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总裁误终身 五十一 红消香残 ①

    到时候,将今晚的事情瞒下来,也只能叹息一声红颜薄命!没了闻相思这个绊脚石,她和何以桀之间才算是再无障碍!

    但就这样便宜了她?杜芳芳停住步子,目光胶着在闻相思的脸上,她的咳嗽停了下来,但因为方才咳的太剧烈了,脸色通红一片,像是搽了上好的胭脂一般娇艳动人,她的脸型娇小精致,皮肤白皙而又透着粉红,眉是烟雨横斜一般的远山黛,唇是小小一点,仿若熟透的樱桃,何以桀就是被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给吸引了,男人都这样,都喜欢逞英雄,都喜欢娇弱的需要他们保护的女人,这个闻相思,她就是摸清了男人的心理!

    不能这样白白便宜了她,反正她就要“死了”,反正她自己说不想争抢了,那就成全她杜芳芳!给她个安心!

    杜芳芳暗暗咬牙,一转身,看到茶几上放着的水果盘,还有折叠起来的水果刀,她眼珠微微一转,唇角上扬笑了起来,眼梢细长上撩就带了几分的媚色,杜芳芳微微侧脸,伸手拿了那把小手枪娴熟在手中把玩,偏生笑意越发盎然:“好啊,我可以满足你这个要求,但我也有个条件,你如果做得到,我就放你回家去!决不食言!”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相思脊背上全都汗湿了,雪白的裙子湿透贴在背上,瘦的高高耸起的肩胛骨我见犹怜,杜芳芳不愿再看,别过脸去,漠然开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要你划自己一刀。”

    相思一怔,喃喃重复;“划自己一刀?”

    杜芳芳手指间转着手枪,漫不经心的往一边墙壁上一靠,她细长的凤眼扫过她微愕的表情,抿了唇一笑,垂了眼帘淡淡说道:“对,我就是看不得你这张脸,看见我就心烦,你如果划上一刀子,我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一笔勾销,如何?”

    相思心中怔然,她想过会被她泄愤狠狠揍一顿,就像是上次那样被她抽鞭子,或者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捉了奸的太太将小三狠狠羞辱一番,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一个女人的容貌对自己有多么重要,谁都清楚明白,纵然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见天的说,心灵美远远好过外表美,但如果让一个女人去选倾国倾城的容貌或者超群的智慧但貌如凤姐,十个中不见得有一个会选后者,说的时候总是冠冕堂皇的,但做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做得到?

    相思从来没有拿自己的外貌引以为傲过,但这不代表着外貌对她不重要,她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也想漂漂亮亮的,谁愿意从此以后顶着一道可怖的疤痕活?

    “怎么?做不到?”杜芳芳冷笑,转身款款走过来,她弯腰,修长有力的手指扼住相思的下颌逼她抬起头来,四只眼睛对视,杜芳芳眼底渐渐闪过毒辣,而到最后,只是化作浓浓轻蔑。

    “闻相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没有第二条路走,这算是便宜的了,你如果不愿意,我自然也不会逼你,只是我手里的枪子可不长眼睛……”她说着,手中的枪在指上一转,就捣在了相思的太阳穴上……

    冰凉坚硬的触感骤然的传来,相思忍不住的惊惧起来,说是不怕死,但是真的有人拿着枪抵着你的脑袋的时候,那样的恐惧却是无法言说,更遑论这个人出手狠毒,没有她不敢做的事!

    她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在这里,杜家权势滔天,弄死一个人不过像捏死一只蚂蚁,更何况,这辈子她也就打算一个人过,这张脸究竟什么模样,又有何关系?

    再者,她又能活多久,还只是个未知数。

    如果脸毁了,换回一条命,从此和一诺福婶相守安稳过一生,也不算是一桩坏事。

    心思兜兜转转,却已经是百转千回,这短暂的几分钟,却恍若已经过了万年,雨声未歇,风声又起,窗外是金戈铁马,窗内却是一片肃杀。

    女人的战争,果然更残酷。

    杜芳芳捏的她下颌生疼,但那疼却比不过心底的苍凉,何以桀,你知道此刻发生的事情么?你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幕么?你在固执的将我带到这里养病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

    你的太太,要我毁了这张脸,这张蛊惑了你的脸,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是宁死都要保住容颜,还是苟活下去?

    何以桀,我又开始恨你了,好像每一次我的悲剧,都是因你而起。

    爱你是错,离开是错,恨你还是错,在你身边,闻相思怎样都是错,如果我更早料到会有今日这样抉择,何不就担了这个虚名和你在一起做一个地下情人?

    但我是闻相思,我是一个清清白白人家出来的女孩子,就算我早有预料,我想我还是会选择离开你……

    何以桀,这辈子,若果不相逢,那么一切自然好说,如若有一天偶而遇见,我早已不是从前的我,你还会不会是从前的你?

    没了这张脸的闻相思,在你的心中,又能有什么分量?

    我不是在赌,赌一个我早已不在乎的前程,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这世上还有我牵挂的人,但你不再是。

    滚烫的肌肤烫乱了眼泪,冰凉的膝盖冰冷了昨夜的暖,她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忽然之间挣开杜芳芳的束缚站起来,踉跄的扑向一边放着那把水果刀的桌案,杜芳芳被她推的趔趄,手中的枪已然下意识的上膛对准她单薄后背;“闻相思,你想跑……”

    ps;好吧,猪哥是后MA,加更啦,反而米有票票,情何以堪?

    如果票票多多,过几天还加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