什么地方,想走就走?下次她再跑出去,你们也别想好过。”

    后面这句话是对下人说的。

    萧母看着被人拳脚相加的萧如风,心底的郁气出了一半,她冷哼一声,带着丫鬟们离开肮脏的地牢。

    萧如风满身是伤的趴在地上,抓着地面的干草,眼底恨意前所未有的浓。

    萧家,织魄……

    给她等着。

    -

    明殊在城中活动有些日子,她也没怎么掩饰身份,总有人会认出她是绝魂谷的人。

    萧家找上门在明殊的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想到白家也会找上门。

    “小姐,白家主亲自带人来的呢,见不见?”回雪立在明殊身侧,虽然她很不想看到白家的人,可她不能给小姐做主啊。

    “萧家的人走了?”

    “没呢,都在外面。”回雪往外面看一眼,“现在全西陵城都知道您在城里,估计要不了多久,那些求医的人就会蜂拥而至。”

    绝魂谷的名声绝对不是空有虚名,想要求绝魂谷治病的人,能绕西陵城好几圈。

    “白家的人要给谁治?”

    “没说。”回雪摇头,她眸子转了转,猜测道:“会不会是……白嫣然出了什么事?”

    白家最受宠就是白嫣然,白家主亲自上门,除了白嫣然还有谁能有如此待遇?

    明殊指尖从唇上拂过,“那有意思了。”

    所以小姐是见还是不见呢?

    这些人都堵在客栈外面,她怀疑一会儿店家要上来赶人。

    明殊没说见还是不见,回雪也不敢追问,小姐除了之前在白嫣然的事情上处理得有些诡异,平日里都是很理智有见解的一个人。

    最近小姐虽然有点怪怪的,爱吃爱笑不少,可至少那个理智有见解的小姐回来了。

    相信小姐做了决定会告诉她的。

    回雪继续当个盲目的小迷妹,丝毫不怀疑她家小姐早就被换了个芯子。

    “对了小姐,这是醉花阁送来的帖子。”回雪想起一件事,从袖间拿出雕花烫金的请帖放到明殊面前。

    请帖上醉花阁三个大字格外显眼。

    醉花阁?

    给她的?

    干啥?还想抢朕零食?

    她食指挑开请帖,上面并没有写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约明殊十天后,参加醉花阁的开阁仪式。

    刚被她踢了一个场子,这分分钟又开一个?

    现在的有钱人都是这么玩儿的吗?

    城市套路深。

    明殊来回翻看请帖,这就是一张请帖。她不确定的扭头问回雪,“他这是在邀请我去踢场?”

    回雪被呛了一下,小心的道:“我瞧着更像是炫耀。”

    那意思不就是,你费劲弄掉一家,我转眼就能开另外一家,还发请帖给小姐,这不是赤果果的炫耀是什么?

    明殊沉默片刻,“绝魂谷和醉花阁有什么恩怨?”

    那个男人抢她的蛋可能是巧合,他只是需要彩蛋的力量。可之后,他那蔑视的语气,和如今的挑衅,不是有仇就是吃饱了撑的。

    回雪皱着眉回忆,“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不过谷中很多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醉花阁大家都知道是青楼,可它还有许多产业,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没人敢随意招惹。”

    “他很厉害?”之前他们交手,那个男人确实处于下风,不像是藏了一手。

    “也不是,听说他的实力并不强。只是修炼了一门邪术,能摄人心魄,他让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完全没办法反抗,很是可怕。”

    明殊想起之前男人的样子,鸡皮疙瘩顿时起一身。

    醉花阁这个势力,在剧情中提及过几次,但不是主要,后面更是直接没出现了,显然醉花阁和那位阁主不是主要人物。

    “他叫什么?”

    “清尘,大家叫他清尘公子或者清尘阁主。”

    “名字和他的形象完全不符。”那个男人哪里能用清尘这个名字,暴殄天物。明殊食指推着请帖移到桌子边缘,指尖微微松开,请帖掉落到地上,明殊唇角微勾,“鸿门宴,吃不舒服,不去。”

    热闹她很喜欢。

    但是那个男人有抢她零食的前科,她还是不去了。

    要忍住诱惑。

    头可断血可流零食不能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