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神医倾城(13)

    明殊伸手将男子手中的蛋夺回来,一入手就发现不对劲。

    死了?

    死蛋能吃吗?

    【……】现在是想死蛋能不能吃的问题吗?千万别告诉它,她这几天温养这颗蛋,就是想养活了来吃?

    虽然这个想法很可怕,可和谐号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才是真相。

    令人窒息的真相。

    男子趁明殊看蛋的时候,化成青烟。明殊脚下没了实体,身体趔趄一下,差点摔到地上。

    明殊:“……”这特么是个什么小妖精?

    弄死她的蛋,想拍拍屁股走人?

    不!可!能!

    男子也没打算跑,他在空出重新凝出实体,修长的手指拍着并不见灰尘的衣衫,“谷主可知手中是何物?”

    “吃的。”

    本来还是活的,现在却被搞死了。

    明殊内心很狂躁,她将彩蛋收好,拽过旁边的一根带着火花的树枝,猛地朝着对面的人甩过去,火星子似乎能将空气点燃,无数的火焰席卷过去。

    男子眸子微眯,几个轻闪,避开那些火焰。

    火焰在明殊的挥动间,仿佛有了意识,四面八方的将男子围住,火舌不断的吞噬草木,试图让自己更高,更大。

    -

    “可恶人类,竟敢骗我!!”大蛇怒吼的声音响彻天际,金光从林子中窜出,下一秒大蛇猛地刹车,庞大的身躯撞击四周的树木,轰隆隆的一阵倒塌。

    大蛇金色的瞳孔映着火光,以及火光摇曳中,两道人影时近时远,而他们的每次交手,似乎都能带动四周的火焰高涨几分。

    大火的另一头站着不少人,都观望着火中的情况。

    大蛇眼中的怒火和外面的大火同步,它才离开多大一会儿,这里竟然就成了一片火海,它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住的地方!!

    大蛇很愤怒,脑袋一昂,朝着大火中扑去。

    它的冲势很猛,金黄色的蛇身穿过火焰,半分痕迹都没留下。那边专注打斗的两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它,大蛇满心的怨恨,可恶的人类,敢骗它,还一把火烧掉它住的地方,它要吃了他们。

    眼看大蛇就要撞上两人,大蛇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吞掉明殊。然而当它冲过去的时候,刚才还在它面前的两个人同时闪开,它从中间穿过。

    明殊翻身而上,脚尖踩着大蛇的背部,轻松的跳到对面,枯枝如利剑一般朝着男子劈下。

    男子本想避开,谁知道那条蠢蛇绕了回去,将他的去路堵死,枯枝打在他肩头。

    看上去气势磅礴,很是锋利的枯枝,打在身上除了疼点,其实也没啥作用。

    唬人的玩意……

    亏他之前还避着枯枝。

    对面的女孩子似乎有些懊恼,笑容都快收敛下去,然而下一刻她又扬起嘴角,眸光里荡漾着诡异的涟漪。

    男子没由来的一个哆嗦,身子一闪,刚想偷袭他的大蛇一口咬空,它愤怒的狂吼,蛇身压着火焰,将明殊和男子都圈进去。

    两人踩着大蛇不断地交换位置,大蛇追着两人绕来绕去,最后把自己绕成一个麻花,动弹不得,气得它‘嘶嘶’的挣扎。

    男子踩着大蛇的脑袋,姿势还没摆完,腰间就是一痛,整个人往下方掉去,摔在大蛇身上。

    下一刻枯枝抵着他脑门。

    虽然知道枯枝是唬人的玩意,可此时他还是觉得它能刺穿自己的脑门。

    “谷主想如何?”男子破罐破摔,躺下去看着明殊。

    明殊拿枯枝戳了戳他脑门,吐字清晰,“赔蛋。”

    “……”男子嘴角一抽,“谷主以为那是颗什么蛋?”他就是翻遍魔风山脉也赔不出来。

    明殊蹲下去,揪着他衣襟,微微拉近,“不赔蛋,我就弄死你。”

    男子伸手握住明殊的手,倾身凑近明殊,那股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这个蛋我肯定是赔不了,不如我以身相许,赔你两个更好的如何?”

    明殊说不清那是什么香味,很淡,不刺鼻,闻着的时候让人很舒服,有种答应他任何要求的冲动。

    明殊眉头皱了下,视线瞄向几乎快要靠着她的男子,她甚至能感觉到男子过长的睫毛刷过下巴的酥痒。

    男子漆黑的瞳孔中,像是一滩让人沉醉的陈酿,波光粼粼中浮动着让人倾倒的魅惑。

    “跟我耍流氓?”明殊突然一巴掌拍到男子脑袋上。

    朕耍流氓的时候,你丫的不知道还在哪里。

    男子被打歪了头,她竟然打他脑袋!!

    明殊很快教会他一个真理,她不但打他脑袋,还要揍他,拳头招呼在身上,可比枯枝打在身上疼多了。

    男子赶紧化青烟遁走。

    他重新出现,不见丝毫狼狈,好像刚才被揍的人不是他。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变态的嗜血,“倒是我小看绝魂谷。”

    刚才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那双眼从始至终都带着笑意,不见半分迷离。倒不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只是没有遇见哪个女子对他能有这般大的抵抗力。

    明殊扔掉枯枝,起身,睨着远处的人,“打不赢就跑,你是人吗?”MMP,这个傻子有个技能点,朕搞不到他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男子:“……”这话好像不应该这么说吧?

    难道不应该说‘你是不是男人?’,她怎么给省略掉一个字?从男人行不行直接跨越到种族问题!

    男子面色不变,粉色的舌尖轻舔了苍白的唇,“那颗蛋已经没救了,谷主如果愿意,我可以赔偿你其它的东西。当然,如果谷主愿意,我也愿意将自己赔偿给你。”

    “谁稀罕。我只要我的蛋。”这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她的错觉吗?

    “嘶嘶!!”你们两个可恶的人类,站在它身上,有考虑过它的感受吗?

    男子还想说什么,目光却转了转,远处有人出来,他身形慢慢的化作青烟,微风一扬,消失在明殊面前。

    只有清越的声音随风落在明殊耳畔,尾音撩人,“想要,就来找我,醉花阁扫榻恭迎谷主。”

    明殊:“……”朕不嫖女昌。

    不是,你特么有本事别跑啊。

    哎哟好气,朕的零食呢,需要压压惊。

    “嘶嘶!!”愚蠢的凡人,给它滚下去!!

    明殊瞅一眼把自己扭成麻花的蠢蛇,伸手摸了摸最近的蛇身,呢喃道:“这个应该能吃,这么蠢吃了会不会影响智商?”

    大蛇:“……”它堂堂的圣兽,这个人类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吃它?

    *

    厉害比不过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