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留他

    他依旧是方才那样平缓的语调,慵懒的哦了一声:“既然这样,那我就挂了。”

    她飞快的接口,抢在他前面说了再见,抢在他前面挂了电话。

    孟绍霆听着她一声略微有些僵硬的再见,耳边传来挂断电话的嘟嘟声,他只有片刻的失神,转而却是沉浸在了他有女儿的幸福之中去了……

    苹苹那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孟绍霆的女儿会长的像丑丑的小鱼?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有他这样的基因,他的女儿一定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小公主,女儿多好,女儿贴心,女儿又容易心软,怎么样都不会像是非同那个小白眼狼一般,见到亲爹就把他甩在一边了吧……

    想到非同,就不免的想到了绍轩,心中不由得黯然了下来,这么久以来他心中依旧是存着一线希冀——绍轩没有死!

    但他却没有一丝丝的消息传来,时间越久,他就越是灰心,也许,也许是真的……但却好似固执的总也不愿意相信一样,还是锲而不舍的派人打探他的消息。

    这边犹在发呆,却忽然听到门铃响,佣人去开了门,是他来澳洲之后的邻居,一个旅美华侨家的年轻小姐,因为都是中国人,所以平常也时有来往,那个年轻的林小姐的妈妈很会做点心,经常在喝下午茶的时候邀他一起,有时烘焙了新点心,也会要林小姐给他送过来,这会儿,她又端了一大盘的蛋糕过来。

    “妈妈做了新蛋糕,要我送来给你尝尝。”林颜夕抿唇一笑,将盘子递给佣人,眨巴眨巴眼望住他:“很冒昧的来,没有打扰到你吧?”

    “林小姐客气了。”孟绍霆淡淡的应了一句,佣人端了茶来,林颜夕就在他对面坐下,笑吟吟说道:“你说我客气,做什么你还称呼我林小姐?我们做邻居一个多月了,难道还要像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那样说话吗?”

    孟绍霆端茶一笑,不置可否。

    林颜夕就有些讪讪的耸耸肩,见他只喝茶,也不怎么尝点心,就亲手拿小叉子叉了小小一块蛋糕递给他;“你尝尝,味道很不错的!”

    “我不喜欢吃甜食。”孟绍霆并不接,眼神淡漠却又带着客气的神情,林颜夕的手搁在半空中就有些尴尬起来。

    他却低下头来吹了吹茶叶,好像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的慢悠悠喝茶,杯子一空,他就站了起来,随手拿了一边的球拍,这才看向林颜夕,目光中带点抱歉,又带点逐客的意思:“我约了人打球,林小姐……”

    林颜夕也顺势放了蛋糕站起来,有些失望的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勉强一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改日再登门拜访伯父伯母。”孟绍霆绅士的颔首,礼貌的将她送了出去。

    他开车,在外面转了很久,方才又回来,没有人约他打球,他只是不想和林颜夕单独相处而已,年轻的女孩子不擅长掩饰自己的内心,她在想什么,他很清楚,因此,才会经常找各种不伤她自尊的方法拒绝她,希望她能够明白,他们两人根本没有可能。

    在街上看到漂亮蹒跚学步的小女孩,他就又想到了还未出生的女儿,想来,她怀着他的孩子,一个人辛辛苦苦,于情于理他都该回去看看她,但是,如果他真的回去,会不会又让她误会,他是像以往那样撑不下去了来求和?

    左思右想,还是拿不定主意,却已经到了家,孟绍霆坐在车子里,看着那不算很大很豪华的房子,却总觉得不想进去。

    以前,和她住在静园时,他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回家,而现在,他最不想做的事情,才是回家。

    *****************************************

    孩子五个月的时候,孟太太登门拜访,静知很吃了一惊,让苹苹和请来的两个保姆都陪着她,这才要人请孟太太进来。

    她苍老了许多,精神却好了一点,只是还是没办法走路,但说话却利索了很多。

    “……老头子临走的时候对我说,要我不要再固执了,和你这样争斗了一辈子,看看我们这两家人,落得什么下场?”

