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电影的世界

568.第566章 银鸡奖

    第566章 银鸡奖

    “下一场是实战搏击,希望你不要遇上我!”李天隼突然大声地叫道。

    陆三川脸色一变,向李天隼勉强一笑:“以武会友,求之不得。”这家伙虽然这样说着,却是迅速向身边的帮闲打了一个眼色,找借口遁走。

    李天隼好打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李天隼最能打,至少李天隼就知道放开手脚全力开战,他不是徐一锋的十合之敌,但是打中等身手的陆三川绝对是妥妥的。

    实战搏击是学生与教官的比斗,但是,为了激励学生的积极性,警察学校在创办之初就设立了银笛奖,也就是大家说的‘银鸡奖’,以前是每一届每一个班的第一名可以获得‘银鸡奖’,奖品其实是一只99银的哨笛,陈家驹上任学校校长后,听取徐一凡的改革意见,设立真正意义上的银鸡头奖,纯银打造的银鸡头奖座一个,还有奖金二十万,每班第一名改为每一届的全校总成绩第一名获得,二十万奖金对于陆三川、李天隼等人自然不多,他们要争抢的是全校第一的荣誉,但是对于家境困难或者普通的学生都是一笔大财,而要争夺银鸡奖,就会分成优秀学生间的比斗,陆三川还真会跟李天隼杠上。

    “哥,下一场是实战搏击,你有没有信心?”何小心低声地问道。

    何必耸了耸肩膀笑道:“要什么信心,浑水摸鱼,扛住教官俩分钟进攻,再偶尔打几式有效攻击就可以通过了。”

    “啊——!”何小心瞪大眼睛看着何必惊叫道:“你..你不想拿银鸡奖吗?”

    “不想!”何必肯定地说道。

    “为什么?”何小心不懂。

    “这哪有为什么?”何必撇了撇嘴说道:“不想就是不想,就跟不想吃青椒吃辣椒那么简单。”

    “哥,你不会是怕输吧?”何小心低声地说道。

    何必眼带不屑地望了一眼台下的一众学生,拿第一名又能怎样?立刻就成众矢之,人性太微妙,得不到的也不希望别人得到,拿第一看似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实际很容易被孤立,不是谁都可以驾驭住第一的名号,何必不管能不能做到,他都不愿意这么做,做人,当然是扮猪吃老虎才爽,老虎能做到猪的事有什么好炫耀。

    “哥不是怕输,哥是懒得赢,纯粹的懒!”何必不以懒惰为耻,反而有点沾沾自喜。

    何小心不想看何必这个白痴,转头看向徐一锋,徐一锋正靠在一颗树干上,眼睛平淡地看着从面前走过的学生。

    “哥,你说这个徐一锋很厉害,我看他文文弱弱的不像很强的样子,最起码不会是那个李天隼的对手。”何小心低声地说道。

    何必打了一个哈欠,就要靠着椅背睡觉,听到何小心的话,睁开眼睛看向徐一锋。

    “何小心同学,记住,看人不要看表面。”整间警察学校里面,何必自认为徐一锋才会是自己的对手。

    徐一锋感觉到有目光看向自己,转头往坐台上望去,看到了何必与何小心。

    徐一锋礼貌性地点了点头,他跟何必虽然不是同一班级,却也见过何必几次,徐一锋是学校里面的小太阳,被人认识很正常,何必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睡觉,能够被徐一锋认识,可见徐一锋的记性之佳。

    “老妈怎么还不带饭来,早知道我就去吃饭堂,我现在都快饿贫血了。”何必捂着肚子满脸怨念道。

    “哼!是你自己嘴刁,本来就该吃饭堂的,老妈把你宠坏了,这么大热天还要给你做饭,仔细我告诉舅舅修理你一顿。”何小心听到何必的埋怨,托了一下自己眼睛上的宽大镜框,皱着鼻子斥道。

    何小心才十几岁,却已经要带近视眼镜了,可能是遗传何敏的基因,可是也不对,同为同胞兄妹的何必,一双招人嫌的死鱼眼却是锐利得很,不符合遗传学,不过何必从小的气力就奇大,用何细辉的话说就是天生大力,何必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把何细辉的手下打得哭天抢地了。

    “何必,这里!”何敏很快就到了,手里提着一个餐盒,看到儿子何敏非常的开心:“饿坏了吧!港岛的交通真是越来越拥堵了,路上塞了一个多小时。”何敏看到儿子显得有些喋喋不休。

    “考了几科了?成绩怎么样?有没有机会进警务处的?评卷老师怎么说的?”不愧是做老师的,何敏的问题条理清晰,都问在点子上。

    何必冷汗,赶紧说道:“妈,我好饿,让我先吃点东西吧!”何必不明白何敏为什么那么希望自己能够进警务处,他可不敢让何敏知道,自己把志愿改成了最休闲的便衣警察。

    如果不是何敏的态度强硬,何必连警察学校都不想读,现在都什么时代,科技时代,当然是学金融或者整计算机,搞互联网经济赚大钱啦,当警察能有什么前途,‘一哥’的薪金才多少钱一个月?

    “快吃快吃,妈做的都是你平常最喜欢的菜,还有两个鸡蛋和油条一根,油条冷了一点,都要全部吃完。”何敏听到何必喊饿,手忙脚乱地打开食盒,严厉地说道。

    能让一个知书达理的文静女人变得不讲道理,也只有她的亲生儿子,何敏对何必的期望很高,他父亲是那样的出色,儿子也不应该差。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站这里都十分钟了,你都看不到我吗?”何小心苦着脸说道,她刚刚故意在何必的背后走来走去刷存在感,可是爱子心切的何敏硬是没有看到何小心。

    难道真要给妈咪配一副老花镜了?何小心暗想。

    “早看到你了,你今天不用上课吗?怎么跑过来给你哥打气。”何敏嘴上嗔怪,心里却是欣喜,何必与小心兄妹俩从小感情就很好。

    “我请假了,你还说我,今天是礼拜三,你不是有课的吗?”何小心撇了撇嘴说道。

    “我跟其他老师换了课——”何敏说着突然停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学校入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