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六 温柔的毒药

    而今他有她陪在身边,但却要亲眼看着她用尽手段想要他的命,算起来,这未尝不是因果报应!

    他就看着她的身影,一步一步远去,她预产期将近,走路已经有些吃力,他只要动动手,就可以弄死她,但此刻他一个人站在漆黑的走廊里,只觉得说不出的悲伤,忽然之间就那样缓缓的流淌而出。

    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伤害任何人毫不手软,但独独面对她时,他方才觉得自己还有感情,还有心,方才觉得,他活得,还像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大少,肖书记的电话。”下属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捧了电话低声开口,一脸的忐忑神情,生怕他会震怒。

    这些天大少虽则看起来表面风光无比,实则早已是风雨飘摇,何以桀明里暗里施压不断,他近期的生意连连受挫,也连带的一向稳中有涨的孟氏嘉承的股票都开始下跌起来,而现在早已对他不冷不热的肖书记忽然打来电话,又是为何?谁也猜不透。

    孟绍堑闻言却是猛地一惊,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被他送出国去的傅静言,当初软硬兼施,又使了一点手段,才让傅静言乖乖出国连一个字都不敢透给肖书记讲,后来肖书记虽然疑惑过他们两人闹崩分手的事,但却也因为不知内情没有多加苛责他,而今天他忽然打来电话……

    孟绍堑只觉得浓浓的不安侵袭而来,他当初因着想借肖书记的势搭上了傅静言,后来又因为傅静言的擅做主张狠狠收拾了她一通,也和肖书记的关系渐渐冷却了下来,但他那时已经将苏灵接回国来,因此倒也并不算太在意,只可惜后来苏灵……

    他一想到苏灵,只觉心口某处隐隐痛了一下,罢了罢了,苏灵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也不忍心,将她拉入他的肮脏世界之中……

    “绍堑啊。”和肖书记问过好之后,就听到那边肖书记拉长的声音,隐隐的,带着一种即将有暴风雨的骇人的宁静。

    “您有什么指示,绍堑洗耳恭听。”孟绍堑的态度摆的十分的谦恭,听在肖书记的耳中,却有了几分嘲讽的味道。

    洗耳恭听?不声不响的把他一个好好的干女儿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现在倒在他面前做小伏低?他做官做了几十年,坐稳了这个位子,还没人能这样把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静言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绍堑啊,你这样对静言,就是在打我的脸,话我也不多说了,明人不做暗事,从今以后在A市,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肖书记说完这句话,不等他开口就挂了电话,孟绍堑只觉耳中一阵嗡鸣,竟是连手机都拿不住了!怨不得何以桀这样无法无天,原来身后有人给他撑腰来整他!

    只是傅静言身边都是他的人,她到底怎么就有了这样的胆量把他的事给捅出去?这个该死的贱女人,早知道他要栽在她的手里,他当日就不该好心救她一命!

    孟绍堑怒极攻心,抬手就预备摔了电话,孰料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他随手接下来,却是傅静言的声音。

    “贱人!”孟绍堑正在盛怒之时,一个没忍住就破口大骂:“你别忘了那个瘪三的下场,傅静言!”

    “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怕你?孟绍堑,别人不知道,但我傅静言知道,绍霆是你害死的吧,你这个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你连你的亲兄弟都下得了手,你还是不是人?你不是想做人上人吗?我偏偏不让你如愿以偿,你抢走绍霆的东西,现在正该原封不动的给我还回来!我虽然要不了你的命,但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一切权势的滋味!孟绍堑,你就给我等着下地狱吧!”

    “傅静言……”孟绍堑气的全身发抖,那端却已经挂了电话,他终是恨的咬牙切齿,一甩手将手机狠狠掼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大少……”下属站在一边胆颤心惊的望他,却见他整个人隐在黑暗之中,脸庞却是扭曲到了极致,他不敢多看,慌忙低下头来小声说道:“大少……公司里人心惶惶,您明天要不要出面……”

    “滚!”孟绍堑低喝出声,狠狠一拳砸在了墙壁上,下属不敢多说,急惶惶的折转跑了出去,孟绍堑却是忍不住的冷笑出声,笑声渐渐变大,到得最后,他竟是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手掌撑着头渐渐的笑出了眼泪……

    原来这世上,不是你有才能就可以爬的更高,原来这世上不是你努力就可以成功,有一种人,他们的命运,永远操控在别人的手中,就譬如他:最开始他的一切由亲生父母操控,而如今,他的命运却由那些掌握了生杀大权的人操控!