    她面上神情看起来也平和了许多,平时的尖酸和刻薄竟是荡然无存,静知心中对她的成见极深,并不是她三言两语就可以尽数打消的,因此,这话听起来虽要她心生感慨,但说感动,却是真的没有的。

    “孩子怎么样?看这肚子有些圆圆的,该是个女孩儿吧……”

    孟太太见她不做声,就岔开了话题,果然一说到孩子,静知的眉目就舒展了许多,手掌贴在小腹上轻轻抚摸:“是个女孩子呢。”

    “女孩子好,女孩子和妈妈亲,会疼人,乖巧,不像男孩子,野的让人头疼!”孟太太见她接口,连忙附和她的话,皱纹深深的脸上,也带了小心翼翼的笑,静知见她这样,微微有些心酸,就开口答道:“是呢,女孩子贴心。”

    孟太太就一副老怀甚慰的模样,又问了她一些身体的反应,医生的说辞,见她面上露了疲态,她就赶忙提出要回去,静知也并未挽留,要佣人送了出去,就自半靠在沙发上休息,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来,天气也越发的炎热了,A市气候干燥的很,孕妇体温又较常人高,有几次早晨醒来的时候,静知都觉得嗓子疼的厉害,鼻子也有出血的迹象,去咨询了医生,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换一个环境好的城市去住一段时间……

    静知想着,如果搬家的话,必然又要和他说,他总归是孩子的爸爸,而她又实在不想他歪曲她的意思,或者是听他没有温度的话,又强撑了几天,家里买了加湿器,每个房间都放上,却还是不顶用,早上起床的时候,一睁眼,鼻血就涌了出来,好半天才止住。

    再这样下去,她身子不好,自然也会影响到孩子,静知无暇再顾及其他,立刻就让苹苹给他打了电话。

    他的反应很快,却又让她心中生出小小的酸甜,苹苹说,他接到电话听到她这样说之后,口气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还连着问了好几次,她流鼻血是纯粹天气干燥的原因还是有别的问题,并且还说他立刻就会订机票回来安排这一切。

    虽然他这样做,可能有有一大半的原因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女儿,但静知却还是满足了,毕竟,他首先关心的还是她流鼻血的事情,这不就说明,他还是放不下她,还是在乎她的吗?

    苹苹见她两颊绯红,嘴角也上翘起来,知道她开心,就也跟着开心起来,给她削了水果一块一块的分好,就劝道:“静知姐,二少现在生气,你就主动点啊,这次二少回来,你就留一留他吧,就像上次那样,多好的机会啊,你就眼睁睁的看他走了…”

    静知微微有些不自在,“我怎么留啊,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想和我多说话,连看一眼都懒得……”

    “二少那么喜欢你,我才不信他就真的不在乎你了,静知姐,依我说,你就是太矜持了,总是二少宠着你哄着你,你从来都没有主动过,但凡你主动一次,撒撒娇,死缠烂打一番,二少一定缴械投降。”

    苹苹说着就激动了起来,静知却有些不好意思的推推她,温温柔柔说道:“女人就是该矜持点的,死缠烂打……这不好吧。”

    “怎么不好?依我说,这总比二少在国外找个洋妞回来给我们小公主当妈妈好多了!”

    苹苹双手叉腰,忿忿不平:“我不管,二少要是有了别的女人,你到时候可别哭,不对,你哭都晚了!”

    静知心里也着急起来,他一个人在国外,指不定就有女孩子打他的主意呢;“苹苹,那你说怎么办?”

    “二少不是明天回来吗?静知姐,你就死缠烂打不让他走,然后霸王硬上弓好了……”

    静知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嗔怒的瞪她一眼:“小丫头你也跟着学坏了,乱讲话!”

    心里却不由得暗暗的想,如果她主动开口留他,他会不会留下来?

    ps:加更了三天,猪哥累坏了,姐妹们,今天可能就六千字啦,晕眩啊,五个月的大肚子,不能滚床单吧……求月票啊,打滚求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