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就是要哭,也得在他怀里哭

    颜熙缓缓跪下,热泪再次滚滚而下。

    泪水朦胧中,堆在墓碑前的白菊和黄菊变成了一团团白色的云和黄色的云,云中是母亲身穿旗袍的倩影。圆润的手指轻垂在腿侧,唇角浮起淡淡的笑意,母亲是那样美,那样地真实,以至于颜熙以为母亲正从云朵里走下来——

    “颜熙,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不要哭,要勇敢快乐地活下去!妈妈爱你,永远爱你!”

    耳边是母亲温柔又厚重的声音。

    颜熙举起手,高声喊着,“妈妈,妈妈……”

    云司翰见状拦住了她。

    终究是幻境。

    死去的人,就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要好好地活下去。

    颜熙哭得几乎昏厥,云司翰只好带着她离开了。

    到了车上,颜熙肿着一双眼睛低声说,“爸,您就让我哭一哭妈妈吧!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也没喊过妈妈,现在立在她的坟前,就像看到她的人一样,如果我不哭出来,不喊出来,我会痛苦死的。”

    “什么死不死的,我们已经祭过了,就不能再哭了。你母亲希望看到你开心快乐。你不要让她失望,也不能让她担心,明白吗?”

    颜熙咬唇不语。

    车子启动了,颜熙手扶着车窗,在心里和母亲道别。

    “刚才那村民说的海子,大名叫海玉峰,确定就是我们云栖苑的海玉峰吗?”云司翰坐在副驾上,眼睛直视着前方,突然开口问颜熙。颜熙抹抹湿漉漉的眼睛,别过脸,和云司翰一样看着远方,“是,就是我们云栖苑的海玉峰。我听海珊说过,他们家就是这个村的。只是没想到,母亲会是被他所救,更想不到……海珊就是我亲妹妹。命运弄人,在经过长久的分离之后又让我们团聚了……”

    颜熙被这突然降临的亲情感动着,思绪飘远了。

    云司翰却蹙眉不语,直接把视线投向了窗外。

    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竟然跟海玉峰那样一个龌龊的男人在一起生活过。

    海玉峰个子低,面庞黑,还有,他整天干粗活,手脚都结满了茧子,那皱纹里一定有永远清洗不干净的泥垢……

    云司翰越想越难受,甚至想让海玉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时,颜熙的手机响了,打破了车厢内长久地沉寂。

    颜熙看到云漠的号码,抽了抽鼻息,似乎又有泪涌了出来。她忍了忍,接通了云漠的电话。

    “老婆,你在哪?”电话里,云漠的声音听起来云淡风轻。

    颜熙急促地吸了口气,抬手抹了抹溢出眼眶的眼泪,“我在外面呢!”

    云漠细心地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一脸的焦急之色。他在外面耽搁的太久了,回来就听海珊说颜熙跟着云司翰出去了。不知道父女俩去了哪里。这个时候也不方便给司机打电话。只能看颜熙的手机定位,知道她已经下了绕城高速,正朝着云栖山庄驶来。

    要是他在她身边就好了,他不会让她哭的。

    就是要哭,也得在他的怀里哭。

    云漠想到颜熙哭着接电话的样子,心口一阵疼,总归是和她父亲在一起,他也不能想其它的,也不能说其它的。

    云漠克制地对自己女人说,“别说话了,也别哭了,好好休息,我在家里等你。”

    “嗯。”颜熙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

    车子又行驶了一段路,突然停下了。

    云司翰正闭着眼睛为自己女人的事难受,这个时候,不由得就恼了,“怎么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