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离,最后一面(三千字)

    孟绍轩脸色铁青,抱了非同转身就走,他害怕,害怕自己再站一秒钟,就会忍不住一巴掌打在那一张让人作呕的脸上!

    “反了天了!我倒是要去问问老头子,这心心念念的好儿子,究竟有没有将我这个太太放在眼里!还有这个小兔崽子,别以为震宗说了要他回孟家,他就算是孟家的子孙,我还没认呢!”

    孟太太气急,连连开口,孟绍轩却是理也不理她抱着非同上了楼!而非同此时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孟太太一人站在这里,罗嗦几句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起来,却还是不甘的往楼上看了一眼,小轩窗半开,墨绿色的窗帘飘扬不定,她心下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烤一般,只恨不得将楼上那个女人给拖出来踩上几脚!

    她好生生一个儿子,竟是就这样被她给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哼,等到苏灵回来,绍霆再得了势……

    男人嘛,一旦有了野心,有了事业,那些小孩子之间的情情爱爱,很轻易的就会被抛掷在脑后,更何况,傅静知,绍轩回来了,你总是要顾及自己的儿子,也没办法再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了吧。

    她想到这里,脸色方才微霁,转身离去。

    ***

    吃了药才发了汗,静知睡的昏昏沉沉,两颊上带着一点怪异的红,而眼窝下的暗青却还是没有消散,她睡的不安稳,不时的就会将身上厚厚棉被蹬开,苹苹守在一边,她只要一动,她就会立刻帮她把被角按上,见她睡梦中神色不虞,两腮都瘦的塌陷了下去,苹苹忍不住的一阵心酸。

    她知道这是心病,夜夜的睡不着,好容易睡着了又总会哭醒过来,醒了就一个人坐起来发呆,动也不动就是大半夜,照这样下去,身子又怎么能好得起来?

    但心病还需心药医,小姐这个样子,心里一定是矛盾不堪,不忍心委屈非同,却也舍不得二少爷的吧。

    苹苹刚帮她按了被角,忽然听到楼下隐隐传来争吵声,她慌忙站起来走到窗边,预备将因着通风而打开一半的窗子关上……

    “是怎么了?我好像听到非同的声音了……苹苹,是不是非同回来了?”静知却忽然从不安稳的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她甚至还一个人坐了起来,弯腰就下床踩了拖鞋向床边走……

    苹苹急的脸色都变了,这要是给小姐看到孟太太正在骂小少爷,一准儿会气的直哭起来!她想要阻拦着,但静知却已经摇摇欲坠的走到了窗边,口中还念着:“不是说绍轩给买了大风筝,今天天气好去放风筝了,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

    她说着,就趴在窗台上向下看去,声音却是嘎的停了下来,而她整个人又似要站不住了一般,全身都在哆嗦。

    “姐,静知姐,你别担心,三少爷在下面呢,小少爷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看看,你别担心啊静知姐……”苹苹急的都快哭了,她又想下楼看看非同摔的严不严重,又不敢放开扶着静知的手,她怕自己一放手,静知就会站不住摔到了地上去……

    静知满身的虚汗直往下淌,不一会儿,她的后背就水淋一般湿透了,她面色发白,却又透着奇异的红晕,但嘴唇却是惨白的一片,唇角直抽搐,嗓子里发出粗嘎难听的声音,好半天,苹苹才辨出她说的话来,而听清之后,整个人的脸色却全都变了……

    这下子,静知姐是铁了心都要离开这里了吧……

    “走……这地方待不下去了……”静知呼呼的喘着粗气,按着胸口:“苹苹,她会害死非同的,我得带着我的非同离开这里……这里没法再住了……苹苹,绍轩呢?怎么还不带非同上来?他摔的什么样子?我得去看看……他那么小的孩子,碍着谁的眼了,怎么就容不下他一个……”

    静知忽地转过身来,她竟是力气大的将苹苹都撞在了一边去,一路走的飞快,而眼泪却是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她眼睛似失了焦距一般,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对劲儿,苹苹慌地追过去,静知却已经一把拉开了卧室的门,绍轩正抱着呜呜哭着的非同站在外面,眼见得静知过来,吓了一跳,“你怎么下床了?苹苹,快扶着她躺床上去!”