    他还以为自己是优秀的,自己是有这个能力胜任孟氏董事长这个职位的,到头来他终是明白,这一场游戏里,自始至终操控着游戏主动权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孟绍霆纵然是死了又如何?他纵然是死了,还有他的朋友倾尽了全力要给他报仇,还有他弃之不要的情人愿意为了他不顾死活,更有他心爱的女人为了他不惜将双手染上鲜血!

    但他孟绍堑有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从头至尾!他都是失败者,他活着,但是哪怕他活到一百岁,他还是一个失败者,他早已输的血本无归!

    *****************************

    十月三十,暴雨如注。

    预产期就在明日,但静知的肚子已经时断时续的痛了一天,她强撑着准备了干净的毯子,要厨房烧好了热水装在暖瓶之中,干净的剪子在开水中烫过,又用酒精消了毒,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她就在餐厅里等着孟绍堑回来。

    晚上八点钟,他披了一身的雨水缓缓而归。

    静知将面前的报纸推开,唇角不自禁的噙了一抹冷笑,纵然你把这一切从绍霆的手中抢走又如何?他得不到的,你也不配拥有,孟绍堑,你的报应总算是来了。

    孟绍堑辅一进门,就瞧见餐厅里晕黄的灯光,淡淡的,浅浅的,让人一看就觉得说不出的温暖,他的步子却是慢慢的停了下来,只站在玄关那里,望着她。

    仿佛是一个等着丈夫回来的妻子,她眉梢眼角都带着温柔,这温柔却像是森然的利剑,要他痛的无处可遁。

    “回来了?饿不饿?”她抬头对他笑,招呼他坐下来吃饭。

    傅静知,明知这是砒霜,你却还可以这样淡然的要我服下,你的心,当真是狠。

    “今晚又做的是什么?”他也装傻,拉了椅子坐下来,望着一桌子的菜肴。

    “你吃吃看。”静知递给他一双筷子,孟绍堑默然的接过来,和她一起默默的吃饭。

    她看着他把一块鸡脯肉拌着芝麻酱吃光,她看着他吃光了两只洋葱圈,她看着他把她亲手冲泡的蜂蜜水喝光,她看着他用餐巾纸优雅的擦拭,她看着他平静的望着她,俊逸温和的脸上丝毫都没有一丝丝多余的表情,像是雨后透彻干净的湖。

    她笑笑,搁了筷子,沉默一会儿,听得外面风声雨声大作,似乎天地之间,除他们两人再无其他。

    “雨下大了。”她漠漠的说着,扶着肚子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推开窗子,呼啸的冷雨就涌了进来,孟绍堑就忍不住的抬手去挡……

    “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然后我就知道,绍霆活不成了。”

    静知转过身来,在一盏橘色的灯下望着他,见他面色被灯光笼上一层蜡黄,而额上似乎也隐隐的有了汗珠,她唇角扯起来,双眸晶亮,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她撑在餐桌上,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声音低低,几乎被窗外漫天的风雨淹没。

    “告诉我,孟绍堑,自始至终,你都做了什么。”

    孟绍堑不做声,而肚子里隐隐的却有捉不住的疼,他眼前一阵昏一阵明,她离他那么近,近到她的呼吸他都能感觉到,但他却看不清楚她,看不清楚她的模样,看不清楚,她看着他时,是用的什么样的目光……

    ps:继续码字……好困啊……姐妹们,偶今天大爆发,乃们的票票也要给力啊啊啊啊啊!

    再PS:田螺与蚕豆相克:同食会肠绞痛。芹菜与菊花相克:同食会引起呕吐。番茄忌绿豆----同食伤元气。芹菜忌兔肉----同食脱头发。洋葱忌蜂蜜----同食伤眼睛。栗子+鸭肉同食会中毒。鸡肉+芝麻同食严重会死亡。

    当然,偶有小小的夸张成分在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