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这句懊悔的话海玉峰已经在心里说了千万遍了。

    他就恨自己,为什么朱婷出事那天他非要出去打渔呢?家里有鱼干,鱼酱吃,米也有,什么也不缺,他为什么不陪着朱婷呢?

    海玉峰两只黧黑的手搓揉着,心底里是说不尽的愁和苦。

    他不是不想陪着朱婷,他是想多挣些钱把朱婷当亲妹妹嫁出去啊!

    毕竟,朱婷大肚子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见过了。大家知道她是生过孩子的,不是黄花闺女,心里会看轻她。所以,他要给她备下丰厚的嫁妆,这样才不委屈她,才有人会给她提亲。

    “婷婷她怎么会去那仓库里?”云司翰两手重重地拍在沙发扶手上,面带不悦。

    他早就对海玉峰不满,这个时候,更是存心诘难。

    海玉峰解释道,是原来帮助朱婷偷渡的人找回来了,朱婷不给他钱,也不肯失了自己的清白,所以,那一伙人恼羞成怒,绑住了朱婷,又放了一把火,一走了之……

    “婷婷被绑着不能动弹,她说自己一直想着自己的女儿,所以就往仓库角落里的架子底下钻。

    那架子形成了一个旮旯角,她还能藏一会儿。可我去晚了,我去的时候,她身上已经开始着火了……”

    自从听到海玉峰说自己母亲烧伤了脸,颜熙的手指就朝外泛着凉气。

    她的心也像被寒雾笼罩着,辨不清方向。

    她在心里把自己的母亲疼惜了一万遍。

    母亲所受的苦,实在是深重。只愿母亲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

    云司翰已经坐不住了。

    他知道朱婷的苦,都是因为他。要是他早知道是朱婷怀孕了,不和她吵架,她又怎么会一气之下一走了之?

    她怀了他的孩子,还要承受着身体的痛苦和精神的痛苦,这样的日子,实在是煎熬。

    越是痛苦,云司翰越想问清楚。

    “接着说吧,后来婷婷怎么样了?”

    海玉峰尴尬地舔了舔唇,嗓音干哑,更显得苍老而荒凉。

    “婷婷的脸被大火烧伤了。我们没有钱,只能在普通的医院里治疗,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落下了满脸的疤。婷婷揭开纱布看到自己已经不再美丽的脸,心灰意冷。我们的房子也不值钱,如果能卖房给她治疗,就好了……”

    说到这里,满厅的人都沉默了。

    各有各的心思。

    颜熙就想着自己也有没有钱的时候,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人终生难忘。

    而自己的母亲所受的苦,比她的更深重。

    “颜熙姐……”

    海珊把手臂攀过来,抱住颜熙就掉眼泪。

    颜熙这才醒转,登时滚滚地淌下眼泪来。

    云司翰一拳捶在玻璃上,眼睛痛苦至扭曲。

    “婷婷不吃不喝,一连过了两天。我就跪下来求她。我就说,你还有一个女儿啊,你总得活着啊。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品行,容貌并不重要。再说你这么年轻,总能遇到自己合适的人啊!我就说,我会攒钱,给你存嫁妆,让你好好嫁呢!“

    婷婷开始并不听,后来,她才有了改变。

    ”她说,她哪里也不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