    静知却是不理,只伸手把非同抱了过来,她拼着一股劲儿,竟是平日虚弱的筷子都拿不起,而今儿却是稳稳的抱住了非同!

    非同的脸上擦伤了一块,因穿着长袖衣服,看不出来身上有没有伤,但小手上却是有几处伤痕,特别是手腕处,擦掉了一小块皮肉,隐隐的沁着血丝,而他受了惊吓,哭着不停的打嗝,抱着她一声一声的叫着妈妈,受惊的小猫一样可怜,静知一下子死死的咬住了牙关,泪如泉涌一般淌了下来……

    “静知,得赶紧先给非同处理伤口……”绍轩见她不太对劲,怕她一时心思转不过来气郁不畅,慌地开口岔道。

    静知呐呐不言,只是紧紧抱住了非同,绍轩要过来将他接过去处理伤口,静知却是转身避过,她眼底泪痕渐渐干涸,这才觉得身上绵软使不出力,非同从她怀中滑落下来,她亦是站立不稳的几欲跌坐在地上,绍轩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静知目光呆滞,额上热烫一片,她却喃喃开了口:“明天……就走,绍轩……离开这里吧。”

    她说完这几个字,却是忽然就闭了眼睛晕厥了过去……

    孟绍轩抱着她站在那里,脸上无喜无悲,却似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

    从医院回来静园,还未走到小楼那里,就遇到了苹苹,孟绍霆一愣,立刻想到她,几步上前低低问道:“苹苹,你怎么站在这里,是不是她……”

    苹苹轻轻摇头,泪珠儿却是忽地滚了下来,她几乎不忍心看他的表情,那样的关切和担忧,任是谁看了都会心软,但为什么静知姐就不会心动呢?他们明明都和好了,都住在一起了,为什么静知姐又执意要走?

    二少爷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受不了,他那么爱静知姐,那么在乎她,她怎么就不肯给两人一个机会?

    苹苹越想越难受,竟是呜呜的哭了起来,安城见孟绍霆脸上惶急神色,忍不住上前一步:“苹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说啊!”

    “静知姐……静知姐她,她说她明天就要走了……”

    苹苹哭着开口,一下子捂着脸跑开了,孟绍霆却是木然的站在那里,脸上水波不兴,看不出悲喜。

    他是知道她早晚就要走的,可没有想到是明天,她还病着,怎么经得起长途颠簸?

    更何况,她那么的在意静园,这本来也是他送她的生日礼物,就算是走,该走的人也是他啊。

    他缓缓的向小楼里走,整栋楼只有楼下客厅壁灯发出淡淡的微光,他走进去,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眼睛望着楼梯,脚步却是久久未动,她这会儿该是吃了药睡下了,他没有机会和她说几句话,可是,总要告个别吧。

    孟绍霆苦苦一笑,抬脚上楼。

    空寂的房间里只有他的脚步声,很轻,却又发出沉闷的回声,他竟是平静无比,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激动和疯狂,就像是听说的那个消息只是她要出去玩几天就回来一样。

    直到站在卧室外,他干脆连心跳都恢复了正常,他站在门外,看着厚厚的木门,在楼下透过来的惨淡的光线中望着那门上熟悉的纹路,这里的一切,都是经了他的手选购的,再熟悉不过了。

    绍轩在里面吗?他觉得脑子里有点乱,害怕自己贸然的敲开门会撞上什么尴尬的事。

    手举起来,又放下,几次三番,他所有的勇气竟是忽然就消失了,抓过身预备离开,门却忽然无声的开了。

    孟绍霆愣怔的转过身去,却见她盈盈而立,身上披了薄薄小袄,长发凌乱垂在胸前,一双眼睛大而明亮,却含着无边的清愁,她静静的望着他,他也就不做声的看着她,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静知小小的声音:“绍霆,进来吧,我们说说话。”

    ps;这一别……会是什么样的继续呢?是两处相思,还是相忘于天涯?啊啊啊啊,真的有点纠结了,嘿嘿……不过,也有甜的,放心吧……继续罗里吧嗦的求月票鲜花啦姐妹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