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她自己的男人

    “当初因为他追求你,二弟派人将他打了个半死,听说后来,还三不五时的上门骚.扰,逼的人家几乎没了活路……”

    “大哥,我这人纵然心狠手辣,眼里揉不得沙子,但你也不用这样含血喷人,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污蔑我吧。”孟绍霆不等他说完,却干脆笑一笑向前走了几步,缓缓开口。

    他此刻因为长途跋涉的缘故,衣衫有些凌乱不洁,短发也锐利潦草,碎碎的发丝下两条泼墨一般长眉玩世不恭的舒展着,却并没有孟绍堑想要看到的惊慌失措和大乱阵脚。

    他眉尖微颤,有一丝细细的悸动在心底蜿蜒而出,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样地步,所有的迹象和苗头都指向他,他绸缪多时,自认万无一失,这一次纵然傅静知信了他他也有杀手锏在后面等着他,但却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脸上眼底毫无一丝濒临险境一筹莫展的困扰?

    心思一转,他却不理会孟绍霆的话,径直转脸望向一边静知:“静知,当初你也听说过这件事的吧。”

    静知一颗心直往下坠,下意识的去看孟绍霆,却见他目色坚定澄澈,毫无一丝慌乱躲闪,她心弦微动,又想起当时的情境,她只是在张扬来辞职的时候,看到他脸上有伤,而当时张扬也并没有说是孟绍霆所为,好像话语之间还有些躲躲闪闪,不管怎样,时过境迁,当时的事情并非她亲眼所见,时至今日,她既然已经决定心无旁骛和他在一起,自然就不会再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加诸在他的身上。

    更何况,她说了,只要他说的话,他都相信,他既然说是含血喷人是污蔑,那么,她就相信是污蔑!

    “对,我听说过。”她刻意强调了听说两字,要孟绍堑眉梢轻扬,而不过一瞬,他就恢复了常态:“我只认为,有一就有二,二弟当初连一个这样不上档次的追求者都容不下,今天……又怎么容得下三弟?”

    他说到这里,忽然就笑的森利,那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就在太阳光下闪耀的刺眼,静知一瞬间竟觉得,这个男人此刻看起来,竟像是披了一层狼皮一般,不知不觉间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

    “孟先生这话什么意思?绍霆现在卷入这样的是非中,绍轩到底是生是死根本说不清,您作为孟家的长子,作为绍霆绍轩的大哥,不说帮着从中周旋找出真相,不说帮兄弟查清事情真相洗脱罪名,反而来煽风点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孟先生,您到底在想什么?还是说,您巴不得绍轩真是被绍霆这个哥哥杀死的,然后绍霆锒铛入狱丢了一条命,然后,孟家一切都归你?哦,我是差点忘记了,当初孟先生您朝思暮想着孟氏董事长那个位子的时候,可是也做过下三滥的事情,要不要,我来提醒您一下?”

    她这一席话说得极快,却又思路清晰滴水不漏,连敲带打竟是将他的问题避了过去不说,又把孟绍堑给卷了进来。

    果不其然,她话音一落,孟绍堑脸色就变了一变,但他久经风浪,心思终究不是常人可比,也不过片刻之间,他就恢复了原状,静知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在他开口说话之时,立刻又出声问道:“孟先生,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我和绍霆不过前后脚刚来越南,而且此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孟先生为什么时机赶的这么巧,出现的这么及时?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孟先生是不是还知道或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还是说……绍轩的“死”,难道孟先生也知道点什么真相?”

    孟绍霆眼眸璀璨明亮,他站在一边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打断静知,她的反应,她的反驳的话语,要他心生说不出的骄傲和甜蜜,她这样的维护他,这样不遗余力的护他周全,甚至摒弃了她一贯的温和和彬彬有礼,不惜变成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竖了刺的小猫,但这样的她,他真是欢喜。

