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已开,君可缓缓归 十五

    “谁让你这么迷人呢?真不愧是京里出了名的刺玫瑰,你不知道你那天差点没把我咬死!真像是个小野猫,挠了我一身的血口子……”

    “以桀!”杜芳芳也羞了起来,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一双眼眸水汪汪的含情望住他:“你还说!”

    “好好好,不说了。”何以桀自然不愿意和她在这里多纠缠,见她害羞,就也转了话题,捻了她的耳珠轻轻的揉,声音柔柔的问:“找到这来,又干什么了?是不是又把你那鞭子亮出来了?”

    杜芳芳立刻板了脸,高傲的抬起下颌望住他:“对!我给了她几鞭子,让她抢我的男人!”

    何以桀哧笑一声;“还真是小孩子,她怎么抢你男人了?”

    杜芳芳不依不饶:“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没把你身边的女人清理干净!”

    何以桀拉了她的手轻轻抚了抚,故作为难的说;“不是正准备婚礼的吗,就把这事给忘了,不过是个无关紧要上不得台面的女人,你打发了不就行了,干嘛动手打她,小你身份不是?”

    他们交谈的声音有点大,就清清楚楚传到了相思的耳中,她直觉心口似乎被人重击了一下,沤的几乎没吐出一口血来。

    “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是打了!怎么,你心疼了?”杜芳芳狐疑的看向他,何以桀却是冷笑了一声:“说什么胡话呢?养的一个女人而已,怎么和你比?”

    杜芳芳这才满意的笑了笑,拉了他向卧室那里走:“那你把她赶走,今天就赶走。”

    何以桀跟过去,见她抬脚踹开了门,他立刻望过去,只一眼,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煎煮起来了一般,痛的他双眉深蹙,握住杜芳芳的那一只手,骤然的收紧,竟是力道大的要杜芳芳也呼痛了一声……

    他赶忙放开手,却没有适时的去安抚她,他看着趴在地上的相思,她几乎是全身赤裸的趴在那里,背上看起来血糊糊的一团,一头长发散乱的披散着,混杂着鲜血,她动也不动,像是已经死了一般。

    他自然知道杜芳芳的鞭子厉害,一个铁皮筋骨的老爷们儿挨一下也得躺俩月,更何况是相思?她还病着,瘦的只剩下了七十多斤,她怎么撑得住?

    杜芳芳见他一双眼睛只是直勾勾的望着相思,似乎要喷出火来一般,她气的全身直颤,忍不住的厉声开口:“好你个何以桀,我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一般,你心疼了对不对?你心疼她喜欢她,你还娶我干什么?我马上就回京里去,咱们的婚约取消!”

    她一腔怒火只在身体里呼啸沸腾,又看到躺在那里娇弱的相思只觉得刺眼,一抬手,那漆黑的鞭子就挥了出去向相思的身上打去……

    “够了!”何以桀却忽然伸手,鞭子缠住他的手臂,瞬时撕开了衣袖,虽则天气冷他穿的厚,但那倒刺还是划破了他的衣裳在他手臂上扫出了一道血痕……

    他吃痛的蹙眉,只觉这疼着实的霸道,心里就更加的怨愤了几分,这女人当真是心狠手辣!她几乎是使出了浑身的力道,明摆着是要相思的命!

    “何以桀!”杜芳芳又气又心疼,一向坚强的男人一样的她,眼泪忽地涌出来,只在眼眶里打转。

    何以桀渐渐冷静了下来,臂上的疼痛,将他一点一点的拉回现实,他逼自己收回目光,逼自己笑肌上扬,他伸手将面前的女人搂住:“芳芳,别耍小孩子脾气!”

    “你为什么拦着我?你是不是不舍得,是不是心疼了?你说,你说清楚!”

    杜芳芳大叫,她的骄傲她的自尊,不容许她的生活和感情出现一点点的污点,这个男人既然她看上了,她要嫁,就势必要一生忠诚与她,她不容许他的心里再想着别人!

    “芳芳!”何以桀微微蹙眉,伸手拂落了她腮边的一颗泪珠儿:“你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有那么娇弱?不过是挨了两鞭子会死?”杜芳芳在他怀里拼命挣扎;“我不管,我讨厌她,我讨厌这个勾搭你的狐狸精!我就是要打死她,闹出人命怎么了,我们杜家不怕!”

    何以桀眉心皱的更紧,对她的嫌恶不由得加重了几分,攥住她不停挣扎挥舞的双臂,将她使劲的拥在怀中,再开口,就带了几分的威仪:“芳芳,你听我说!”

    杜芳芳被他的声音喝住,渐渐安静了下来,她心中不满,却还是不舍得就此和何以桀闹僵,要他厌恶了她;“你说!”

    “她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你来动手动脚?你不想看到她,说一声,我立刻就让她滚,滚的远远的,你何苦将事情闹大,真要闹出人命来,我们马上就结婚了,岂不扫兴?”

    “你真这样想?”杜芳芳听得他这样说,眼眸不由得亮了起来,当着闻相思的面,他就这样说,可见这女人在他心里根本没什么分量,她还真是小题大做了!

    “那我让她现在就滚,我不想看到她!”杜芳芳骄矜的开口,像是一个指点江山的女皇。

    何以桀摸摸她的脸,笑道:“这下开心了?”

    杜芳芳在他怀里拧了拧:“你答应不答应嘛!”

    何以桀将她推开,他转身走到了相思的面前,擎住她的肩膀将她拉了起来,手指从如云的长发中穿进去精准的扼住了她的下颌向上一抬……

    满是泪水的一张脸缓缓露了出来,她深潭一样的两只眼睛望住他,唇边却带着笑,那笑,像是一把刀,一下一下的剜进他的心里,他只觉得自己痛的就要死了,他很想抱一抱她,很想把她的眼泪都拂去,很想问问她,相思,你疼不疼?

    但他什么都没说,他甚至也在笑,那笑意,经年之后,相思还记得清清楚楚。

    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比何以桀更心狠,在这世上,也再也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无情。

    相思知道,她早已堕入了阿鼻地狱,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她望着他,不说话,他望着她,也不说话。

    有一个瞬间何以桀甚至在想,算了,什么都不管了,什么前途光明都不管了,什么报答恩情都不管了,他就豁出去带她走,不管哪里,小城市,小村子,仰或是出国去,哪里都好,哪里都行,他认命,他爱她,他离不开她……

    但这念头也不过是短短一瞬,他还是在残酷的现实里挣扎,逃不脱,挣不掉。

    不在那个位子,不知道其中的艰辛,而入了那个圈子,再想出来,又谈何容易?

    “你听到了吧,我的太太,她不想再看到你,闻相思,给你一周的时间,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的声音漠漠的,没有一丝丝的温度。

    相思陡地颤了一下,像是心上又被划了狠狠一刀,她强忍住泪意,她不愿意要他这么顺心如意,她笑着看着他,骄傲的抬起她尖巧的下颌,冷声反问:“何以桀,你说了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你说要娶我……”

    她话还未落,就忽然被他掐紧了下颌,剧痛袭来,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忽然就落幕的一场戏。

    他的面容狰狞起来,那样俊美的一张脸,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表情?何以桀……你还是笑起来的样子,让我觉得比较心安……相思浅浅的笑了笑,一行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好,她走,她离开。

    “闻相思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我睡了你四年就得娶你?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别他妈的再缠着我!带着你的箱子还有这张支票,滚的远远的,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一张支票,就那样拍在了她的脸上,纸片薄薄的,打在脸上并不是很疼,但不知怎么了,她忽然觉得,这疼,远远的超过了杜芳芳给她的那两鞭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