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总裁误终身 十二 放手了就别回头了

    “真的什么都听我的?”他搂住她纤细的腰把她往怀里按紧了一些,声音已然不自觉的有了温柔。

    相思乖乖点头:“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对我好,我会加倍加倍的对你好。”

    何以桀嗤笑一声,捏捏她的耳垂在手指间轻轻揉捏,他垂了眸低低的问:“你怎么对我好?嗯,说说看。”

    相思一怔,旋即轻轻咬住了嘴唇,她想了一会儿,忽然又往他的怀里紧紧一趴,又吻上他的唇,笨笨的舔咬他好看的嘴唇:“我只亲你,只和你好,算不算?”

    何以桀沉默几秒,相思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他却忽然大笑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笑。

    这个已经三十四岁的男人,这个整整比她大了十五岁的男人,这个向来不苟言笑,沉默的有些阴沉的男人,这个看起来相貌上乘儒雅温和实则心狠手辣的男人,这个在她绝望时将她带出泥沼的男人,这个曾对她毫不心软动手,却又会将她温柔搂在怀里的男人,要她看不穿,怎样都看不穿。

    像是看不穿他为什么总是阴郁的像是阴天的乌云,像是看不穿,他为什么总是深夜一个人失眠去书房坐上一整夜,像是看不穿他权势地位都有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不开心,更像是看不穿,到底在他的心中,他把她当成一个,一个情.妇,一个玩物,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她就看着他笑,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十分的好看,像是那阳光冲破了云层,忽然之间天地都璀璨起来,像是春风吹散了阴霾,到处都是温暖。

    别人问我他到底哪里好,我只知道,春风再美,都抵不过他此时的笑。

    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却是摇头叹息一声:“闻相思,我真不知要说你太单纯,还是要说你太傻。”

    他不知道,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这一辈子,再也没有人会对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每当他想她想的快要发疯的时候,他只能紧紧的抱住他们的女儿,每当他想要看到她的时候,只能寄希望于梦中,但那么久那么长的时光啊,她从来都不曾入他的梦,他知道,伤害太深,一生无法挽回。

    而过往对她一腔爱意的挥霍,却成为了此后长长久久的岁月中,永远抹不平的伤痕。

    相思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撅撅嘴;“你不稀罕就算了。”

    他不置可否,说真的,谁在乎?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想要多少颗女人的真心都只不过是信手拈来,而她,只是他仇人的女儿,他真的不稀罕。

    他开了电梯,搂着她进去,从光可鉴人的电梯壁里看到她娇俏的那一张小脸,他心中忽然想,若要她爱上他,然后在她沉迷的时候,将所有真相一幕一幕揭穿来,岂不好玩?

    心中想着,手指却已经和她缠绕在一起:“怎么不稀罕,闻相思,说话要算话。”

    相思抬头仰望着他,轻轻的,一点一点握住了他的手:“那你也要答应我方才说的那些。”

    何以桀一挑眉,不打你,对你好吗?

    “好,君子一诺。”

    “好,君子一诺。”

    她灿烂的一笑,感觉到手中握着的那个人的手,忽然给了她安定的力量。

    君子一诺,只可惜,何以桀从来不曾以君子自居,只是谁又知道,她一直都记着这一句话,用她的一生深深刻刻的记着,然后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狠狠的给了他致命一击。

    ****************************

    这是她跟在何以桀身边之后,下的第一场雪。

    他们相处的还算不错,除了人际交往方面,他并不曾给她太多的限制,有时候遇到考试,她还可以申请去住宿舍,而他也果真,没有再对她动过手,只是,相思在自习室看书看累抬起头来,脸颊却已然有了红晕。

    他不让她再去云顶接受所谓的调教,反而是时不时的亲自上阵来调教她……

    相思想想昨晚的事,就一阵心跳加快,这间自习室里暖气坏掉了,她用凉凉的手贴了贴微热的脸颊,摇摇头,想把那些旖旎的情境从脑子里甩去,一转脸,却看到了自习室后门站了两个人。

    相思愣了一下,随即漠不关心的转过头来,是季广源和林语倩,好一对金童玉女!