    “傅小姐,您这样咄咄逼人一连串的问题,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了,也好,就说我为什么来的这么及时吧,绍轩来越南之前,先去找的我,只不过因为我在越南这边没有关系,也不认识什么黑道的人,所以要他去找了绍霆,因为当时你还在绍轩的身边,绍轩和绍霆的关系水火不容,所以绍轩挣扎了许久才去找的绍霆,因此,绍轩去越南的事情,我知道的比你早太多,至于为什么我会这样及时赶来,我也不妨告诉你们,绍轩死讯传回来之前,曾经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并将一样东西寄给了我,要我速来越南,说是他觉得自己处境有些危险,这样东西傅小姐你十分的熟悉,一看便知,我到底有没有说谎。”

    他说罢,立时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盒子,打开来,是一条链子挂着的一枚戒指,静知还不曾接过来就认了出来。

    是他们当初结婚时,一起选的情侣钻戒,当初和绍轩分别之时,她将钻戒从他的手指上撸了下来,后来,钻戒和绍霆赠给她的木梳放在一起一直带在她身边,在她回到绍轩身边的时候,也一起带了回去,然后,钻戒就被绍轩要回来,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身。

    “他为什么把戒指寄给你?”静知并未接,她只是立刻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戒指没有假,因为当初买这一对情侣钻戒的时候,导购就说了,世上只此一对。

    因此,她不关心真假,只关心,戒指为什么落在了孟绍堑的手里。

    “我也不清楚,他电话里说的很急促,只说可能遇到了危险,没有信得过的人,要我速来越南一趟。”

    他的话说的却有几分道理,孟绍堑是孟绍轩的亲大哥,两人虽然不同母,但也从来没有过利益冲突,一个是不受宠的儿子,一个是私生子,因此说,在绍轩遇到危险的时候,想到找自己大哥帮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那么,绍轩跟着绍霆安排的人来越南,遇到了危险,将戒指寄回去给孟绍堑,然后孟绍堑还没有来得及赶来,绍轩就遭遇了不测,事情好像很说得通,也没有纰漏,很顺利成章的样子。

    但是,太巧合,太水到渠成,倒似给人一种极其刻意的感觉,就好似是哪个厉害的编剧在幕后导演的一般,因为,事情实在是太离奇。

    但是,太巧合,太水到渠成,倒似给人一种极其刻意的感觉,就好似是哪个厉害的编剧在幕后导演的一般,因为,事情实在是太离奇,离奇到根本没法相信事实就是如此。

    “傅小姐……”

    “静知……”

    “傅小姐……”

    有几道不同的声音都在她耳边叫她,但她却什么都看不到,眼前一片一片光斑在跳跃,她只觉得小腹里一阵一阵绞着痛,胃也在痛,她好像晕过去了,好像晕在了一个人的怀中,好像听到那人在一遍一遍撕心裂肺的叫着她的名字,她很想应一声,或者摸一摸他的脸,安慰他一句:我没事,我没事,你别担心……

    但她真的是没有力气,她想着,如果就这样死了,也算解脱了吧?她不用去面对残酷的真相,也不用面对对爱人的痛惜和失望,更不用面对,绍轩可能真的死了这个事实……

    她太累了,她再也不想考虑这些事情,她只想捂着耳朵蒙上眼睛,再也不听不看,再也不去理会这些烦乱复杂的事情……

    在她倒下的那一刻,孟绍堑蜷缩在腿侧的手指似乎微微的伸出去了一下,但他的动作有些慢,但也许是因为不敢没有资格,他就看着孟绍霆把她抱了起来,那样紧张那样害怕的叫着她的名字,然后飞快的离开,上车……

    他知道,一切都在按照他规划的那样踏上正轨,他也知道,绍霆即将永远失去和他抗衡的资格,他更是知道,他将坐稳身下那个位子,从此只是人上人,翻云覆雨都不在话下,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好似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心脏那里缓缓的爬过,但他想要伸手去抓的时候,却触碰不到了……

    ps:感谢亲们对猪哥or猪爷的鼎力支持!哈哈,今天有人叫偶猪爷,偶男朋友在一边哭丧着脸吐槽,能不能换个称呼啊,太爷们儿他觉得自己像和一个男人谈恋爱,还是个一脸横肉的屠户!8过,偶无视了他,男人算毛,偶就是纯爷们!范爷V5,套用了乃的名言,哇卡卡卡……姐妹们,投月票撒花送猪爷一只呦,包邮啊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