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已开,君可缓缓归 十二 残暴手段

    他抱着她,只有说不出的心安和幸福,此刻只觉岁月如此静好,而他的人生,已然圆满……

    A市的事尘埃落定许久之后,孟绍霆和傅静知分别祭拜了各自的父母,就决定离开。

    这个决定下的十分艰难,因为静园还在这里,但到得最后,两人终究还是决定,永远的离开这座城市,这座封存着太多不幸太多不快乐太多伤心的城市。

    静园是她心灵的归宿,是她精神的家园,是她一辈子都割不断的想念,但从此她的后半生,有了另外一个男人,给她一个家,一个落脚之地,一个永远可以安心的港湾,有他在的地方,难道不是处处静园?

    只是他们两人终得圆满,但却也有那么多的遗憾留在这里。

    苹苹定居澳洲,发誓永生不再回来,静知知道,安城的事情让她伤透了心,而她更因为自己一时的过错没有面目再见他们两人,但静知从来没有恨过她,只是苹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临离开一周,展清秋来约了静知出去喝茶,两人坐在沿江而建的茶楼上,临江的窗子用一根竹竿支开了一点点缝隙,还有点冷的风就飘飘荡荡的挤了进来,但包房里却是暖入春天的,这一点清新的空气,倒是来的极好。

    上好的六安瓜片,在荷叶一样的青瓷杯子里打着旋冲泡开来,两人懒洋洋的捧着杯子面对面而坐,却都许久没有说话。

    也许从此一别,就是山高水远,再想见面不会容易。

    她们两人相交一场,虽然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情谊,但却有一份惺惺相惜在其中。

    都是一样的富家小姐出身,只是一个是光明正大的千金小姐,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但最后,却是同一个下场,展家落魄,她被迫求助于沈北城,但到最后,展家还是没有保住。

    傅家有难,她嫁给了孟家寻求依靠,但最后,傅家也分崩离析,不同的开始,却是相同的结束,就单凭这一点相同的际遇,她们之间就比和相思相处,多了一份的默契。

    “以后,去了宾夕法尼亚,就真的不再回来了吗?”静知浅啜了一口茶,在袅娜的茶香之中,终究忍不住的轻轻询问了一声。

    清秋的目光有些恍惚,她望着窗外,那发黄的江水就在眼前淌过,只觉得此刻自己的心,也像是那漩涡一般,不知究竟该怎么办,只是茫然的向前而去,但前方有什么?是真的不知道。

    “还怎么回来?”清秋缓缓的笑:“这里留下太多的不开心,我也不愿意回来了,没有留恋的东西,这个城市也不过和万千普通的城市一样。”

    “总之,你自己做选择,但一定要好好想明白,这一辈子,诱惑很多,选择很多,但只要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就一定会幸福!清秋,我过了将近十年才懂,我不希望你也重蹈覆辙。”

    清秋握着茶杯的手就有些僵硬,她沉默下来,两人之间隔着淡淡的水雾,忽然有些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

    “谢谢你静知,我想,我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比如当初,我一心想去宾夕法尼亚大学念书,但最后我连大学都没有能够顺利念完,可是现在,我不是实现了这个梦想吗?人生会有很多拐弯,看似到不了目的地了,但总归还有柳暗花明。”

    清秋将杯子里的茶喝光,一口气说道。

    天色微微的暗了下来,似乎开始下起了小雪,静知一伸手关了窗子,方才说道:“你说的很对,人生总不是只有绝境的,你现今有柳暗花明,我也有柳暗花明,只希望相思,她也能够得到幸福,我们都走了,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如果有什么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清秋听她提起相思,面色就微微的古怪了一下,她低头思量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静知,你听没听说,何以桀要结婚了!”

    静知一怔,旋即说道:“啊,这是好事啊,是和相思吗?”

    她话一出口,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脸上笑意一点点僵住:“他……和谁结婚?”