    她稳稳心神,开始低头默诵法律条款,季广源站在后门口,望着那个穿着橘色羽绒服的身影,久久挪不动步子。

    林语倩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广源,你还傻站着干嘛啊,人家都装没看到你,你就别死心眼了!”

    季广源藏在厚厚绒线手套里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蜷缩了起来,牙关有些说不出的酸,他黑亮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依旧那样动也不动的望着相思,想要跟着林语倩走,却舍不得,想要走到相思的身边去,却没有一点点勇气。

    林语倩走了一截,转回身来,见他依旧动也不动,怒火再也忍不住,她折转身,冲到自习室的后门口,对着相思喊了一声:“闻相思,你出来一下!”

    相思稳坐钓鱼台,握着笔的手停顿都没有。

    季广源的脸色却变了变,他慌忙拉住林语倩向外走:“语倩,你干什么,这是自习室,大家都在看书呢,你别吵了!”

    林语倩被他拖出去一截,恨恨的甩开手,怒目望住他:“季广源,你算什么男人?你要是真喜欢她放不下她你就去追回来啊,你跟我在一起又对她念念不忘,你把我林语倩当成什么人了?”

    季广源站着不动,深亚麻色的头发软软服帖的落在他的脸侧,他苍白而又忧郁的脸,要他看起来就像是话剧之中的小王子,林语倩心中酸楚一片,咬着嘴唇,眼泪如豆一般簌簌的掉了下来。

    季广源看她哭,摘了手套,轻轻把她的眼泪抹去,他的动作愈是温柔,林语倩就哭的越发凶起来,“广源,你把她忘记了吧,我们都订婚了,你还想着她干嘛?她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干什么?”

    季广源瘦高的身躯微微的有点佝偻,他垂下手臂,望着面前哭的妆容都花掉的林语倩:“语倩,是我对不起你。”

    “我不要听对不起,广源,我等着你,不管多久我都等着你,可是你要给我一点希望,告诉我,你会忘记她,你会的,好不好?”

    她抓住他的手臂摇晃,他的目光却远远的投向远处,那刺目的雪光,要他的眼睛生疼,他想起小时候,一到下雪天,相思就穿成一个圆圆的小粽子,然后他拉着她的手去滑雪,她的笑脸比阳光都要灿烂,一转眼过去这么多年了啊,他几乎都要记不得他们之间的那些往事了,但却深深的记着她的笑。

    有多久了?他看着她坚强的经历那些变故,坚强的继续念书,坚强的一个人默默往前走,她会微笑,会和同学讲着小笑话,但却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笑的肆无忌惮,眼睛都眯起来。

    他把她弄丢了,可是他们之间有着十几年的情分,他若要追她回来,还有没有可能?

    林语倩见他沉默,哭的越发失控,她狠狠的推他,将他一步一步推到走廊外的雪地里,她哭喊着,抓了树丛上的雪去砸他,他不闪也不躲,只是悲悯的望着她。

    林语倩渐渐的绝望,她愣愣的停下来疯狂的动作,在那反射的刺眼的雪光中,她忽然发现,她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了。

    “语倩,我忘不掉相思,这辈子都忘不掉,所以——”季广源沉默片刻,终究还是轻缓坚定的开口:“我们还是分手吧,这一次,我不会再改变和妥协了,伯父伯母那里我会亲自去解释。”

    他说完,越过她向自习室那里走,即将走到教室后门口的时候,正迎上抱了几本书出来的相思,他脚步一顿,身后却忽然有个身影飞快的冲过去,季广源还未反应过来,林语倩已经狠狠的一把将相思推倒在地上,她恶狠狠的看着她,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重重喘气,许久之后,她忽然冷笑了一声,目光中带着决绝望向季广源:“季广源,你会后悔今天这样对我的!”

    ps:得给老何加点分了~~~~蛮同情广源小饼干的。青梅竹马啊,就这样断送了。这周还有加更,求无极限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