    窗外的天好像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屋子里的灯是统一亮起来的,很漂亮的八角形宫灯。映的人脸红红的,煞是好看。

    清秋的手指一点点收紧,眉毛也紧紧拧了起来:“听说是一个红贵千金。”

    静知沉默不语,这事情很明显,何以桀想往上爬,相思什么都没有,还是个父母背了一身骂名的官家之后,他跟相思在一起,什么前途都是妄想!

    “那相思怎么办?他要结婚,就放相思走啊,我带她出国,或者跟你走,不都可以?”

    静知激动起来,一双手揪住了桌布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急促了。

    清秋摇摇头,苦笑;“我联络不到她。”

    “何以桀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不娶相思,难道还想让相思给他做一个地下情人?他怎么这么自私?这样算是什么男人?”

    “静知,你不知道……相思家和何以桀家,是世仇。”

    清秋一句话说完,静知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种关系相处的滋味儿,就像是当初她以为孟绍霆什么都知道还眼睁睁的看着傅家那样子看着爸爸死去一样,她也恨他入骨……

    怨不得何以桀这样对相思,怨不得,他根本不把她当人看一样的折磨她!

    可是相思去支教出事的时候,何以桀不也是千里迢迢奔去将她救了回来吗?那时候绍霆还说他们两人好的很,怎么……怎么突然又这样了?

    “相思怎么办?”静知只觉得说不出的难过,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脆生生叫着她静知姐静知姐呀,到现在却像是早早枯萎了的花,一点点的生气都没有,她若是站在那里,若是不说话,几乎就会被人给忽略掉她的存在……

    可怜的相思,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清秋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毕竟是她的感情,她的事,我们怎么去随便插手?更何况……”

    清秋苦笑一声:“相思好像爱上了何以桀,这才是最大的难题,如果她不爱,那就拼着撕破了脸,让北城和绍霆去找何以桀交涉,让他放人,但现在,未必相思就愿意离开……”

    “她怎么这么傻?何以桀都要娶别人了,她留下来怎么办?难道真的去给他做情人,做二奶?”

    静知喃喃出声,只觉这世事实在是太会愚弄人,相思为什么会爱上何以桀?他那样残暴而又毒辣的男人,她曾经死也想逃离,而今竟然不想走了?

    清秋沉默许久,方才倒了杯中残茶站起来:“静知,我们回去吧,明天我约你一起去看相思,不管怎样,我们要走了,见她一面,何以桀于情于理也不能拦着!”

    静知点点头,“好,我也这样想,不管怎样,我们走前,总得和相思告个别吧!”

    但她们都没有等到告别的那一天。

    深夜时,在A市锦湖花园公寓的十二楼,那间好似整日都没有人居住的房子,忽然之间变的热闹起来。

    从电梯里出来的女孩,很年轻,有一双吊梢丹凤眼,脸庞微黑却是很健康的颜色,她身边跟了十几个人,看起来煞是训练有素的样子,分列在她身边两旁,悄然无声。

    杜芳芳看一看那一扇紧闭的门,唇上就浮起了不屑的笑意来,听说这里面是她未来老公何以桀不惜斥巨资金屋藏娇的小情人,听说这个小情人跟了何以桀四年了,可真是稀罕!不过,倒也说明她真的有几分手段,只是,这样的狐狸精,留下来,终究是祸害。

    “小姐,真的要这样吗?将军要是知道了……”一边的男人方一开口,杜芳芳一记锐利眼风过去,那人立刻低了头不敢再吭声,谁不知道小姐是老将军的掌上明珠宝贝儿蛋,自小就养在身边像是男孩子一样在兵营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杜芳芳练就了一身好骑术好枪法,最得老将军的欢心,甚至几次对几个心腹叹息芳芳不是个男孩子,要不然继承他衣钵的,唯有她一个!

    ps;嗯,相思和清秋的故事都彻底的引出来了,暂时偶写相思比较有感觉一点,相思的重口味很虐,清秋的凄美缠绵,乃们看着办吧,偶也在矛盾之中~~~还有更新,时间不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